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和他的滴滴,不是梦想的梦想与君临天下的奇迹

  什么是梦想?我百折不挠披荆斩棘只为心中美好夙愿的理想主义情怀。什么是事业?我心血倾注全力以赴只为有朝一日看它登顶高位王冠闪耀的现实主义悲歌。优步中国,是梦想,而滴滴,是事业。

  这几天,滴滴与优步的并购案炒的沸沸扬扬,从双方否认的套路与博弈,到确认合并发布公告的小小“心机”,网络上的声音,或许除了双方投资者额手称庆,雪山美酒的庆祝,好似其他人,都是裹挟着无可奈何英雄末路的悲哀与同情,或铁一般事实下心中梦想的倔强坚持。

  但是,不得不说,各家言论之下,我们看到了一个情怀主义式的,充满梦想与激情的优步,以及,商业战场,酣畅淋漓,砥砺前行的滴滴。今天,我想说的,是滴滴的创始人程维

  1983年生人,如今还未到不惑之年,却成为首位在美国顶级科技公司担任董事的中国人,该说后生可畏,还是中国互联网环境让人看到了梦想成真的可能?我想,程维,又一次带来了让人热血沸腾的青年创业梦。

大学毕业颠沛流离,入职阿里

  毕业于北京化工大学的程维,初时并不幸运,2004年,程维21岁,和普通大学毕业生没有差别的经历,以八百元押金开启了第一份无底薪工作,卖保险。显然,以程维如今在出行领域大展身手的状况来看,这份保险工作,他做的并不好。果然,频吃闭门羹的程维在求助自己大学系主任未果后,果断放弃工作,进入了国内一家“著名”医疗保健公司,任经理助理,然而,这“著名”保健公司是一家足疗店。前后几经换岗,程维终于到了他人生的转折点,入职阿里。

  程维2005年进入阿里巴巴旗下B2B公司,这距离他大学毕业刚刚一年,距离他引起世界瞩目还有十一年。彼时的程维,在阿里做着销售工作,主要销售互联网产品,此后因为业绩出色,成为当时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此时,时间走向2011年,程维出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负责支付宝产品与商户的对接。直到2012年6月,程维辞职,创办小桔科技,开启他热闹艰难的创业生活。

  纵观在阿里的八年,程维从销售到经理,视野格局一步步开阔,从前端销售到全面运营,这八年,是程维积累的八年,是程维步步上升的八年。阿里大量的客户拜访及销售经验,以及此后的副总经理产品经验,都慢慢描摹着这个未来骄子的骨血。

无所不用其极,市场争先

  拿着天使投资人王刚的70万和自己的10万,程维进入出行市场。他带领的滴滴团队参加了互联网历史上最残酷的竞争

  北京,这是程维事业开始的第一步,也是他在彼时灰色出行市场挥出的第一刀。面对拿到红杉资本300多万美元融资的摇摇招车,滴滴在摇摇招车花钱做广告之际,见缝插针在摇摇招车广告后做了一条滴滴广告,“立即发送短信到XXX,即可下载滴滴打车”。此举,为滴滴拉来了第一批司机用户。不得不说程维的市场策略的确有效,在摇摇招车还未站稳脚跟之际,力打力,抓住自己的优势,招招制敌于死地。即便在竞争对手眼中,滴滴的手段太流氓,可现实是,程维了。

  此后,资本全面侵入出行市场,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相继获得腾讯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同年快的打车并购大黄蜂打车。2014年8月,滴滴专车和快的旗下一号专车分别上线,开启中国互联网专车时代。2014年1月嘀嘀和快的掀起轰动全国的补贴大战,此后,让消费者欣喜,让各路看客眼花缭乱的补贴大战上演,短短几个月,双方各投入数十亿人民币,激烈的血拼,培育出了互联网出行市场的版图。滴滴的乘客用户从2000万激增到1亿,在补贴峰值时,滴滴快的市场占有率共达到98%,其中滴滴占到6成。这次战斗也为后来的合并占据了主导位置。

贵人相邻,独占鳌头

  2014年,滴滴高管西藏行之际,辽阔夜空下,程维用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打动了对对高盛故旧心存不舍的柳青,让这个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天之骄女加入滴滴,拾起血液中创业的激情与梦想。可以说,柳青的加入,彻底改变了滴滴的基因。只看滴滴此后的发展,可谓高歌猛进,势不可挡。

  在柳青的帮助下,2014年末,滴滴融资7亿美元。几乎同时段快的宣布融资8亿美元。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场出行领域的南北大战还要持续多久的时候,程维和柳青的“情人节计划”上线,经过22天的谈判,2015年2月14日,滴滴快的宣布战略合并。滴滴团队由于市场份额占优势,因此将带领合并后的新公司迎向下一个挑战。

  柳青对程维的助力不只于此,柳青加入滴滴,为滴滴带来了国际化的格局和视野,她让滴滴出行做到高起点组建,远战略发展。使滴滴在两年后的今天,在面对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互联网公司Uber时,让人感受到的,竟然是中国创新力量,年轻企业家的崛起。

  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发布公告称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滴滴出行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滴滴出行创始人兼董事长程维将加入Uber全球董事会。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也将加入滴滴出行董事会。程维成为了首位在美国顶级科技公司担任董事的中国人,而他,年仅33岁。

夜深独自徘徊苦,回首艰难仍是幸运弄潮儿

  2013年的感恩节,面对彼时竞争对手快的的步步紧逼,程维一个人在鹅毛大雪下拎着箱子在异乡苦苦求援。当时,滴滴C轮融资遭遇阻击异常艰难,美国投资人要么放弃投资要么拒绝见他。他只好回国继续找投资。

  即便是在此后,合并快的,程维作为国内最年轻的独角兽企业CEO,在专车新政未出前,在与优步市场角逐时,他仍是满心危机感、被盈利模式市场竞争、新规政策不确定性深深覆盖。面对重大决策与潜在危险时,他更加谨慎和小心翼翼。

  如今尘埃落定,滴滴出行合并优步中国业务的消息还在互联网平台发酵,余热未消。中国智能出行领域已诞生了一位准巨头,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格局会否因此改变?相信大多数人还是肯定的。而单就目前估值而言,滴滴出行估值约350亿美元,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名列第五。

  回顾程维一路走来,滴滴是他在经过无数次思考后的创业项目,我们无法得知他在创立滴滴时是怀着怎样的想法,可是我们看到滴滴一路行来,从竞争对手眼中的流氓企业华丽转型,成为如今最炙手可热的创业传奇,程维也成为了目前互联网业内最引人追捧的创业明星。年轻的创始人刚刚完成一次大战,可是,后续的危机已经来临,还有新的战场在等着他,据最新消息,德国德国专车平台Blacklane已入华。专车市场下一次大战,一触即发。

  我更愿意将滴滴出行称作程维的事业而非梦想,即便化干戈为玉帛的前对手Uber更像是一个梦想者,但是,滴滴不是。他从创立到此后,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走过创业之路的种种艰难,正面的负面的,流氓的,疯狂的,这是他一步步行来的成长与历练,与梦想家伟大的情怀不同,那是非生即死的生存之战。Uber退出中国市场,Uber各路员工其出面,共证Uber的伟大情怀与倔强不服输,但是,恰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更不同的公司的崛起于新生。看到了中国互联网行业造梦的奇迹与精彩。程维和他的滴滴,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所谓事业,是我心血倾注全力以赴只为有朝一日看它登顶高位王冠闪耀的现实主义悲歌。“对于大多数公司而言,能够真正团结人的是收益和胜利,而不是梦想。”仅此。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1
取消收藏
程维  滴滴  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