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是最好的纪念 ——纪念“定位之父”杰克∙特劳特先生逝世1周年

今天是2018年6月5日。

去年今日,惊闻“定位之父”杰克∙特劳特先生逝世,我和我的伙伴们不胜哀痛。弹指间,一年过去,而回想我与定位的结缘,也已近十年。这近十年,特劳特先生像一盏明灯,指引着我在定位的道路上成长和前行。

自1969年提出定位理论以来,特劳特先生倾其一生,将定位发展成为一整套完备的实践学科与体系,并身体力行、不遗余力的推动定位在全球的传播与实践。

作为战略定位的学习者与实践者,我深感战略定位体系的博大精深,并从中获益良多,也凭所学帮助了众多中国企业家。饮水思源,为此,我心怀崇敬和感恩。

在定位的道路上我可能比很多人多了几分幸运和机缘,便由此对“定位之父”特劳特先生多了一份感念,对定位多了一份情怀。

2010年,因北京大学软实力研究院的项目,我与我的定位恩师和领路人邓德隆先生相识。邓德隆先生当时是特劳特公司中国合伙人,现任特劳特公司全球总裁。初次相见,我就被邓老师所讲的定位深深震撼,从此定位便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犹记得初学定位那几年,常常几天闭门不出,昼夜读书。那几年期间,每次见面,邓老师都对我悉心指导。在看出我有志长期从事定位事业后,邓老师又给予了我很多点拨,包括我今天的名字“广宇”就是邓老师所起。

随着定位学习的深入,我不禁对这门学科的开创者特劳特生产生了好奇,如果有机会可以面对面听他讲定位,那该是一种何等神奇的体验?!

2011年,这样的机会来临了!厚德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联合主办的“定位∙中国10年”高峰论坛在北京隆重举行,特劳特先生从美国前来莅临盛会,那是我第一次面对面听他讲定位。特劳特先生深邃的思想、风趣的演讲风格深深打动了我,而与老先生相遇的另一个插曲也让我记忆尤深。

那是在这次定位10年盛会的庆祝晚宴上,晚宴在北京的九十九毡房举行。席间,餐厅服务员邀请大家参加手拉手跳舞的互动环节,巧合的是,我被服务员拉到了特劳特夫妇的中间,和他们一起拉着手尽情舞蹈,喜悦之情难以言表,至今我还时不时的观看那段视频。我与老先生相遇的这次经历,很多同事艳羡不已。

纪念“定位之父”杰克∙特劳特先生逝世1周年
李广宇(左一)与特劳特夫妇

2012年,特劳特先生再次来到中国。我有幸陪同特劳特夫妇去国家大剧院欣赏音乐会,有这样的机会,我自然也不愿错过,用餐期间,我便机请教。看老先生不苟言笑,没想到谈起定位他便滔滔不绝,负责翻译的同事都不免应接不暇,而我原本的忐忑之情也一扫而空,于是我又请教了几个问题。其中一个印象最为深刻的问题是,我问老先生“在为企业咨询服务时,如何避免不会犯大的错误,以免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特劳特先生看着我,简短有力的回答了一句话:“回归常识”。多么显而易见,而又直指本质。定位不就应该要顺应认知吗?而常识不正是人们大脑中已有的认知吗?

“回归常识”这个简短的指点,却成为我的四字真言,指导着我的定位实践。

特劳特先生七十多岁高龄仍身体力行,几乎每年都会安排中国之行,推动定位在中国的传播和实践。自2002年特劳特中国公司成立以来,协助王老吉加多宝凉茶东阿阿胶、劲霸男装、瓜子二手车等众多中国企业获得巨大成长,这其中除了邓德隆先生带领特劳特中国团队做出杰出贡献外,特劳特先生也功不可没,他曾亲身参与多个项目的研究。

特劳特先生对中国可能有一种特别的情结,他曾说“定位理论是美国企业花费数以万亿计美金的代价总结的经验和教训,我希望中国的企业不要再为同样的错误交上高昂的学费。”定位是一门实践的学科,提出定位理论后,特劳特先生一生都在致力推动定位发展。而身为一个从事定位事业的中国人,特劳特先生对定位事业的不懈追求深深影响着我。如今,“定位之父”远去,除了深深缅怀,我想定位实践就是对特劳特先生最好的纪念。

自2013年创业以来,我用所学向超过6000位企业家传播了定位理论,并协助秋林∙格瓦斯饮料、秋林∙里道斯红肠、丰茂烤串、大张烙馍村、滨河九粮液、竹妃纸巾等多家企业精准定位,获得快速成长。在未来的定位生涯中,我希望和我的伙伴们一起运用定位帮助更多企业获得成功。

谨以此文纪念“定位之父”杰克∙特劳特先生。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