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27岁,怎么就中年危机了?

现在的人好像很不容易,提前进入了中年危机

可是,他们明明才大学毕业,或者刚刚结婚生子。即使已经三四十岁,也还在人生和事业的上升期。很难想像这样一群年轻人,开始被“中年危机”侵袭。

有同学问我,润总,你27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我27岁,是2003年,那一年:

1.我是微软部门经理,跨过“从个人贡献者,到团队管理者”这道坎;

2.接受过了对我此生影响最大的一个培训《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

3.开始参加公益,写博客,建立影响力

我也许和你一样,每天重复着具体、辛苦的工作。那个时候,虽然我口袋里也没几个钱,但我揣着大把的时间,仍充满希望地努力。

很多人说自己开始慌了,不到“三十而立”的年龄,已经“不寒而栗”,但我想说:

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中年危机了?

— 1 —

1999年,我以工程师的身份加入微软,经过两年努力工作,2001年升任为部门主管。看起来还不错,对吧。

可是,我从“个人贡献者”成长为“团队管理者”,这道坎,我跨了两年。

在关系上,我的同事们开始对我疏远。

因为我们之前是同事,是朋友,是兄弟,昨天还一起吐槽老板,今天你就成了他们的老板。之前还说要一同进退,现在你居然要去管他们了。

我似乎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三个字:

你变了。

那种感觉我很不喜欢,时时刻刻处在高压紧张之中,不论是在工作,还是在一起吃午饭,都让我很不自在。如果是在上厕所时不小心碰到了,那场面更是无比尴尬……

笨拙的我,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常常楼下买冰淇淋给大家吃。一个不够,那就两个。

我不懂关系,也不会关系,只能进行冰淇淋外交。

工作上的转变,更难。我逼着自己不再说“放着我来”,而是狠心地说“这事你做”。

在过去,我和同事们一起讨论问题,看到谁的代码还没写完,写的不够好,自己都忍不住动手帮忙分担。

管理者,是帮助大家进步。一旦自己动手,责任就落到自己身上,以后类似的事情都要自己做。更糟糕的是,下属能力没有丝毫提升。

项目进展缓慢,所有人都心急如焚时,他们多么希望你能帮忙敲几行代码。但我每一次,都提醒自己,千万不行,千万不行。我要忍住。要忍住。

我的责任不是替你完成工作,是帮助大家变得更好。这,是你的工作。

在过去,是个人贡献者,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在现在,是团队管理者,诊断问题,沟通激励

有人说,刘润,你太狠心了。

是的,管理者需要变得狠心。你需要眼睁睁地看着下属把事做砸。这是在自己和下属成长道路上,必须交的学费

这个学费太贵了。我一交就是两年。

我想说的是,在我27岁的时候,工作上也充满“危机”。

因为你是他们的老板了,你不能帮他们工作了,以前的同事朋友可能说不喜欢你就不喜欢你了。

这有点像一个同学问的问题,润总,假如你在微信被人拉黑了,怎么办?

我说我会继续努力。直到有一天,他自己把我加回来。

那两年,我也在努力成为好的管理者。和大家一起进步。让大家喜欢和我一起工作。

这一次成长对我而言,充满挑战,但这是从烧煤的蒸汽机,到烧汽油的内燃机的跃升。

27岁的我,还想跑的更快更远。我不仅想烧汽油,我还想找到自己的核反应堆。

— 2 —

微软的14年里,如果只让我推荐一本书,推荐最好的一次培训,我会选择《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没有之一。没有之一。

我甚至认为,这是此生最重要的一次培训。

我经常要出差,出差的生活,毫无悬念。就是白天说话交流,晚上写信回信。昨晚过了午夜,第二天很早很早起床。

有一段时间,我产生强烈的厌倦,我不清楚我是盼望白天,还是渴望夜晚。

只知道,一天,又开始了。

我经常以思考的方式发呆,我也总是后知后觉地明白:事情是永远做不完的。

不过,有个声音总是适时地当头棒喝般响起:

刘润!积极主动!Be proactive!

积极主动,正是高效能人士的第一个习惯。

于是我刮净胡子,从充电器上拔下所有装备,面朝未来,拿起镇定自若而充满能量的一面,戴在脸上,开始全新的一天。

而这本书,这次培训,某种程度也改变了我对整个世界的看法。

史蒂芬·柯维在《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里,说过一个“关注圈”和“影响圈”的模型

你知道但不能改变的事情,是关注圈。你能影响并改变的事情,是影响圈。

专注于关注圈的人,总是会把问题归结为“社会风气越来越坏”,“国人的素质太差”,这些也许对也许不对。

但我总觉得,这样的归因,总是太草率的。如果不经过思考,就说出这样的结论,难免让人觉得是不成熟的愤青,在逞口舌之快。

真正高效的人会想:我能改变什么?

哪怕你还没有能力改变世界,但你可以改变自己,改变自己周遭的环境。

比如继续努力工作,提升自己的能力去抵抗“中年危机”。

比如学钢琴,学画画,探寻生活新的可能性。

比如陪伴自己的家人孩子,在家庭中汲取支持和能量。

注意力放在影响圈,去做点什么。哪怕做的很少。哪怕你只对生活多了一点点的热情,“中年危机”都会悄悄离你远去。

— 3 —

所以我一直认为,我的生活,要更丰富,更有趣。

2003年,27岁时,我开始写博客,做公益,建立影响力

是啊,你想想,我27岁才开始写博客,起步太晚了。等到我写出小有名气的《出租司机给我上的MBA课》时,是2006年,我都已经30岁了。

我默默无闻写了3年。

而我的文章开始真正公开发表,是1994年刊登在《中学生报》上的一篇文章。

其实,我是默默无闻写了12年。

12年,一个轮回啊。看看现在很多的年轻人,也想通过写作放大自己的优势,却坚持不到12个月。

我经常看到很多人说,我要建立自己的个人品牌,我要打造自己的影响力,于是开通公众号,在各个平台上写文章,写了几篇,没什么效果,就放弃了。

从默默无闻到小有名气,我写了12年。从我开始写作到今天,我写了24年。我到现在还在写!

如果抱着速成的心态,当然会焦虑。如果是想长久地打磨一门手艺,功夫又岂在这一朝一夕。

我其实很羡慕你,你还这么年轻,可以允许自己犯错,可以允许自己坚持的再久一点。

而做公益,也是如此。

2003年开始做公益,是受一个人的启发。前微软华盛顿区总裁John Woods。他写了一本书,《离开微软,改变世界》。他用商业的方法做公益,给我很多启发。

后来,我在复旦MBA硕士论文,研究的也是公益。论文名字叫《用商业的理念,做公益的事业》。

我研究了很久,也坚持了很久。

因为我喜欢那种帮助别人的感觉

你要如何让自己保持对生活的热情,拥有一颗柔软的心?

我找到的答案是:公益。

在帮助别人时,我自己心存感激。感激他们帮助了我们,始终拥有一颗温暖柔软的心。

做一件事情,如果是为了名和利,也许做不长久。我告诫自己,不要成为眼睛里有泪滴,却心如钢铁的人。

去热爱生活,拥有一颗柔软的心,这颗心,会让自己这辈子感到幸福,保持纯净。

最后的话

27岁,是我人生中不大不小的转折点。在那个年纪,我充满疑惑,却从未感受过“中年危机”。

但我很理解,“中年危机”式的恐惧,是一种除了年龄,什么都没往前走的焦虑。

我听过一个段子:成功的人有两会,业务会和培训会。那些不成功的人,是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我们就这样被夹在中间,生怕跌落到后者的境地。

但其实还有奋斗者,奋斗者的两会,是这个要会。必须会。

很多人都喜欢这句话:

愿上帝赐予我平静
接纳我无法改变的事情
愿上帝赐予我勇气
改变我可以改变的事情
愿上帝赐予我智慧
让我能分辨这两者的不同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有了更多的人生经验和智慧,学会接纳世界上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但遗憾的,是也丧失了再去改变的勇气。

改变不是一个“开关”,按下去,灯就亮了。改变是“一浴缸的水”,要放很久,很久。然后,你最终可以享受到它的好处。

你这么年轻,怎么就中年危机了?

去改变。

  • 图片:全景视觉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2+1
刘润

作者简介:刘润,“刘润”公众号主理人,互联网转型专家,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任海尔、中远、恒基、百度等多家知名企业战略顾问,他总能将复杂的问题,抽丝剥茧地探寻出商业本质,发布在他的公众号“刘润”(ID:runliu-pub)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