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原生家庭,这可怜的孩子用尽一生的力气

文 | 雾满拦江

(01)

原生家庭,构成多少人的成长噩梦。

但你的梦再恐怖,也比不上咱们现在说的这位。

这可怜孩子,甚至就连他的名字,都带有黑色喜剧的色彩。

把他的名字翻译成中国话,应该叫:贼好贼好贼啦啦的好——Goodenough。

专业人士反对这种肤皮潦草的解释,认为孩子的名字意译,是“行了!”应该是父亲正喝酒,护士跑过来问:先桑,你的儿子出生了,给他起个名字吧?父亲暴躁的吼叫道:行了,少来烦我!

所以孩子的正式名字,叫行了。

就叫他阿行吧。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打小看惯爸打妈。生在这么一个奇怪家庭,阿行打小就会看狗耳朵。

看狗耳朵。

(02)

幼年阿行,蜷缩在屋子里,抱着一条狗子。

忽然间狗子耳朵一动,阿行立即站起来。

嗖的一声,狗子破窗而出。

阿行随之跳出窗外。

然后是咣的一声,阿行的房门被撞开,妈妈形如饿鬼,光着脚板,披头散发冲进来,后面追着高举木棍的爸爸。

原来是爸爸家暴妈妈,阿行的日常。

妈妈不抗揍,被打急了,就往阿行这边逃,想躲到儿子身后。

阿行小胳膊细腿,更不抗揍。

阿行就往狗子身后躲。

狗子也不抗揍。

所以狗子一旦发现这家人要往自己身后躲,就会撒腿狂奔。阿行狂追在狗子身后,妈妈狂追在阿行身后,暴戾爸爸则高举凶械,追在全家人身后。

可以说很有烟火气息了。

阿行这一家的鸡飞狗跳,说起来也没啥大事儿。就是爸爸想要出个轨,劈个腿什么的。

妈妈对此颇有微词。

爸爸就往死里削这一家人,打到他们受不了,主动离婚。自己就可以一个“被家庭抛弃的不幸男子”人设,约到白富美了。

——90年后,阿行站在领奖台上,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差点说出一句:唉,妈妈那蠢女人,当时真的应该离婚。

但妈妈坚持好多年。最终暴力赢了,妈妈被爸爸打跑。

心花怒放的爸爸,迎娶白富美。

父亲的婚礼上,阿行小心翼翼凑过去:爹滴。

父亲:谁家的野孩子,滚!

阿行:爹滴,我考上了大学。

父亲:滚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阿行:爹,我没钱交学费

父亲丢过来35美金:滚远远的,再让我看到,就打死你!

35美金。

美国大学的学费是多少,大家心里都有数——35美金,还不够半天的伙食。

但这就是阿行读大学时,从家里拿到的所有钱。

(03)

阿行是怎么用35美金,把大学读下来的?

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

等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所有人就知道答案了。

二战开打,阿行火速入伍。别人都被弄到前线送死,他却获得了一个肥差,在一个风平浪静之地,观测气象。

观测气象。

这时候人们才知道,苦难迫使阿行开启了马屁模式,他善于人际,娴熟讨好。有权有势的人不要被他发现,他发现了你,过来狂拍,你舒服得招架不住,只能给他个肥差。

眨眼战争结束,美国无数家庭破碎,但阿行连根毫毛都没伤到。

他考虑去大学,弄个教授什么的。

别人想回大学,都是找个名见不经传的小学府,做为跳板。但阿行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了理学界超级大伽齐纳。

当齐纳见到阿行时,真的很上火。

齐纳说:大叔,物理学这东西,是天才玩的。你看爱因斯坦,26岁就发表了狭义相对论。我算笨的了,但也在30前发明了齐纳二极管。你这大把子年纪……

阿行急道:导师,我可以拍马屁……

齐纳被他拍得好舒服,无奈只好收录了他。

他在齐纳身边混了段日子,有天拿过来一张纸:老师,麻省理工那边有个实验室,还没老师的人,弟子不辞辛苦,愿为老师攻下麻省理工。

你拉倒吧,就是忽悠个饭碗,让你说的云山雾罩。

齐纳在推荐信上签了字。

阿行在麻省理工混了20多年。54岁那年,他凭着齐纳高徒,麻省资历,跳槽去了牛津

他在牛津混啊混,混啊混。

混到75岁。

无数天才升起,又殒灭。

无数大师崛起,又沉落。

无论天才或大师,在业界的成就只是搵食,一旦有吃有喝,就果断撂挑子不干了。

只有阿行这货,他好奇怪的,明明是个溜须拍马高手,偏偏比任何一个天才或大师更认真。

如此好多年。

75岁那年——许多天才大师,坟头青草都好几米高了,阿行还在业界瞎折腾,而且还端出产品来:

电池材料:磷酸铁锂。

瞬间他就改变了世界,被誉为锂电池之父。

现在你用到的几乎所有电器产品,都有他的一份功劳。

值此人们恍然大悟,阿行少年时勤拍马屁不辍,不是他爱这口,是因为原生家庭拖累了他。但科学研究,才是阿行真正的梦。

这个梦,他活到75岁,才有资格问津。

唉,众人叹息,这老头可以瞑目……然而老头还不肯瞑目,还在瞎折腾。

94岁,他竟然又搞出来个“全固态电池”,

94岁……拜托,你活这么久,谁还玩得过你?

97岁那年,学生从四面八方赶来,给老头祝寿生日,这时候接到电话:歪,怪老头吗?你真是太能折腾了,2019年度的诺贝尔化学奖,就你了。

活到97岁,终于拿下诺贝尔奖

老头开心的乐了。

他说,我是一只小乌龟,小乌龟。终其一生慢慢爬,慢慢爬。原生家庭算个毛,算个毛?再来一个要不要,要不要?

(04)

约翰·古迪纳夫(John B. Goodenough),马上就100岁了。

消息称,老头正在实验室里憋大招。

憋大招。

老头算是冲破原生家庭的典型了,35美金把大学读下来,可以想象他年轻时的困窘样子。现在人喜欢比惨,有本事你跟老头比一个,惨不死你!

老头突破原生家庭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第一步,活下去。

年轻人没有生存资源,人见人嫌。别人的嫌弃,恰是对你的奖励,勇敢的活下去,杵在那些嫌弃你的人面前,给他添堵,这是你的快乐与权利

第二步:跟自尊说拜拜。

世上最怕的,是居于底层还自尊心特强。一没成就,二没资源,还想让人在你面前低三下四,这种要求太不现实了。还是放自己一马,拿自己有的,去换想要的。

第三步:不忘初心,永续耕耘。

如果约翰·古迪纳夫停留在“学痞”阶段,那他就废了,临终时都不会原谅自己。但他从未忘却初心,知道自己的年轻时求存,只是无奈的策略。当他有了资源基础,终于沉下心来做事业,他走过的才是正常人生,而这种正常,恰恰是许多人疏离的。

人生就是这样,理想的好家庭,其实是少之又少,你听到的多不过是成就者美化描述。事实上约翰·古迪纳夫的家庭才是“正常”家庭,不负责任的暴戾父亲,无力保护孩子的母亲,我们小时候,环境左右我们,不堪的家庭会加大我们人生挑战的力度。但当我们长大,我们就成为了别人的环境,或是沉沦,自我废黜,或是如约翰·古迪纳夫,永不放弃,永续耕耘,这样我们才会给后世人一个理想的家庭,也能够面对自己的心,说一句:此心光明,不服就干!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

取消收藏
自我  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