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蹒跚走向世界

来源:华尔街日报 时间:2008年11月04日

就在2005年时,联想集团(Lenovo Group Ltd.)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电脑制造商,只在中国销售电脑,有时还要靠自行车用户送货

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让联想登上了世界舞台:现在该公司约有60%的销售额来自国外,按发货统计,该公司也是全球第四大电脑制造商。

联想集团吸纳了不少IBM戴尔公司(Dell Inc.)的管理人员,在墨西哥和波兰开设了工厂,并利用北京奥运会的契机发起了营销攻势。尽管在全球进行了大规模扩张,但它仍落后于其竞争对手

第三季度联想电脑发货量增长了8%,但与总体市场近两倍于此的增幅而言相形见绌。研究机构Gartner数据显示,联想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从1年前的7.8%降到了7.3%。

联想将于本周四公布季度收益。分析师已降低了对该公司的预期。比如,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计联想季度表现疲弱,并预计联想本财年净利润将下降20%,这也将是2005年5月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以来第一年出现下滑。

联想现任及前任管理人士称,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伊始,文化冲突权力之争几乎让这家中国电脑制造商成为全球化企业的宏伟策略偏离了方向。如今该公司的这种雄心必须面对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困境,而这是对其并购计划至关重要的两个市场

联想以12.5亿美元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使其获得了品牌信誉,全球销售力量和西方的管理技巧。投资者由此希望,联想在中国的低成本结构将提高此前多年亏损的IBM个人电脑业务的效率

联想董事、前首席财务长马雪征(Mary Ma)说,我们清楚我们不能失败,这不仅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所有中国人。他们将我们视为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象征,我们感到了巨大的责任

在此项交易前,联想一直保持着军事化的企业文化。联想的总部位于北京西北部一个尘土飞扬的工业园中,每天广播中都会播放两次工间操的旋律。会议迟到的员工会被罚站在房间前面,其它人员则低头静默一分钟。

收购完成之后,联想主席杨元庆首席执行长职位让给了一位西方人,并将公司的官方语言改为英语,尽管他本人从大学毕业后很少讲英语。他强迫自己观看 CNN学习英语,并将家搬到了北卡罗来纳州的罗利。联想营销高管李岚(Alice Li)则了《绝望主妇》(Desperate Housewives)的DVD观看。

不过,文化冲突依然存在。2005年底从戴尔公司进入联想担任首席执行长的阿梅里奥(Bill Amelio)有时会对中国同事不愿说出他们的想法感到恼火。

这位强壮的前大学摔跤运动员说,你不会希望所有人总是说“好,好,好”。你希望他们能拍着你的头顶说,嘿,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电话会议成为了一个灾难,因为美国人几乎完全占据了会议时间。联想人力资源副总裁乔健说,美国人会谈个不停,然后他们会说,“你为什么不想给这次会议增加点价值?”

阿梅里奥同杨元庆密切合作,进行了两次大规模重组裁员2,400多人,这占目前该公司全球员工总数的约10%。该公司还将工作职位转向了低成本地区。台式电脑研发已转移到了北京,而联想营销总部则迁到了印度班加罗尔。

尽管IBM的重点是向企业销售笔记本电脑,联想却在经济低迷之时仍大力进入竞争激烈的消费者市场。上个月,联想开始销售399美元迷你笔记本电脑IdeaPad S10,这是该公司首次进入高速增长的“上网本”(Netbook)市场

阿梅里奥说,如果你想吸引下十亿电脑用户,这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尽管我们加入这个阵营有点晚,但还没晚到无法参与这场角逐。

与此同时,联想最大的竞争对手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 Co.)正在不断扩大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苹果公司(Apple Inc.)重整其Macintosh个人电脑系列。飞速增长的台湾竞争对手宏碁(Acer)收购Gateway Inc.之后,一举超过联想成为全球发货量第三大的个人电脑生产商

为了理顺供应链,联想把更多的制造业务转移到了亚洲以外的新工厂。今年10月,位于墨西哥Monterrey、占地26万平方英尺的联想新工厂开始运营。从中国向美国发送电脑大约需要30天的时间,而从墨西哥发货一般只需要三至四天。

自与IBM联姻以来,联想的全球供应网络一直是个问题。联想负责全球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加里·史密斯(Gerry Smith)表示,整个供应网看起来象意大利空心面一样乱。戴尔竞争对手可以在几天内发货,联想的发货时间有时长达数周,甚至数月。

但是,调整供应链的最初努力曾在公司内部引发强烈反响。由于阿梅里奥认为所采取的措施推进不够快,他彻掉了2006年担任联想供应链负责人的刘军,让一位前戴尔管理人士来接替这位广受欢迎的中国高管。

刘军被安排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去美国进修。一直以来,他都被看作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他被从高管职位撤离的消息令公司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另外两名中国高管不久之后便辞职了。

杨元庆说,中国员工都在猜测公司是否还需要他们。

联想负责人力资源副总裁肯·迪皮埃特罗(Ken DiPietro)说,刘军被撤职引发的冲突对联想来说是个灾难性的时刻。他说,有人开始离职,公司内部也出现了拉帮结派的现象。

事实上,这种紧张从合并之初就开始酝酿。薪酬是引发争议的主要因素之一。在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之后,很多美国员工的薪酬远远超过了中国同行,尽管中国业务是盈利的,而美国业务不盈利。

联想首席财务长(CFO)马雪征说,我当时是CFO,但我下属的薪酬比我高得多。

IBM基本工资薪酬的80%左右,基于工作业绩奖金占约20%。这就意味着,美国员工即使没有实现工作目标,仍然可以获得不错的薪酬。对中国的中层管理人员来说,薪酬几乎完全根据业绩来定。

联想表示,已经缩小了高级管理人员薪酬结构差别。联想的总部在巴黎、北京和北卡罗来纳州罗利之间轮换。

联想还采取了一些小措施来缩小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别。蚕蛹已经从北京办公室餐厅菜单上消失。容易引起歧义的体育隐喻也被禁止在电话会议中使用。

对沉默所反映情绪的不同理解是另一个问题。联想大中华区总裁陈绍鹏说,在不同意会议中所陈述的观点时,我们会选择保持沉默。但是美国人会认为我们的沉默表示同意。

这种状况滋生了“打小报告”的沟通方式,同时令高层管理人员之间的信任度大打折扣中国管理人员在会议上保持沉默后,往往会私下向杨元庆或阿梅里奥抱怨。而美国员工则认为这是“背后下套”。

负责笔记本业务的联想高级副总裁彼得·霍腾休斯(Peter Hortensius)回忆道,有一次他发现一名中国员工把电脑发货中一个小质量问题直接告诉了CEO,而没有先向他报告,他对此感到十分气愤。霍腾休斯说,我当时就在想“他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背后给我一刀!”

其实,霍腾休斯的同事是努力保持礼貌。在中国公司中,管理人员经常直接把问题反映给老板,而不是同级别的同事,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办公室内部的和谐。

很多文化差异问题的解决都是在联想高级管理团队的20多位高管中展开的。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共处,并在会议间隙举行乒乓球比赛。

去年12月,联想的高管们在加州拉古纳海滩举行会议,讨论破坏高管间信任度的问题。经过两天的唇枪舌剑,他们终于达成一致:禁止“背后下套”的行为,并为高管会议制定了新的规则。西方管理者每人的发言时间将被限制在五分钟,中国高管则可以讲10分钟,而且中途不得被打断。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
取消收藏
联想  ibm  个人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