搜狗遭遇天花板,搜索和硬件业务增长乏力,输入法和AI难救业绩

中国搜索引擎行业在2012年达到巅峰,市场流通的各类搜索引擎产品多达十一款,若再加上宜搜、易查、盘古搜索等非主流产品,数量会更多。

大浪淘沙之后,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仅剩三个实力派,百度搜狗360搜索。百度早在2005年即已上市,360搜索是奇虎360上市之后推出的,唯一没上市的搜索引擎公司只有搜狗。不过,在腾讯的加持下,搜狗总算也迎来了曙光,于2017年11月9日成功上市。

能够从十几家公司里成为仅剩的三家,并成功上市,搜狗还是有些门道。搜狗一直以“中国第二大搜索引擎”自居,可惜,这个第二与第一的距离犹如隔了一道天堑,其品牌知名度影响力远逊于百度。而随着各类App对搜索引擎进行分流,搜狗作为一家以搜索引擎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也遭遇到了成长的天花板。

搜索和硬件业务增长乏力

4月29日搜狗公司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搜狗总营收为2.527亿美元同比增长2%,归属于搜狗公司的净亏损为390万美元,去年同期,搜狗的净利润为1530万美元。

从搜狗上市后的营收增速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是搜狗的新低,仅为2%,在中国目前已上市的120家互联网上市公司中搜狗的营收增速均排在末尾。

搜狗目前的主营业务主要有两块,一是搜狗搜索,一是硬件。

财报显示,一季度搜索与搜索相关营收为2.342亿美元,增长6%。搜索与搜索相关业务占搜狗总营收的92.7%,搜索业务乃是搜狗的晴雨表。搜狗CEO王小川在财报中提到称,“我们的核心搜索业务在2019年第一季度录得稳定增长,收入增长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王小川说的超过行业平均水平情况并不属实。以百度为例,尽管其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并未发布,不过,其2018年单季度来自“百度核心”的营收增速均超过10%,2019年一季度显然不会低至2%。考虑到百度的营收基数更大,搜狗的营收增速更是要大打折扣,远未达到“行业平均水平”。至于谷歌方面,搜狗与它的差距更大。

搜狗的另一块业务重点是智能硬件业务。从2013年,国内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对硬件进行试水,BAT等巨头都曾尝试过智能手机产品,可惜最终都失败了。另外,他们也在尝试推出儿童手表、智能手表、智能音箱、耳机等产品,目前智能音箱的竞争最为剧烈,可惜,搜狗并未推出智能音箱产品。

2014年12月8日,搜狗推出了旗下首款智能硬件产品——糖猫儿童手表,当时这块市场涉足的互联网巨头并不算多,BAT都未涉足,仅有360大力押注这块市场,搜狗推出智能手表产品,也很好地避开了百度。其后,搜狗陆续推出了多款儿童手表产品。

2018年3月份,搜狗紧跟着糖猫推出了主打翻译的搜狗旅行翻译宝产品,售价1498元。2018年9月19日,搜狗又推出了搜狗翻译宝Pro版本,定价2499元。2019年3月,搜狗又推出了一款录音笔产品搜狗智能录音笔C1,卖398元。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涉足硬件并不罕见,但大多以失败告终。搜狗瞄准的儿童以及翻译录音市场定位很细分,但市场空间却也不大。

搜狗天猫官方旗舰店数据显示,搜狗硬件产品中销量最高的是售价为159元的儿童手表产品basic,总销量121372台。其去年推出的搜狗旅行翻译宝初代产品已经下架,目前在售的是搜狗翻译宝Pro版,这款产品的总销量是188台,显然,搜狗高估了整个翻译机的市场空间,消费者显然不愿意花费2499元专门去买一款翻译翻译机产品。其三月份推出的搜狗智能录音笔C1产品倒是势头不错,目前总销量为5260台。

财报显示,搜狗该季度其他营收为1850万美元,年同比下降34%。营收下降主要由于智能硬件产品的销售减少。

显然,与搜索业务一样,搜狗的硬件业务同样增长乏力。高端市场,消费者无法买单,低端市场,需要依靠庞大的销量来支撑,而搜狗目前并没有办法将儿童手表、翻译机产品打造成爆款,这两种产品本身需求就很有限,而且还有相关的厂商在切这块蛋糕,“闯入者”搜狗并没有优势可言。

与营收相关的另一个现实问题是,尽管搜狗的营收增速在下滑,但市场的竞争却愈发激烈,特别是在流量获取成本方面。财报显示,该季度搜狗的流量获取成本为1.431亿美元,同比增长28%,占总营收的56.6%。诚然,搜索引擎本身有着大量流量,但搜索引擎同样也需要从其他渠道购买大量流量,百度谷歌在这方面的成本均不低。搜索引擎公司目前都在力推自己的独立App,这意味着搜狗必然会在让用户下载搜狗搜索App方面下功夫,此时的流量获取成本可比当初手机百度App的成本要高得多。

既要营收增加,又要成本降低,双重压迫之下,搜狗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输入法和AI难救业绩

搜狗旗下目前唯一的亮点产品是搜狗输入法。财报显示,搜狗手机输入法日活跃用户数已达4.43亿,较一年前增加了23%。在输入法产品上,搜狗长期位于市场第一,即使后来的百度输入法、讯飞输入法、QQ输入法、章鱼输入法等产品也来试图分输入法的蛋糕,可始终没赶上搜狗

PC端搜狗可以依靠“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模式,移动端这种三级火箭模式土崩瓦解。甚至由输入法→搜索模式都变的很难。

输入法并不能帮助搜狗在移动端取得胜利,而没有了搜索这块业务作为落脚点,即使搜狗输入法的用户再多,不赚钱有什么用呢?移动端各种用户量破亿的工具型产品并不少,但在赚钱这点上尽皆折戟。搜狗要想在移动端继续雄起,就必须依靠搜狗搜索App,可惜,搜狗在这方面的反应力始终慢了半拍,搜狗输入法对此也是爱莫能助,缺了搜狗输入法这张王牌的助力,搜狗在移动端的地位很是危险。

王小川曾在2019年年初的内部信里提到了三个优化调整:“首先是提升组织效率。其次,在庞大用户基础和领先的AI技术上,要取得新的创新和突破。最后,继续强化以语言为核心的AI技术的积累和探索。”

跟所有互联网公司一样,AI也成为搜狗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可问题在于,AI并不能让搜狗的业绩立马见效,它需要非常长周期的投入才有可能在将来出现一定比例的回报,短期内互联网公司在AI上的投入是很难通过具体数字显示出回报比例的。

搜狗目前的问题是,搜索业务增长乏力,智能硬件业务增速下滑,再加上流量获取成本的提升,搜狗必须解决这些实际问题才行。财报显示,该季度搜狗的研发支出为4100万美元同比下滑12%,削减研发开支固然能够降低成本,但这种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本就需要高投入的AI面临成本削减,AI还能够做大做强吗?

当然,作为一家15年历史的互联网公司,不能只看单季度的表现,未来还很长远,搜狗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总收入将在3.03亿美元至3.13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1%至4%。坚持就是胜利。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郭静的互联网圈

作者:郭静,自由撰稿人,知名互联网评论员,艾瑞网核心专家、人民网通信频道专栏作者。 @郭静的互联网圈,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 )分享互联网知识,热门互联网评论,关注互联网,关注TMT。偶有生活杂文,用最美的文字与读者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