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的信徒

  2008-5-30 财富时报

  口诛笔伐裹挟而下,喧闹的慈善风潮掩盖不住中国慈善还处在粗放、原始阶段的真相,这是另一场地震。“王石捐款门”事件,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企业家的社会信仰和这个国家捐赠机制

  这里是四川省绵竹市遵道镇,街上两侧的楼房已无法判断本来有几层,还剩两三页的课本在风中翻滚,本来应该长满金花梨树的田野,放眼全是蓝色的帐篷。

  “不到现场,那种生命的顽强和无奈你根本没法感受到。”王石一边喝着八宝粥,一边对记者说,此刻万科的救援队也开始一个镇一个镇地送物资

  王石是在5月15日晚来到四川的。在绵竹遵道镇,他看到这个小镇98%的房屋被损毁,包括镇政府办公楼在内的大批建筑倒塌,镇政府班子半数成员在地震中遇难,而且由于信息传达有误,遵道最初未被列为重点地区,政府力量顾及不到,当地灾民急需得到住宿、医疗、食品、用电等基本生活条件的帮助。

  他还在思考一个在他看来更为重要的事情:万科对灾区最有价值的努力方向在哪里?经过灾区现场的见闻以及与相关官员做了沟通后,王石找到了他的答案:选择遵道一个点来参与重建,先建过渡房,再建正常的住宅,在遵道镇为重灾区临时重建、灾后恢复与重建工作为纯公益性质,不涉及任何商业性 (包括微利项目) 的开发。万科为该项工作的净支出为 1亿元人民币

  然而,很多人对万科的重建计划似乎并不在意,也并不买账。或许是长久以来人们已经不想用未来的现实来检验现在的承诺:他们往往会对结果失望,对于权重一方的企业以及腰缠万贯的企业家,对其是否热心于灾区慈善的一个标准是:你是否捐了足够多的钱。

  在这个模糊的标准下,王石成为汶川地震的另一个灾民,淹没他的,是辱骂和嘲讽的口水。他的200万元捐款和博客言论引起的争议甚至被冠名为“捐款门”事件,这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企业家的社会信仰和捐赠机制?企业如何积极、有效地投身于慈善?是一个需要深思、需要回答的问题。

  与王石们对应的,是那些更早站在镁光灯下做慈善的企业家们

  “王十元”和“马一元”

  5月12日,地震当天,万科宣布捐款200万,消息传出,这 200 万元被频频拿来与万科2007年 48 亿元的净利润相比对。

  在很多人看来,此次捐赠善款不足其净利润的万分之四,相当于捐献了北京的两户小型公寓。关于这一数字,王石解释说,2006年始,股东大会给予万科每年的企业公民建设费用授权额度为1000万元,但今年国家多难,在地震发生前已经使用了近800万元,因此“200万元已是股东大会授权额度剩余的全部”。

  5月15日,王石写下了一篇为他和万科引来无数攻击的博客,他这样申辩“万科捐出的200万元是合适的,即使(董事会)授权大过这个金额,我仍认为200万元是个适当的数额”。 “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能成为负担。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

  王石的这篇博客立即招来人们的声讨。人们说他“既不想掏口袋,又想表姿态”,把他称为“王十元”,甚至在网上还流传着一封“灾区孩子给王石的信”,信上说:“面对您的10元巨款,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花”,“所以小伙伴们最后决定,把这10块钱归还给您,因为我们知道,您是建房子的好爷爷,一定比我们更需要这笔钱。”

  这一封所谓灾区孩子的信,挖苦、绑架之意很是明显,正如之前流传的写给马云的那封信,人们相信只是网上舆论的一个方式。

  因为一条《马云为汶川捐款一元钱》的消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这位互联网的巨头,被比尔·盖茨称为最有可能替代自己的亚洲企业家,成为除王石外,在这次捐款事件中被骂最多的企业家。

  这是一条假信息,作者把马云在2006年说过的一句话断章取义摘录过来。2006年,马云在参加一次公益活动中,主持人问马云捐了多少钱。马云没有回答具体数字,只是说捐款不在乎多少,即使每个人只捐出一元钱,集合起来也是很了不起的力量。

  “慈善不应该在镁光灯下,慈善不是比谁更有钱,谁比谁捐得更多,而是谁比谁更关注那些弱势群体。”这一直是马云的理念。所以,在去年召开的网商大会上,这是阿里巴巴一年一度最重要的会议,马云只参加了一个分论坛——“魔豆宝宝爱心工程”论坛。魔豆宝宝是淘宝网发起的,是帮助弱势群体在网上开店谋生的一项长期工程。

  马云说:“捐助是慈善的一种很重要的手法,但并不等于慈善,这一两年我发现我自己最缺的是时间。捐时间对我来讲是最珍贵的,每个人不一样,有人捐钱、有人捐时间、有人捐义工,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表达感恩。”

  其实,捐钱对企业家来说是最容易的。社会需要的不仅是企业家的钱,还有他的时间和精力。万通董事长冯仑在参加华夏慈善基金会时,负责西北片,每年负责筹资至少100万元。“有一次,我从中午吃完饭开车,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到达一个农民的窑洞,看望他家生病的孩子,等我摸黑回到西安已是半夜一点多,那一天我差不多十几个小时都是在车上,我认为这种亲身参与非常重要。”冯仑说。

  合情先须合法

  但人们往往只看重你捐了多少钱,或者说,是否捐了和企业身份地位相符的数目。公众会把他们的慷慨行为直接和人格善恶划上等号。诚如16世纪罗马教皇编的口诀,钱柜叮当一声,灵魂升上天堂。

  与王石们对应的,是那些更早站在镁光灯下做慈善的企业家们,史玉柱,这位总是挑选争议最大的行业,比如保健品网络游戏,也是在道德上中国争议最多的企业家。尤其是近几年,他开发的网络游戏《征途》一炮走红,迅速跻身年轻人最痴迷的网络游戏之后,非议不断。

  他被形容成在网络游戏里榨干每一个网民油水的恶棍,被定义为“网络毒品”的提供者。尽管《征途》游戏并不会让网民每月平均掏出的钱比其他游戏更多,尽管他是一个某种程度上非常纯净的人,没有别人想象得那么阴险。

  然而,这次地震他个人捐了1000万元,所有赞颂之词又回来了,他被形容成一个悲天悯人的慈善家。就像他不像以前被说得那么坏一样,他也没有现在说得那么好。

  如果从商业上考虑,要知道200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零点报时的广告费就达到了966万元,1000万元买回一个好名声,非常划算的生意。至少有人就是这样想的。

  在冯小刚的电影《天下无贼》中,刘德华开着敲诈来的宝马经过高档小区门卫时,保安立即敬礼放行,刘德华倒回来车,摇下车窗,对保安吼道:“开好车就一定是好人吗?”

  神舟电脑董事长吴海军这次也大吼了一声,他的对象是公司员工:“不为灾区捐款的人是‘冷血’,不为灾区捐款就从公司滚蛋。”这个以生产异常廉价笔记本电脑崛起,还经常喜欢用家乡口音大声朗诵诗歌的企业家,顿时赢得大众一片喝彩。

  站在5月18日晚上中央电视台“爱的奉献”赈灾晚会台上,高举着1000万或者1个亿的红牌子,再激昂地说上一句“四川加油”的企业家们不只吴海军。

  赢得喝彩的还有王老吉。这个在凉茶之乡广东并没有多大销售市场的凉茶饮料企业,在5月18日晚央视举办的“爱的奉献——2008抗震救灾募捐晚会”上,拥有红色罐装王老吉商标使用权的香港加多宝集团一口气捐出1亿元人民币,从此广为人知并受到极大拥护。“要捐就捐一个亿,要喝就喝王老吉。”人们用实际购买行动来支持这家企业,其产品销量直线上升。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天津荣钢集团的董事长张祥青,他因为在中央电视台赈灾晚会上临时追加7000万捐款,以1亿元捐赠而备受推崇。张祥青回忆当时的情况,“现场那种悲痛的气氛,特别是来自灾区的3个中学生和女民警上台讲述受灾经历时,我和我太太都被感动了,几度泪水模糊双眼。我们夫妻俩也都曾经历过唐山大地震,作为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我和太太现场临时决定再捐7000万元。”

  不知道这家公司董事会授予他们夫妻俩的捐款额度是多少,是不是他们夫妻俩的决定等于董事会决议。按照中国《公司法》规定法人代表捐任何一份股东财产都必须经过股东大会的同意,如果不然,私自决定捐赠别人的钱叫做侵占,即便他的动机是崇高、善良的。律师说,这也是违法的。

  参与救灾的过程中,王石延续着一贯冷静的思维,但这很容易被贴上冷漠的标签

  事实上,在“非典”、“印尼海啸”、“长江发大水”和今年年初的“雪灾”中,很多企业捐钱都没有经过法定程序。企业家一时冲动,承诺捐款之后,过不了法定程序,股东不同意,掏不出钱。今年湖南省为“雪灾”募集捐款3亿元,事后统计至少有7000万没有到账。结果,捐款变成了讨债。民政局威胁爱心企业,不给钱就要曝光,企业横下心说,你敢曝光我就一分钱都不捐了。

  于是,有的企业和政府达成妥协:企业把不好卖的积压产品做高价捐出去,然后政府给予税收减免。把爱心做成了生意。

  在中国,捐赠成了老板衡量他的商业利益以及周边关系和道德压力临时做的个人决定,甚至和公司行为公司治理没有关系。

  王石:我错了吗?

  16世纪是欧洲最黑暗无知的中世纪的末期。罗马教皇的一名推销员对他的顾客说:“你投下钱,现在我看见你父亲的左腿已经迈出炼狱的火焰,只剩右腿还在火里面,再继续加钱吧!”那人说:“不必了。我父亲并没有右腿!”

  不久,著名的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揭露了教皇出卖赎罪券的荒谬,他为后来的基督新教的形成奠定了信仰和制度基础。马克斯·韦伯出版的不朽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指出,恰恰是新教伦理的理性主义和职业主义的精神奠定了近代资本主义精神的基础。

  王石正是马克斯·韦伯的信徒。

  参与救灾的过程中,王石延续着一贯冷静的思维,他相信条理和秩序,认为这是商业力量能在灾难中持续发挥作用的基础。这次他只对了一半,另一半是,在沸腾、火热的语境中,高调展示理性,很容易被贴上冷漠的标签

  5月20日,沉默数天之后,王石不得不通过电视向那些愤怒的人道歉。“一是伤害了网民的感情。二是造成了万科员工心理压力。三是对万科的公司形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在这里对广大网友表示歉意!”他那时正在四川绵竹市遵道镇组织重建,那里是地震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万科承诺将在未来三至五年里,为遵道镇的重建支出1亿元人民币

  “这是万科一贯的做法。”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王石说,“第一,我们不会去采用立台募捐的方式;第二我们也不会自己决定拿多少钱,要由股东大会决定。”他告诉记者,万科股东大会批准每年可为慈善捐助1000万元。今年特殊,年初的雪灾就捐了300万,再加上其他公益项目,今年只剩下 200万元的额度了。

  企业制度理论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成熟的做法,能有效抑制老板的荷尔蒙。他们有一个长期的公益战略,确定公益的重点、方法、人才和经费,不会随某一个领导人随机应变。而且,他们每年的公益基金都要通过董事会股东会的批准,然后做出预算,按步骤实施。

  但道歉并没有把万科带出网络舆论的漩涡,“显然是危机公关,以此来挽救公司王石个人形象,说明不是出自最原始的本意,是被动的”。有人在天涯上发帖说,类似评价人气颇高。

  “万科以什么方式参与救灾最有价值,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王石说,他的思考在许多人眼中不过是托词,连公告也破绽百出,甚至质疑援助背后的房地产开发价值,因为遵道镇本身具备丰富的旅游资源。此刻王石已疲于应对,只能表示“只做不说”了。

  王石选择沉默,但“捐款门”事件为审视企业家在灾难中的形象提供了一个无形尺度,房地产企业纷纷补捐,SOHO宣布追加2000万,雅居乐则追加了1亿港元碧桂园追加2000万,补捐一时成风,平安保险等在第一轮捐款中“落后”者纷纷二度献爱心。

  地震发生当天,盛大网络董事长CEO陈天桥召开会议,成立赈灾领导小组,公司决定捐款100万,同时通过网友购买游戏中祝福卡的形式募捐,这个被称做“虚拟世界,一样有爱”的捐赠活动引来了不少非议。有网友认为,盛大利用募捐卖祝福卡,在发“国难财”。

  但事实上,5月16日,一首名为《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 的短信小诗,开始在盛大内部员工中流传。陈天桥看到时,不禁潸然泪下。在当晚的赈灾小组例会上,盛大随即作出了再捐600万的决定,使盛大的捐款总额达到 1000 万元。

  这首诗,价值600万元。

  “国际难民”

  与万科阿里巴巴一样,那些在捐款上反应稍慢的国际大企业也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

  5月12日地震当晚,百胜餐饮集团(肯德基母公司)决定捐款300万元。5月14日,麦当劳宣布捐款100万元。与万科的遭遇一样,人们觉得肯德基捐100万实在太少了,在乞丐也捐100块的对照下,肯德基背上“铁公鸡”的骂名。

  另一家快餐连锁店麦当劳甚至因为被认为捐款过少而遭到围攻。5月20日上午9点20分,一位学生模样的人将“国际铁公鸡”名单贴在南充一家肯德基餐厅玻璃上,引起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该餐厅位于当地一个广场附近,很快聚集了近千人,情绪激动的群众将餐厅门面招牌灯箱广告砸毁,侧门顶部玻璃被砸。至20日下午6点,成都、重庆、德阳、绵阳、南充5个城市共有7家分店遭到群众的围攻。

  在陕西西安、山西运城等城市,肯德基也遭遇了不同规模的围堵。很多餐厅不得不暂时停业。有人还将榜单做成标语,贴在麦当劳的橱窗上,并注明,“凭你的良心,互相抵制!向灾区的遇难同胞默哀。”

  “国际铁公鸡”是在国内网络论坛即时通讯手机流传的一份名单,“NO1:三星;NO2:诺基亚; NO3:大金;NO4:LV ;NO5:可口可乐; NO6:麦当劳 ; NO7:肯德基; NO8:丰田; NO9:GUCCI ; N10:LG通报这些公司让大家记住,不是让大家去消费,而是要铭记心中:这是没有良心的企业!是中国人就不要给他们赚!”这是铁公鸡排行的其中一个版本,各个版本的名单都有差异,但大都是国际知名品牌,之后又有宝洁戴尔IBM跨国公司上榜。

  5月22日,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召开新闻发布会,为“国际铁公鸡”正名。陈德铭认为,铁公鸡的说法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根据商务部掌握的情况,到目前为止,据不完全统计外资企业跨国公司、港澳台企业对震区的捐助现金达到17亿多元,物资达到2亿多元,还有一些企业承诺捐款捐,总价值也超过两亿。根据调查了解,网上传的“铁公鸡公司”本次都有很大的捐赠,一般都在千万以上,只有极个别的捐了两三百万。所以网上传的不是事实。

  那些在网络上、现实中表达愤怒的人们似乎看到了他们的力量正在起作用。诺基亚5月17日从300万元追加到1000万元;宝洁在5 月19日追加了1000万元用于“希望工程赈灾教育基金”;可口可乐从500万元追加到1700万元;肯德基所在的百胜餐饮集团19日也从300万元追加至1580万元,28日又增加了520万元员工捐款。不在榜单上的BP中国5月20日从140万元追加到1050万元,戴尔5月22日从210万元追加到 800万元,等等。

  但影响已经无法挽回。这些大企业能做的,除了不断追加捐款,只有向商务部去诉苦了。

  一个本该发自本性的捐款行为被胁迫,卷入其中的企业似乎要承担无限的责任

  “做企业公民,不是为了显示自己慷慨仁慈的道德风尚,而是相信只有好人才能组成好的社会,最后自己也能从中受益。” 王石说, “如果一个企业连起码的商业道德都遵守不好,连起码的商业规则都违背了,这样赚来的钱,却拿出来扮演慈善家,是一件自相矛盾的事情。”

  地震翌日,王石通过阿拉善生态保护协会,联络中城联盟等6家企业家NGO组织召开秘书长联席会议,开展了“拉住孩子的手”为主题的募捐行动,对倒塌学校的重建和受创学生的治疗和心理辅导万科第一个捐出20万。

  冯仑说,今年年初王石就已经和他相约夏天到哈佛大学,专门研习如何利用商业力量和管理办法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并已经联系好到美国一些基金会学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