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风云于商场,我也曾是个抑郁症患者!

这几天我们都被一个词刷屏着“抑郁症”,而之所以能够被这么多人关注着背后更多的是我们都在为生命感惜着。不管是对于明星界、普通人,或者商界人士我们都因事件而感悟着,然后将视角缩进到我们最熟悉的领域,重新审视这个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抑郁症已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第四大疾病,预计到2020年,可能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的人类第二大疾患。目前全球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11%,抑郁人口多达1.2亿,且还在持续增长。其中高知、白领、文艺界及企业高管一族,由于所承受的竞争压力和精神压力更大,抑郁症发病率尤其高。中国心理协会公布的中国职场抑郁症调查数据工作场所中的抑郁症患病率高达2.2%至4.8%,也就是说在50个人的团队中就有一到两名抑郁症患者。

  情绪低落、思维迟缓、运动抑制、心境悲观、态度冷淡、兴趣丧失、夜以继日地自责、自我评价过低等这些都是抑郁症的表现。根据抑郁症的深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现,比较浅的可能只是情绪低落,比较严重的则可能导致自杀。据统计,85%以上的抑郁症患者有自杀倾向,10%~5%的抑郁症患者会实施自杀。

  抑郁症的产生要么是对自己要求太高,自我评价太低,要么是对意义感的缺失。而对于企业家来说,其抑郁主要源于压力。不少企业经营的最初期,主要来源于外部,即团队、现金制度、政商关系、政策的不稳定性、“企业没了,我怎么办”、“我没了,企业怎么办”等等这些压力源就是抑郁症的诱因。

  患上并不可拍,可怕的是后续如何去战胜这个恶魔。抑郁症看上去是一种精神疾病,其实是个人叩问生命意义的内化过程。主持人白岩松、崔永元、朱丹等都曾一度患有抑郁症,然而最终他们还是从中走出来了。崔永元对此毫不避讳地说:“得抑郁的都是天才。”“我就想告诉大家,确实有这样一种病,希望大家能知道,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得了这种病,希望你不要歧视他,然后鼓励他去看医生,医生可以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而在我们看来叱咤风云的商界中奋战的人士中,在他们看似强悍的外表之下也曾一度脆弱的怀疑人生,在抑郁中走不出来,而今他们口中是这样自称——我也曾是个抑郁症患者!

张朝阳:闭关一年治愈抑郁症 钱多钱少跟幸福没关系

  “钱多不是幸福的保证,钱多少跟幸福没关系。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张朝阳说。“我觉得我出问题了,我是真的什么都有,但是我居然这么痛苦。幸福跟钱的多少真的是没关系。”这是在一年多的“闭关”之后,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在接受专访时首次披露内心的精神危机说的一段话。

  张朝阳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理系,并于美国读到博士,1996年手持风险资金,回国创建了爱特信公司。1998年正式推出其品牌网站搜狐网,同时更名为搜狐公司

  对于自己的事业的状况,他总结说,从1996年融资时就非常困难,四处奔走。1999年,新浪崛起,迅速超越搜狐,当时董事会不信任他,随时可能会换CEO。2000年,新浪成功上市,搜狐还遥遥无期,这些经历令他“备受煎熬”。

  2012年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硝烟四起,行业争夺激烈之时,张朝阳却在名利成功中迷失了,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远离公众视线长达一年之久。“大约2年前开始,我觉得我出问题了,怎么可以这样想,而且自己没办法克服。这导致我工作时总是出于忐忑不安的状态,因此我跟团队说我不能工作了,必须去解决我的问题。”在闭关一年后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说道。他曾尝试去美国找心理医生、大量阅读心理精神类书籍,同时尝试在东方哲学中寻找自己焦虑的原因。对于2012年状态,他形容道:焦虑、抑郁,精神上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最后还是在佛法的帮助下,闭关一年,解决了抑郁症,更悟到了人生。张朝阳自己总结三个变化,接地气、谦卑、幸福观。“以前我曾认为别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很少理睬那些主动接近我的人。现在我彻底变了,生命中每一分钟都是很有意义的,那一时刻遇到那个人跟你说话,一定是有意义的,他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他说,人,要想幸福,不是拥有知识权利和金钱,而是找到自己的信仰,佛法也好,其他的也好,在信仰中觉醒、觉悟,然后自然呈现生命美好、价值、喜悦和幸福!

李开复:自爆曾患上抑郁症 要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如果你总是后悔或者抑郁,你是活在过去。如果你总是焦急或担心,你是活在未来。不要活在过去或未来,活在当下。”李开复老师在微博里说道。

  李开复博士作为被称为“国内昂贵的职业经理人”的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在2009年9月宣布告别谷歌,一度成为热点人。其身上有很多耀眼的标签奥巴马的大学同学,26岁的副教授,33岁的苹果副总裁,谷歌中国创始人,同时又是中国青年学生的良师益友,其著作《做最好的自己》更是给予很多青年以鼓舞。

  在自传中李开复首次公开他因为百余位员工失业而患上抑郁症。在一次有关抑郁症活动中他说,以前他接受不了一个不完美的自己,过去自己有“偶像包袱”,每天会搜五次以上自己的名字。在微博盛行时,他会转发称赞自己的微博、试图向批评自己的人解释。当检查出淋巴癌后,他经历了一个半月的煎熬,感到痛苦和愤怒,总是自问:“为什么是我?”李开复认为,对于名声的追求其实是心灵的枷锁。他说,生病期间,自己慢慢懂得了健康、亲情的重要性,也学会了给人以最大的善意。

任正非:我也曾是个抑郁症患者 要快乐地度过充满困难的一生

  1992年,华为营收突破人民币1亿元,任正非却毫无喜悦,他在该年的年终大会上只说了一句:“我们活下来了,”就泪流满面到无法继续。研发有如一个无止尽的黑洞,不断吸干赚来的钱,边疆区域与小企业带来的现金流,远远不够支付打入二、三级城市

  根据田涛的讲述,任正非的抑郁症曾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时间大概在2000年前后,与内外部的压力有很大的关系,那个时候,比如思科起诉华为、港湾事件,几乎是5、6个重大危机同时爆发。作为老板压力确实太大了,而且那时候他觉得,我对员工这么好,权力利益都给你们了,为什么还背叛我?他想不通,当时也是华为最危难的时候,那一两年他已经很少管公司了,基本上靠一个团队管理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患上抑郁症或者焦虑症,任正非先生也曾经写信给患抑郁症员工公开承认两度重度抑郁。对于抑郁症有深刻体会的任正非先生在信中写道:“我曾经想写一篇文章“快乐的人生”,以献给华为患忧郁症、焦虑症的朋友们,但一直没有时间。我想他们应去看一看北京景山公园的歌的海洋,看看丽江街上少数民族姑娘的对歌,也许会减轻他们的病情。我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在医生的帮助下,加上自己的乐观,我的病完全治好了。”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在企业家这庞大群体中也有一些他们也曾经受着抑郁的折磨,却没能走出来的:

  例如,2005年1月初,身家8.8亿元、54岁的金花集团副总徐凯在酒店上吊自杀。据金花集团总裁吴一坚回忆,从2004年10月开始,徐凯就“精神恍惚,老发呆,答非所问”,徐凯说自己整夜失眠,动情处还流下眼泪。2005年12月初,德州晶华集团董事长苗建中因抑郁症自缢身亡,悼词上说:“在企业发展的进程中,苗建中董事长承担了常人难以想象工作压力心理产生障碍,从而产生抑郁倾向。”2011年5月23日,山东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因抑郁症跳楼自杀,据其家人反映,高庆昌长期患有严重的抑郁症。2014年1月4日,中国中铁总裁白中仁因抑郁症跳楼自杀,媒体从其家属处获得的消息称白中仁近来患有抑郁症。2014年9月,闰土股份前董事长“意外”坠楼,多方的信息显示,阮加根生前患有抑郁症,死前曾对人提到“精神压力太大。

  中国的企业家也是高压人群之一,做企业太难,而要做成功的企业更是难上加难。企业家们不仅在创业初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创业成功公司走上正轨之后更是有着更多的无形压力。而在这过程中,如何正确的正视自己出现的一系列心理问题,及时发现问题,以及找到出口去疏导自我、对症下药,这是作为这一人群中不得不认真对待的一个问题。

【本文为MBA智库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并保留原文链接,违者必究,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