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送别荣耀,荣耀CEO赵明的快慢人生

文/姜榆木

11月25日,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的讲话感动了无数人。

在美国持续打压下,为了解决供应链上的压力,剥离荣耀业务成为任正非最心痛却又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你们要走了,没什么送你们,除了秋风送寒吹落的一地黄叶,

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不能像小青年一样,缠缠绵绵,划不清界限。”

悲壮而决绝的告别,十数年的战友之情划上了句号。当初听说华为要以400亿美元出售荣耀时还有些后知后觉的人们,如今也只能接受这既定的事实。

对于荣耀而言,好消息是从华为剥离出后,高通很快与其建立了联系。

12月2日,高通总裁安蒙在采访中表示,期待和新荣耀的合作。有了高通的5G芯片供应,荣耀能够加快布局自己的5G产业

不过任正非所说的“出门也许是更冷的寒风”也并非只是场面话,没有华为遮风挡雨,失去民族情怀的支撑,新荣耀的品牌力能否维系,仍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个问号,如今抛到赵明面前。

提起这位现任荣耀CEO,人们会想到他在2015年接手荣耀后,在短短一年内使其成长为国内互联网手机第一品牌的成绩。

不仅如此,荣耀还创下过在俄罗斯、德国、芬兰等八国市场杀入销量TOP5,在九个国家销量增速排名第一的记录。

赵明曾在2017年扬言,要在3年内让荣耀成为世界前5的手机品牌。

相比这些野蛮成长的速度,赵明近来的沉默多少让人有些心焦。

时至今日,唯一算得上是回应的就是任总讲话当天,赵明微博里的一句歌词,还有网传他在荣耀内部“打倒华为”的口号。

而关于新荣耀今后的布局和规划,赵明没有只言片语,不由让人想问:赵明去哪儿了?

在日新月异的市场环境中,人们对任何变动都希望能得到快速回应,以避免安全感的缺失。

但事实上,赵明此刻的“缓慢”贯穿了他22年来的职场与生活,

搭配偶尔蓄势而发的“快”,成就了一种张弛有度的人生节拍。

1、职场是长跑,很多人却当成了短跑

1998年,25岁的赵明从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当时除了华为,他手里还握着西门子阿尔卡特外企的Offer。

西门子这些当时已是教科书级别的名企,而华为在开辟海外市场时,还面临着产品送人别人也不要的窘境。

在这种情况下,任正非那句“以奋斗者为本”的口号,却让血气方刚的赵明更加沸腾。

入职华为后,等待赵明的是长达17年的漫长蛰伏。

对此赵明表现得不骄不躁,他是个爱长跑的年轻人,基本每天都会跑上几公里,显然他也从长跑中悟出了许多职场的道理。

赵明曾在一次采访中说:“人生是一个长跑,年轻人切忌把它变成短跑。”

这种思维注定他适合华为,因为这与任正非的思考方式很相近,后者一直认为,世界永远是循序渐进的,跳跃性的世界是不稳定的。

因此,想快速取一切是不现实的,人的职业生涯需要积累需要沉淀,然后才可能不断地去爆发。

年轻的赵明便向马拉松运动员一样,将漫长的职业道路分解成若干段,这也让他默默成长的岁月有迹可循。

他首先做的是算法工程师,而后去了市场部做技术支持,接着又参与NodeB(3G基站)的开发,再后来是负责无线产品的战略规划

平均每两年赵明就会换一次岗位,每到新的环境,他都会汲取新的理念。逐渐的相比其他人专注于一个岗位,他有了更广阔的思维维度。

对于一件产品,赵明首先从工程师的角度考察其技术水平,随后又能以市场的角度判断其体验价值,这都得益于他丰富的岗位经历。

这种思维不断积累,缓慢成长的赵明其实已经在蜕变的边缘,只是尚不自知。

直到2015年初某一天,赵明收到一条短信:“胡总(时任华为轮值CEO胡厚崑)有急事找您,请速回电话”。

赵明随即给胡厚崑打了电话,后者直截了当:“董事会决定由你来接任荣耀总裁。”

赵明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下意识地问:“为什么选我?”最后他表示自己要考虑一下。

当时董事会还有犹豫,任正非甚至担心:“赵明能不能放得开?”

胡厚崑拍了胸膛保证,“肯定没问题。”

果然1小时之后,胡厚崑的手机再次响起。

赵明正式接任荣耀总裁。

2、我赖也要赖在,荣耀总裁这个岗位上

走马上任的赵明很快遇上第一个难题。

618年中购节近在眼前,而手中产品的成本已无压缩的余地,降本增效也非一朝一夕,这意味着荣耀在降价促销方面将无任何优势。

这时,赵明曾经的轮岗经历帮了他。

“我做研发出身,也是产品经理出身,从做基站那种大盒子,到现在这么小的手机,”他说,“决定性的战略力量永远是产品本身,概莫能外。”

购物节搞了这么多年,个中套路消费者已不能再熟悉,他们最需要的不是以降价为噱头倾销低质产品,而是对品质服务本身的敬畏。

看透这一点的赵明,做出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安排:

618购物节上,荣耀价格不降反增!

客户原价购买荣耀手机,如果再加一元,就能享受更优质的产品服务:一年的产品延保,以及打车、旅游、电影等实打实的消费礼包。

事实证明赵明的决策无比正确,这个“涨价促销方式在大打价格战的购物节上成为一股清流,结果荣耀手机大卖280万台,实现35亿的销售额

蛰伏17年的赵明一战成名,但风光没延续多久,质疑和压力随之而来。

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4月,荣耀再没有推出新的机型,在大玩机海战术的市场,这应变速度实在太慢。

但赵明有自己的盘算,一方面他看到人工智能的潜力,正全力研发能初步实践人工智能的产品。由于制造工艺复杂,他必须将产品打磨成熟后才能推向市场。

另一方面,赵明积极开拓线下与海外市场。

在这方面,他对市场团队的要求就是“慢”,他把这个称为“战略耐性”。

他对业务经理说:

“把时间拉长、把空间拉大,我给你足够的支持和耐心,你的动作不要变形。”

这时在外界看来,荣耀的销服部长、产品总经理等核心岗位相继换人,线下战略停滞,互联网销售额下滑40%,完全一副风雨欲来的情景。

就连华为内部,对于荣耀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大。

但赵明顶住压力负重前行,他明白一切正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

终于在2016年,荣耀6X问世,成为双十一的爆款,被天猫称为“狂拽炫酷”的爆款。

人们觉得这来得太晚了,因为荣耀没能完成当年的销量计划,赵明个人绩效被打了B。

但赵明却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自信,经过大半年的慢工夫,线下战略,海外战略还有产品研发战略都让他看到了水到渠成:

“给我打C都可以,但绝不容许动我的岗位,我赖也要赖在荣耀总裁这个岗位上!”

3、笨鸟不等风,也不一定要先飞

时间成为赵明自信的明证,2017年荣耀强势崛起,全年销售额达789亿,超出第二名的小米152亿元。

这个成绩让任正非亲自签发了《荣耀品牌手机单台提成奖金方案》。

2018年荣耀继续高歌猛进,海外市场也遍地开花,销量同比增长170%,用赵明的话来说就是“沙滩捡鱼”的时候到了。

世人为荣耀速度所惊叹,殊不知所有快速的起跳,都以缓慢下蹲为铺垫。

他曾提及德国杜塞尔多夫的一家小酒馆。

他曾和一个朋友带来到这家酒馆,吃完之后这位朋友告诉他:“你知道吗?你现在坐的是当年拿破仑吃饭的位置。”

赵明非常吃惊,他无法想象靠着猪肘、香肠、啤酒这些简单的产品,一家小酒馆居然能伫立380年!

这家小酒馆的成功之处在于,它没有被浮躁的市场所左右,而是专注于几件简单的事情,慢慢打磨出持久的品牌力

人们总说“迎着行业风口,猪也能上天”,但以猪的姿态上天终究只是机会主义者短暂的狂欢,只有肯使笨功夫,磨练出飞的本事,才能在风猪纷纷落地后依旧留在天上。

赵明把这家酒馆的稳重做进了自己的事业。

2018年,各大手机厂商开始热衷于晒自家产品的跑分成绩。把各类高端配置整合在一起,在发布会上亮出超高跑分,成为提高品牌表现力的最快方式。

而赵明专注于产品工艺的打磨,他要求机身要有“流动的光泽”,还要求产品能让他直接在发布会上拿来砸。

这些维度的打磨很费时间,也不体现在跑分参数里,但赵明相信是用户体验的重要部分。

市场竞争本是一场坚持与妥协的漫长拉扯,好在赵明对自己的坚持,有足够的耐心。

对待5G技术,也是如此。

2019年,华为几乎成为5G技术的代名词,而荣耀背靠华为,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慢。

赵明有自己的想法:目前80%左右的消费者仍在使用4G手机,而5G配套的基站及流量费用等问题都没得到有效解决。

在这种情况下一味追逐热点,技术便只是噱头。

当被提及目前已有几十款5G手机时,他淡然评价:“都没有爆款的潜质。“

可就在所有人注意都被疫情转移时,赵明突然发力,一口气推出荣耀30s,30,30Pro,30Pro+四款5G机型。

其中荣耀30s更是创造了销量1秒破亿的记录,让原来在5G方面跑在前头的竞争对手顿时无可奈何。

GMIC2020的演讲台上,赵明大谈“如何把5G的节奏掌握在自己手里?”

答案仍在一个“慢”字上。

当所有人冲着一个概念趋之若鹜,你若能静下心来慢慢把底层框架做实,那么在合适的时候你必然会一鸣惊人。

经过大半年的蛰伏,荣耀通过参与华为的研发,有了自主的5G芯片、算法专利和配套硬件。

此时的赵明无比自信,眼中俨然看见了又一场属于自己节奏的胜利。

只是谁都没料到,华为出售荣耀的消息,会来得如此突然。

4、“慢”华为VS“慢”荣耀

去年6月份,荣耀20Pro的发布会上,观众席中有人以起哄的语气向赵明喊话:

“干翻华为!”

当时赵明听了,不由笑了笑,“我们携手共进!”

不想竟一语成谶。

对于任正非,赵明是无比敬重的。在许多采访中,他都说自己十分佩服任总的战略眼光和器局,自己也深受影响。

可当艰难的时局摆在面前,从某种意义上塑造了赵明的任正非,也不得不从战友、师长,转变为商场上的对手。

有时候,成年人的无奈,就是突然读懂了再见。

赵明明白,无论在告别会上任总说得多么动情,会散人去后,再见面时荣耀就是华为“最强的对手”,使命就是“打倒华为”,不留任何情面。

赵明曾在微博里向年轻人推荐蒋勋先生的《孤独六讲》,他说:“人需要独处,需要孤独的时刻。”

有着自己节奏的赵明,必然习惯了孤独,在步伐越来越快的时代,他的慢节奏不为人理解,而且在真正蜕变之前,他为蜕变下的慢功夫也不会有人看见。

在这一点上,赵明和任正非有共通之处:

赵明总说“风长宜放眼量”,只要把空间和时间拉长,很多看似棘手的问题其实都不存在,因此用不着心急。

任正非也说过,他最欣赏的是欧洲1000年来,一步一个脚印,用看起来很傻的方式所取得的科技成就。

只不过同样是慢,肩负华为承受美国残忍打压的任正非,维持慢节奏所需要的心性,是赵明一直以来不能感受的。

赵明刚进入华为做一位技术工程师时,他的节奏是自由驱遣的,不用承担太多负担。

当他逐渐成长,接受更多的责任,他就更需要修炼强大的心性,一边对抗外界的质疑,一边坚持原有的节奏。

直到离开华为的怀抱,成为“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的他,兴许也能感受到任正非式的、带着寒意的孤独。

在这种孤独中保持原有的慢节奏,无疑需要更大的勇气,但也更难能可贵。

从这个层面上讲,赵明此刻的默不作声,仿佛便是曾经慢节奏的延续,在释放出一种气定神闲的从容时,不由地让关心荣耀命运的人,感到了心安。

愿两位懂得“慢功夫”的对手,早日在山顶相见。

△ 写在最后

吴晓波频道的访谈栏目中,赵明曾被问道:你花多少时间在创造财富上?

赵明笑道:“如果财富分为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那我每时每刻都在创造财富。”

从中我们可以有所取鉴,思考自己生活与工作的节奏。

真正的强者,不是那些总能够及时满足要求的人,而是能把一切纳入自己节奏的人。

我们总在创造物质财富时显得那样匆促,因为物质财富是人人都可以看见的。

但有时把动作放慢,也不妨碍我们创造精神财富。

这两种财富是并生,不可分割的。

只要肯下慢工夫,把该想的事情想通,精神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物质财富有时就是挥手间的事。

这是快慢人生中的智慧。

参考素材:

1.《任总在荣耀送别会上的讲话》,任正非
2.《赵明:我们一直在不断消灭自己-吴晓波下午茶》,来源:吴晓波频道
3.《笨鸟不等风》,来源:赵明GMIC2015演讲
4.《理工男的“荣耀梦”》,来源:《极客说》2015-06-11期
5.《华为荣耀总裁赵明:荣耀手机从销毁2000万开始!》,来源:心声社区、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6.《荣耀赵明:对企业来说,最后一分钟是永远存在的|GMIC直播实录》来源:GMIC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
姜榆木

作者:姜榆木。榆木脑袋,亦有浪漫情怀。MBA智库——管理者专业学习成长平台,兼具热点与干货,顶尖管理知识、进阶职场指南。APP、头条号、微博@MBA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