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金融骗子还是哲学大师?

  随着美国证交委对高盛涉嫌欺诈的起诉,2008年金危机又再一次成为公共话题。在政府救市之后,华尔街投行CEO又一次获得了巨额奖金,政府和公众对这帮“金融耗子”的不满与日俱增,有人直接指出:目前提出的救市方案都出自于搞垮金融市场的这帮人之手,指望他们,美国不可能走出金融危机。与此同时,这批曾经叱咤风云的投行大鳄,却拒绝与公众对话并道歉——所以,摆在我们眼前的这本《超越金融:索罗斯的人生哲学》,是一个老人的真诚反思,还是一只老狐狸下一个阴谋的开始,需要我们打起精神来仔细辨别。

  现代金融从诞生的那天起,就如同网络一样,备受争议。货币贷款证券及其金融衍生品,帮助很多有才华的人实现梦想(比如NASDAQ),也使得等待机会的人能先安居乐业(比如住房贷款失业救济金),但同样不可避免的是,一旦大批的投资失败没有回报,每个人的财富都会缩水,机会也会减少,甚至面临破产。在这一点上,索罗斯将金融危机归结为人类认识谬误性”的“反射性”,并由此来操作他所掌控的对冲基金

  书中,索罗斯提到了他的精神导师波普尔的代表作《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的精华:认知的完美是人类智慧所不能企及的,民主开放的社会能弥补人类的缺陷。而索罗斯从中领会到的是,既然认识的错误不可避免,那么在开放社会中,“易扩散谬误”的影响将会大得惊人。比如:金融资产价格扭曲,本身无法改变公司基本面,但如果用来上市进一步融资成功,则可以使公司开展新的赚钱的业务,从而改变公司的基本面——金融资本家也由此成为了“市商”——中国一大批国企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新生。但是,这种方式如果被大家竞相采用,越来越多的公司试图复制这种模式,那么这种“易扩散谬误”就会使整个金融市场面临崩溃,每一次的金融危机股灾,基本都是大家集体大脑发热之后的必然结果。

  所以,谬误的反射性,即谬误对人类行为影响力,可以用来作为发财的终南捷径。索罗斯量子基金,就是专门紧盯着各地开放市场中集体癫狂的“谬误”。狙击英镑亚洲金融风暴中狙击1997年前后的港币,都是如此。对于这种谬误的反射性,索罗斯自认为是他的创造,是在波普尔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并以此来指责凯恩斯市场有效需求说。然而,在我看来,这只是作为哲学家的波普尔和作为商人的索罗斯的不同——因为,哲学家的理念是帮助人类辨清真善美,而商人的核心理念,则是利用人类的弱点来赚钱。

  但是,有趣的是,索罗斯对市场原教旨主义与自由至上的理念同样大加鞑伐。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他能逃离2008年金危机的原因。在他看来,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出发点在于个人利益至上,将其作为一种道德和政治,无疑会自取灭亡。而政府作为公众利益的代表,有着市场不可取代的作用。民主的政治体制和开放的社会经济并不矛盾,关键在于每一个参与者。在金融危机后渲染政府的职能,到底是他本身的思想观念,还是推卸责任,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虽然,在赚取大量财富后,索罗斯成为最大的慈善家之一,并建立了开放社会研究所,在各地大学做讲座以说明自己的财富观与人生观

  所以,索罗斯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将启蒙时期哲学家的注重理性归结为启蒙时期的错误,又将大众的诉求及其影响归结为后现代错误。在他身上,精英主义的理念可谓根深蒂固。他的字典里,没有偶然和巧合,幸运也没有多大的篇幅,一切的一切都是严峻的现实,冷静的思考,果断的出击。然而,在最后看到关于中国经济的论述——“中国人已经找到了一种极有效的方法,能释放并激发人民渴望和获取财富的创造性、能动力和创业精神”时,我却笑出了声——我想,所有在中国生活的人,应该明白中国人创造的动力只有一个,就是贫困生活和社会不公的压力,而且,随着房价的逐渐攀升,压力之下的中国民众已经逐渐麻木,所谓的创造性已经转变为对社会分配改革诉求——而这一点,并不能促进经济增长。所以,在我看来,索罗斯这种试图将自己成功的经验和观念转交给他人的想法,无论初衷是好是坏,结局应该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6+1
取消收藏
索罗斯  金融  高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