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里30个姐姐,我就偏爱这3个“不红”的人!

到目前为止,《乘风破浪的姐姐》恐怕要算今年最令人出乎意料的综艺了。

原本吃瓜群众期待的撕X大战没出现,倒是随着赛程推进,每个人都展示出不同于以往屏幕上的色彩,同时还激起了诸多共鸣。

为什么人们看了会感同身受?

30+的人,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一方面多少有些焦虑“大局已定”的底色,另一方面,又有几分不甘与隐隐的冲劲儿,想找准机会再搏一把。

这样的境况被映射在舞台中央,自然看得人滋味万千。

随着赛程推进,30位姐姐中有3个人特别戳中我:万茜、蓝盈莹、黄龄。

01

万茜实在特别,气质清冷,沉默寡言,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节目里,大家都想和她成团;节目外,不言不语地在微博上拿下选手中的各项指数No.1。

怎么说呢,在一群貌美如花、裙摆飞扬的姐姐里,她身上有酷酷的直男气息。

选手们相见:彼此都要寒暄几句,哎呀你又瘦啦~哎呀好久不见~哎呀见到你太好了~万茜一如既往地礼貌点头+左手背身后+真诚地看着+伸出右手:“你好,万茜。”

个人初舞台:自弹自唱许飞的《敬你》,两次出错中断。通常来说,人在这种场面下会有些紧张或不好意思,万茜呢,出错后坦然地问:“我可以再来一遍吗?”没有尴尬,没有窘迫,而是松弛地笑了笑继续表演。

日常聊天:沈梦辰开心地和她说:"我前几天才跟我妈看过你的电视剧。"万茜随口问,哪一部呀。沈梦辰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她轻松地说:没关系。瞬间化解了尴尬;吃饭时金莎撒娇想要她剥小龙虾喂她,她随手剥完喂她:“给你”。

她不主动寒暄,也不刻意疏远,不近不远地存在着。但当人需要时,转身就看到她在身边。仿佛带着桂花香的空气一样让人有种恰到好处的舒服。

就像她一路走来那样。

2004年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万茜痴迷舞台剧,于是没有着急迈入演艺圈,而是选择表演话剧,日复一日地磨炼演技。

然而演话剧收入微薄,万茜也没过多纠结,她曾在采访中坦言:为什么离开舞台去拍戏?因为穷啊。现在有经济基础了,就想重新回到话剧舞台,追寻我之前的梦。

没钱了,就想办法去赚;
有钱了,再继续去圆梦。

万茜在一段采访里说:

我本来就没有一颗红的心,所以没有红也是很正常的。
我作为演员这个职业
我只需要我自己的角色被人家肯定;
我交出的这份作业,人家是能肯定到的。

她在30岁左右演过一部电影,叫《柳如是》。坦白说电影制作得挺粗糙的,初上映票房还不到30万,毕竟是小投资制作。

就是这样不起眼的电影,万茜自掏腰包学了昆曲又学了古琴,准备了半年。

哪怕机会平平,她始终用心地对待。

进入娱乐圈18年,却仿佛是个局外人,一直低调内敛地在浮华之外,做自己热爱的事情。

02

蓝盈莹在第一场首秀拿到第一后,出人意料地,风评急转直下。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她用力过度了吗?”
“她太刻意了,感觉非赢不可的样子”
“她不像个‘人’,像AI。”

临公子在豆瓣上看到个帖子,内容是建议蓝盈莹的团队别再打造“努力”人设了,过于俗套又很难吸粉。

cneter 确实,蓝盈莹是那种把“想赢”挂在脸上的人。

可想赢有错吗?

努力的人只能敬而远之吗?

谁不想赢啊,只不过大家都不好意思承认而已。

真要说争强好胜,章子怡简直就是“想赢”界的扛把子。业务能力就不用说了,拍戏时舍得拿脸撞墙。参加活动拍大合照时不仅占据C位,镜头一对准,马上露出肩膀给出上镜的pose。

却让大家觉得她把野心赋予了可爱的味道,而忘记了多年前,大家曾一边倒地批评她把野心挂在脸上。

有人评价蓝盈莹不够讨喜、不够有趣。

这话是有几分道理,但对一位演员来说,综艺节目上的有趣并不是唯一衡量标准,也不是根本立足之道。

娱乐圈里其实有很多天赋资质不算太出众、但极为拼命的的女艺人,比如李冰冰、赵丽颖、蔡依林等等,能摸爬滚打十几二十年,靠的不是讨喜,而是异于常人的高度自律

就像蓝盈莹在节目中说的那句话:“我希望展示给大家看干一行,像一行。”

这话她不是随口说说的。

日常生活中,大部分人的兴趣仅仅是停留在爱好的阶段。而蓝盈莹的兴趣爱好,几乎都做得像模像样。

学英语,就经常坚持打卡;
学器乐,就多发演奏弹唱视频;
学唱跳,每天系着沙袋练习;

定了计划和清单,那就在社交平台晒出来给大家看,她在采访中说,希望助网友的监督把吹过的牛都实现。

想要什么,就大方承认;明确目标,就竭力完成。

“努力”不是人设,它是普通人达到目标最可行的方法,即便有几分笨拙。

03

我对黄龄有种特别的偏爱,台上的她媚而不妖,声音里的慵懒滋味悠长,让人单曲循环欲罢不能。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我认真想了想,好像没有谁比她更适合唱出这句歌词。

她是懂得不和自己较劲的人。

媒体喜欢用“歌红人不红”形容他,被人问多了,她回复说:“为什么不火?因为我怕热啊。”“为什么不红?我姓黄啊。”

果然,《乘风破浪的姐姐》采访她时第一个问题又是这个:你怎么看别人说你歌红人不红?

她镇定自若地说:我光靠作品就可以说话,总比人红歌不红好吧。

或许在她看来,急什么呢,人生还有大把时光。

喜欢打游戏的万茜与她组团时,曾用游戏里的布局给她定位,认为她不属于冲锋陷阵的领头羊,而是与第一名打配合的二把手,黄龄对该定位表示满意。

她对自己很了解。

“我就是唱歌挺好的,我有潜力有实力。但是这个舞台并不是完全比唱功拼舞技,有时候还需要考虑流量和观众喜好程度等……所以我觉得观众投票多少并不是衡量我的唯一标准。”

她是懂得取悦自己的人。

台下的她,那个在浴室高唱《爱情的骗子》的她,更让人觉得生动灵气。哪怕一副喝假酒放飞自我的模样。有时你完全想不到下一秒她会做什么……

我在B站上关注黄龄有阵子了,疫情期间,她在家开了好几场演唱会,穿着睡衣、丝毫没有明星包袱地唱着自己喜欢的歌。

每次她都非常执着地推荐自己的DIY饮料、开场魔音绕耳地问候唱道“B站的小伙伴~你们有没有吃过饭~”、介绍当固定观众的树懒家族玩偶……为了烘托气氛,还从淘宝买了颜色暧昧的灯,把浴室搞得2分温暖+3分搞笑+5分魔幻。

她说自己最喜欢在浴室,让人最大程度的放松。

而很多人也因此爱上在浴室里舒服唱歌的黄龄,仿佛听到她偷偷和你说:

“别着急,享受过程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不是么?”

04

万茜、蓝盈莹、黄龄,她们都谈不上大红大紫,没太多博眼球的热搜或话题,没太多所谓“老天赏饭吃”的天赋异禀。

万茜在2016年,还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她很中二地说,偶尔有个人问你是不是演员啊,还能假模假样地说:好多人都觉得我像个演员呢。

在她眼中,不红的演员就是一般上班族,从事一份擅长的工作。把演戏当做普通的职业,好好干而已。

娱乐圈讲的是一命二运三风水, 有时你非常努力、条件非常好,也未必能红。

正如导演李安所说,挑演员他只选“脸看起来有故事”的人,他们是祖师爷赏饭吃。至于努不努力、漂不漂亮,这些都不管。这是不公平,但自己片子拍多了就必须信这个邪。

为什么她们特别让我触动?

任何一个行业,出类拔萃的“红人”就那么一戳戳,绝大多数人都是默默无闻。

付出几年后难免开始身心俱疲,开始敷衍了事,此时愿意默默无闻用功的人真是少之又少。

一方面自我怀疑: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吃这碗饭?我是不是真的混不下去?我是不是一辈子红不了?

另一方面面临外界压力:“这么努力都红不了,何必呢?”“好多新人没多久就红了呢”“拼命有什么用,你还不是混成这样?”

但,这就是常态呐。

机会这东西很玄乎,求而不得好几年,哪天不经意就在拐角处和你偶遇了。你说这是鸡汤也好,是鸡血也罢,不红就不红吧,总之进一寸有一寸欢喜。

人生本就是惊喜之旅,有坚持,有付出,有期待,才可能得到随机大礼包。

“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根。”

人生海海,愿我们能有乘风破浪的勇气,也能享受碧波浩渺的平静。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临公子

微信公众号:临公子的后花园(ID:hi-lingongzi)这是个工作、理财和自我修炼的公众号.我是临公子,LinkedIn中国专栏作者,秋成社区签约作者,一枚不正经的工科产品汪。

取消收藏
团队  目标  定位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