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而非的企业管理逻辑之五:人性关怀抓管理

  人性化管理为当下诸多管理者所津津乐道而极力为之。人性化管理,无外“关怀”二字,关怀无外“人情”之辞。余曾有言:管理的基本工具是法制,辅助工具是人情。此即对应“法治”与“人治”。

  在诸位印象中,人治或为万恶之源。其实,法治与人治作为管理工作两种基本方法,本无是非对错,出现是非对错者,人而已。诸位恶感人治,全因法治与人治关系未处理好。如何处理两者关系?只须把持一原则:能实施法治的领域绝不实施人治,法治触及不到的地方就实施人治。如,张三因送家人急诊就医而迟到,如何处理?若以“法不容情”办了张三,恐将使众人心寒而挫伤积极性;若以“法不外乎人情”而饶了张三,势必出现“特例”而引来破窗效应:今日张三因送家人急诊就医迟到而得饶,明日李四则可能因身体欠安而迟到,后日王五则可能因见义勇为而迟到,再往后陈六则可能因找不到小孩而迟到,等等。遇有此等问题,怎么办?饶张三不饶李四则有失公平,赦王五不赦陈六亦有失公允,若是全饶全赦,法制则形同虚设,有道是:“有制度不执行比没有制度更可怕”。其实,只要遵从刚才所述原则即可:先法办张三,而后上医院慰问张三家人。“张三迟到”属法治领域,此时不可参合人治而饶了张三;抚慰张三情绪又是法治不可触及的领域,此时当须人治安抚。实践中,诸多管理者常不顾法治而四处留情,且有高举“人性”大旗而以人情替代法制者,以致法治常遭人治肆意蹂躏。人性关怀本为大善,但举人性关怀为大治者,必铸大恶。且,但凡想“人性关怀抓管理”者,其思想必存一痴想:人情可换人心。殊不知,“人心不足蛇吞象”。比如,管理者为求人性关怀而将工作时间缩短至每天6小时,其实,就算缩短为每天工作3小时,或每周工作2天,众人还是认为你做得不够好。又比如,当下诸多企业为留住人才,除予优厚待遇外,不乏力求工作环境舒适化、工作内容轻松化、工作时间生活化者,自以为如此“人性关怀”必能留住人才。然,“身在曹营心在汉”是为留人乎?纵使留住人,其能安心乎?安心能尽心乎?

  鄙人给诸多企业解决管理麻烦时,从不在“安心”和“留人”上浪费半点心思,反而力使众人“忧心”且竭力“赶人”,何以如此?欲盘活企业,必先盘活人。如何盘活人?八个字: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当然,诸企业管理者初时亦对本人做法深表忧虑,误以此举必将失才,殊不知,“世上何处无芳草,没有芳草有杂草,杂草丛中还有花,花儿一旦盛起来,世间芳草皆杂草”。结果证明,只有让人“忧心”方能让人对工作“上心”,只有竭力“赶人”方能让人竭力“赶工”。员工能够上心和赶工即可达成管理目的——诱发下属积极性。当然,我使人“忧心”并非胡作非为,竭力“赶人”亦非看谁戳眼就削谁,而是力造“竞岗用人”和“为分争劳”的管理生态。竞岗用人为何?优胜劣汰而已;为分争劳为何物?天道酬勤而已。话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但此“道”非人道主义之“道”,而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和天道酬勤的自然之道,此即“道法自然”。然,若想“道法自然”当须知晓人之天性,后将人之所欲及所恶置之于前。如此之下,众人必将趋之若鹜,纵使工作环境艰苦,其亦“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纵使工作任务再重,其亦将“没事找事”“主动挑事”。相比之下,管理生态若不能顺适人之天性,纵使环境舒适、工作轻松、人情温暖,亦难触动员工,只因其非员工所好、所欲、所求。时下,我等常讲“以人为本”,何为“以人为本”?“以人为本钱”而已。然,诸管理者却误为“以情为本”而大施人情关怀,以致“本钱”难有其为。如何发挥人的“本钱”作用?“以人之天性为本钱”即可。【作者:东堂策】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