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农民收入才是正事,大厂创新要讲“武德”

作者: 郝智伟

方法用对,事半功倍;方法不对,受苦受累。

12月中旬,人民日报对社区团购发出警告:掌握海量数据、先进算法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

一时间,关于社区团购的讨论甚嚣尘上,如今一个月过去,抛开情绪,再理性地看,新农人秦贺告诉小郝子:社区团购存在合理的部分,比如通过预售集中消费需求,培养用户习惯,降低营销导购配送运营费用,都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大多参与者并未涉及上游农业产地,优化中游供应链,缺乏真正的降本增效,既没提高农民收入,也无法对消费者长久补贴。其本质不是商业模式,更像是商业故事,科幻又玄幻。

在他看来,绝大部份生鲜、农业从业者都拥护商业进步、科技创新,但大家需要的是向善的、共利的科技,而非巧立名目,巧取豪夺。

中国的农业一直是一个大产业,但同时也是挑战极大的行业。近年来,随着国内“新基建”的铺开,广袤农村地区和广阔农业产业的价值正持续释放。相关数据预计,2020年,我国农村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16860亿元,预计未来五年农村电商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38.9%,远高于城镇地区增速。

这其中,带动农民将优质的农产品大规模卖出去,成了最大的市场增量。中国农业有2.3亿个体种植户,80%的小农经济,分布在60多万个村落里,土地生产力极度分散,如何提高这些农民的收入,建立标准化仓储物流体系,解决高成本、高损耗……才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如果能够有效解决这些根本上的问题,那么平台的成长和发展将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这其中,拼多多给出了例证。

目前,拼多多是全球增长最迅速的电商平台。不同于其他传统电商平台,它最显著标签是依靠农产品起家,始终扎根三农。

依托高频的农产品消费,截至2020年3季度,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7.31亿,距离国内用户规模最大,仅一步之遥。同期,拼多多的日订单量峰值突破了1亿单大关,其中近三分之一为农产品和农副产品

基于广阔的农产品消费市场,创立5年以来,拼多多的农产品交易额始终保持三位数的超高速增长。2019年,平台农(副)产品交易额达1364亿元,预计2020年将超过2500亿元,继续保持翻倍增长。

拼多多的迅速崛起,充分证明了中国农业产业巨大的潜力。同时,伴随着拼多多带动的“农产品上行”趋势,农村地区的信息人才资本、土地、科技等要素也在进行重配,带动培育了一批新型的乡村市场主体

科技创新渗透其中,让农业兴,百业兴,让农业强,中国强。那才是万亿农业需要的科技,那才是数字农业必胜的“大巧不工,重剑无锋”。

所以,拼多多另辟蹊径,2018年就在业内提出“最初一公里”,深入田间地头的生产环节,开启农业数字化进程,同时打通消费端的“最终一公里”,优化仓储物流供应链环节,降成本损耗,提高流通效率。做农业的“神助攻”。

的确,错认了对手盘,就错付了时代,一旦陷入非理性竞争不能自拔,便可能错失获取最优解的时间窗口。正如管理学家德鲁克所说:只有先做对,才能真做好。

农村,大有可为?

毫无疑问,科技大时代,所有东西都值得重做一遍。

如《新商业文明》里总结:新经济底层一定建立在技术的穿透力上。不到3亿农户,要养活14亿国人,海量分散的供给匹配需求,规模大,痛点多,正亟须这样的“技术穿透力”。

图像标题

数据显示,近两年,上市农业公司综合指数一直高于上证综指,明显存在套利空间,但做好农业概念,顺利上市的公司却少之又少。因为深入田间地头去务农,的确是苦活、累活、重活,投资大,见效慢,回收周期长,这就实力劝退一大群想做农业的人。

但也别忘了哲学家西塞罗说的:遇到的困难越多,得到的荣誉也越大。

比如云南高黎贡山附近,是国内咖啡豆的大产区,种植历史超百年,可惜其品种老化,口感偏酸,卡蒂姆等多数品种在国内销量有限,只能贸易出口,结果与巴西、印尼等大规模种植园竞争,时常受国际期货市场强压售价。

2019年,云南保山市丛岗村咖啡豆丰收,但又因售价过低而滞销拼多多携6家平台商家,以高于市场5毛/斤的定价收购当地咖农42.5吨咖啡豆,避免“贱价伤农”。

然后,以此为契机,拼多多与当地主管部门合作,引导农户主动参与并建立‘新农商’机制——一方面吸引外出打工的人才回归当地,设立合作社,共营共建,另一方面从源头改造种植品种,提升品质,做出品牌

由此把人才、产业利益都留在农村,就像《商业的本质》说的:这是“探求真实,建立互信”的商业过程。探求真实,依靠科技;建立互信,依靠时间。

这中间,涉及致富带头人和新基建,还要梳理整合农产品的集聚、分级、包装生产流通环节,将其数字化技术化,要耗费的人力、力、财力可想而知。但对当地来说,却是脱贫致富最靠谱的希望。

当然,“村里的月光,把梦照亮”,也要与科技平台的特性结合,才算接地气,得要领。

拼多多以拼团成名,少SKU、高订单、短爆发的特点,让消费者时间、空间上极度分散的需求,汇聚成短时间内同质化的订单,突破中国农产品长期“多(需)对多(供)”的制约,实现共性消费的集约化、规模化。

换人话说,在某个时间段,可有数万人甚至十几万人,同时拼单某产区食用期的农产品,这种海量的需求,可在短时间内消化产区的应季产能,从而为农户创造稳定的订单,为农产品大规模上行创造了先决条件

例如,云南文山州丘北县的优质雪莲果,过去地头收购价是0.5元/公斤,平台销售价格超4元/公斤,收购商的毛利润在1.8元/公斤左右。

现在,依靠拼多多拼团订单自产自销,农户就能把收购商1.8元每公斤的毛利润留下来。仅跨年15天,农户们就卖出30多吨果子。农民收益大增,未来更愿意提升技术,减少坏果废果比例,增进亩产值。

这样,丘北县从选择品种、改良土壤,到改进种植方式、管护水平,进化出一套新技术体系,农民的脱贫致富,也在产业的良性循环中实现。

一句话,农村广阔天地大有可为,只要运作得当,就能自带高光。像丛岗村、丘北县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发家致富,科技领路。

大厂,必须做的事

更重要的是,大时代的进程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自2019年开始,科技大厂的用户数越来越接近互联网全体人群,人口红利越来越少,格局变成僧多粥少,面对巨变,它们必须在应用深水区、战略无人区做出有质量的增长,有增长,才能不退场。

按秦贺的说法,其核心点,就在于大厂用什么样的方式满足什么样的诉求,场景就摆在那里,复杂的供应链,供需匹配,从消费互联网,延伸到产业互联网,可创新、优化的地方实在太多,就看谁能把细节安排得明明白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比如,2018年底,拼多多覆盖大部分农产区的“产地直发+拼购”体系,通过拼购将分散、临时的消费需求归集,为农户提供长期稳定的订单

但这一切背后,是一套“农货智能处理系统”,它利用遥感等技术整合覆盖了各产区的特色产品、成熟周期、物流仓配等信息,预先调动运力资源,启动拼购预热,让农产品在成熟周期充分匹配目标用户,让销售更饱和,履约更顺畅,农民能增收,用户少花钱。

这种有破有立,正是一种产业的升级,用红杉资本创始合伙沈南鹏定义:“升级”意味着打开增量市场

当然,极致性价比消费者,更高收益给农户,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升级——死死拿捏住供应链的降本增效

行内人都明白,国内农产品流通现金字塔的结构,北方农产品先从产区集中到北京,河南农产品先集中郑州,再向其他城市进行分发。因此,大城市作为集散地,农产品的消费成本往往是极低的,而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地区,即便在地理位置上更接近产地,成本却居高不下。

试想河南温县特产的铁棍山药要到郑州绕一圈,再送到西安的消费者手里,得白白多运上百公里,还得在中转仓里多等上几天,这成本能不高吗?

要遇到草莓等易腐的水果生鲜,想避免20%以上的运输损耗,在成熟前就须采摘,到达销售地后再强行催熟,味道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拼多多依靠本地建设的仓储和智能系统分配,让农产品以标准化的小包裹,从产地直发消费者,走入写字楼住宅小区,以此压缩多级经销流程,打消百分之几十到百分之几百的加价,几十个小时就送遍全国。

如此,既能保证消费终端的极致性价比,也能从“供应链降本增效的差额”中拿一部分惠及农户,让他们获得种植收益外的附加利润,不再做产业链末端最容易被压榨的环节。

例如,云南石林彝族自治县人参果种植基地。农民除了卖水果赚钱,妇女、老人帮忙做果子的分级、封装、存送,一个月收入上万元也成为可能,每一步都是积累,每一步都不白给。

去年三季度起,拼多多的日订单峰值过亿,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农产品农副产品。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直连的农户已经超过了1200万户。它不光是电商巨头,更是妥妥的数字农业大厂。

实话实说,这才是我们需要科技创新,它是有技术含量的,是添砖加瓦的,不是拉踩膈应人的。它是制造繁荣的,是带动内循环的,不是激化内卷的。

是的,产业需要的是脱胎换骨,不是伤筋动骨,每一家科技大厂在向产业进军前,要像苹果CEO库克说的:别问自己“我能做什么”,而是问“我该做什么”。否则Flag立得飞起,还难免被社会毒打,带上痛苦面具,何必呢?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