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直播崩溃,坑位费1600万,被怒斥无职业操守:请戒掉你的“无欲无求”

01

郑爽又上热搜了,一上就上了3个。

坦白说,临公子见过明星带货翻车的,但没见过翻车翻成这样的。

早在前几天郑爽就在微博宣传,这是她的直播带货首秀。正式带货一开始,场面还算其乐融融,直播间另外两位辅助主播与郑爽有说有笑,唠嗑完了,进入带货环节。

画风逐渐不对劲儿了。

先是不停地拆台。

主播:价格低到不敢相信。
郑爽:有什么不敢相信的,不就在这么?

主播吆喝下单。
郑爽:我是个佛系主播。
主播:我们贴了很多邮费的。
郑爽:不然呢?

还嫌弃男主播话太多,没必要一遍遍地重复。

接着,状况愈发不可收拾。

介绍口红时,男主播请她推荐下口红色号,郑爽说不知道怎么推荐。男主播想方设法救场,在自己手背上试色,而郑爽明显整个人的状态都脱线了,沉浸在自我的小宇宙里。

没多久,又突然打断男主播说:“不好意思,可能你需要先离开一下。”

旁边的女主播也试图挽回局面,但此时郑爽情绪完全失控,语无伦次地输出着价值观

一会说今天她并不希望两位主播到场;
一会说业绩和自己完全没关系,很反感这种销售行为
一会说演员直播翻车又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是为了娱乐

事后有网友爆出,郑爽当晚直播“坑位费”1600万元,也有当天上品的商家忍不住吐槽“简直没有见过这么没有职业操守的人”。

作为演员,说实话,郑爽这几年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

业务能力差、甚至缺乏做演员基本的态度,她在《演员的诞生》上连续笑场,被章子怡毫不客气地批评没有信念感。综艺节目上,何炅问她,作为演员,有没有觉得特别艰辛的时候?

郑爽的回复是:我就想说我不拍了。

当她听说魏大勋最多连续拍了34个小时的戏时, 笑着反问:你怎么不学我一样潇洒地走掉呢?

全场听了一片哗然。

这已经是第N次郑爽被指责“不敬业”了。

要是真佛系,大可别出来工作,开开心心地躺在家。可既然接了,难道不是应该尽职尽责地把事情做好么?

就像直播时搭档的主播所言,这本来就是一场商业直播,收了坑位费,就必须考虑到客户

这种看似佛系的工作态度,说白了,就是没有想成事的欲望。

过得太舒坦,连前进的动力都荡然无存,连起码的职场法则都不放在眼里。

02

这样的情形,在现实中比比皆是。

朋友公司曾招了个24岁的运营,还没两个月就走人了。理由倒也简单:不喜欢加班

朋友特意看了下他的加班记录,两个月加班了4次,共计不到10小时。而且他上班时随心所欲,拒绝上司交办的临时任务,几次在会议室驳斥同事与上司计划有问题。有一次吵得太激烈,他竟然直接走出会议室,就这么下班了。

辞职面谈中,这位小哥说,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没什么追求,饿不死就行了。”

在他看来,上班开心最重要,怎么舒服怎么来。什么责任心团队协作、升值职加薪,都是没必要的约束。

王小波曾说过一段话:

“一个人在二十岁时如果不是激进派,那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假如他到了三十岁还是个激进派,那他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

这话背后,我觉得有另外一层意思:

一个人20岁如果没有强烈的欲望,那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假如他到了30岁还只有强烈的欲望,那他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多数人的没欲望,其实只是放纵自我、沦为“懒丧穷”的体面口。

03

临公子很喜欢看一部纪录片,叫《我住在这里的理由》,主人公们主要是在海外的中国人,以及住在中国的外国人。

采访时,许多在中国生活的日本人都有个同感:

相比于日本上班族,中国年轻人虽然压力也很大,整天抱怨996,但很有梦想和冲劲。

大家会表示想早买房、希望事业有成、憧憬爱情、想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好。即便辛苦,依然热气腾腾地打拼着。

这也正是不少日本主人公来到中国发展的理由之一:他们想变得更好,想从工作中得到更多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它是一种正向的欲望。

截图来自纪录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日本本土。

日本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中指出:国民不愿意背负风险债务,丧失欲,甚至不愿意结婚生子,使日本进入低欲望,国家经济随之长期停滞。

人们的生活热情愈发低迷。

有几个数据,大家不妨品品:

1、2019年,日本的15岁至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仅为59.3%,创历史新低。

2、2020年,是日本人口连续11年减少,出生率仅为0.69%,创下了有数据以来最低值。哪怕政府对生育给予物质奖励也无济于事。

个人也好,国家也罢,努力前行的最大动力,是因为有欲望与野心。

无数中国年轻人还在苦恼如何多挣些钱、如何早日买房时,很多日本青年早就不再纠结这类问题,社畜们纯粹为了“活着”,每天仿佛机器一般地上班。

他们不再抱有希望,宛如一潭死水。

04

我们常说,要控制欲望,实际上它包含两重意思。

1、克制欲望;
2、保持欲望。

第一点很好理解,望山跑死马,欲海万丈渊。活着不能太纵欲,别随意消费或使用自己无力承担的东西。

可第二点时常被忽视。

高欲望固然可怕,可过度的低欲望,将吞噬一个人未来的可能性。

我有位同事的发小,大学毕业后在家人的安排下,回老家县城一家小私企做销售。因为日常没有考勤,他经常睡到中午,吃完饭再去公司。整个部门都出去跑客户,他一个人清闲地在办公室看新闻

经理问:你这业绩到手才3千多块啊,就不担心?
他:我担心什么?
经理:……
他:我够花了啊。大不了不做了呗。

过了半年,他真的就被辞退了。

后来他陆续换了5、6份工作,每份做的时间都不长,一会觉得公司规定太多,一会觉得加班太辛苦,家人为了他的工作焦头烂额,到处托人帮忙,而他总认为那是多此一举。

最后在亲戚的工厂里帮忙开车。

比利时有家杂志,曾经针对60岁以上的老人发起一项调查:当你老了,一生最后悔的是什么?

高达92%的老人后悔年轻时不够努力,导致一生一事无成。

这世界很公平,前半生偷的懒,后半生拼命还。

过于低欲望的结果就是,将未来的选择权,一个接一个地拱手相让。

正如《奇葩说》的辩手肖骁说:“我们人生之路之所以越变越窄,往往不是因为我们不够聪明,而是我们不再有变好的欲望,也不再相信努力有用。”

05

当然,偶尔的小确丧很正常,只是,别把消极麻木当成生活的主旋律。

我说个大实话吧,但凡有些分量的东西,只有主动追求才可能到手。

被动等着就能从天而降的,通常不是什么好东西。

稻盛和夫经营法则中,有一条很重要的叫做:心不唤,物不至。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做一件事,你必须有“非同寻常的、强烈的愿望”,睡也想、醒也想,而不是“哎呀要是能如何如何该多好呀”那种可有可无的愿望。

技术出身的稻盛和夫,当时为了攻克一个技术问题,吃喝拉撒全部在车间里,睡觉都抱着陶瓷。当时公司要求他研发镁橄榄石,其中最大的难题是无法将镁橄榄石黏合在一起,他每天都在拼命想办法

有一天,他在车间里无意中踢翻了一桶松香。

就在松香黏在了裤子上的那一刻,他灵光乍现:这就是最好的黏合剂啊!于是,他开始用松香做黏合镁橄榄石的实验,攻克了这个巨大的研发难题。

稻盛和夫后来回忆时说,这个“神的启示”,是由于他日思夜想地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所以当自己踢翻那桶松香时,就这么想到了。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其实就是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干成这件事,想要解决掉这个问题。

欲望越强烈,动力值越高,实现的可能性就越大,得到的价值感与幸福感自然也更多。

最后我想说,每个人固然有选择生活方式权利,只是,难得有游览人间的机会,多些体验总是比较值回票价对吧。

往大了说,人类社会本就是被一个又一个欲望推动的;往小了说,人也是被一个又一个欲望推向更广阔的世界的。

别随便说无欲无求,更别假装无欲无求。

不少人明明想要,却把做不到包装成“不想要”,自欺欺人,日复一日。

要知道,假的说多了,那就成了真的了。

一个人过得怎么样,全藏在他的欲望里。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乍暖乍寒,七情六欲,它们恰恰是平凡日子里不可或缺的色彩。

希望我们都能活得热气腾腾,拥有鲜活的欲望与人生。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
临公子

微信公众号:临公子的后花园(ID:hi-lingongzi)这是个工作、理财和自我修炼的公众号.我是临公子,LinkedIn中国专栏作者,秋成社区签约作者,一枚不正经的工科产品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