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身份让我很焦虑怎么办?

每位人都有一个“身份”,所谓身份就是“个人在他人眼中的价值和重要性”,在生活中,我们遇到的身份的焦虑都很具体,比如事业、成就、金钱。那为什么现在的身份会让很多人感到焦虑?是因为质上的患得患失吗?最近的研究告诉我们,“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格外在意物质,是因为物质能带来大量情感反馈,世人给我们的关爱取决于我们的社会地位,我们想要的不是物质,而是背后的情感反馈”。换句话说,人归根结底是感情动物,我们努力营造的“身份”不过是为了获得对方的“关注、关心、关爱”。

一、为什么身份焦虑源于身边?

人类是群居动物,我们的价值是高是低,很大程度上要靠比较。如果你生活小康,跟世界首富比肯定不现实,跟街头的流浪汉比也没有意义,你只会跟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比,这种比较才能给你真实的感觉。而且,流浪汉的羡慕对你来说没用,你的朋友、同事和熟人才是你朝夕相对的人,他们对你的态度才会影响你的生活质量,你只有发现自己拥有的东西比他们多,得到他们的积极评价,才能体会到身份带来的快感。同样,世界首富也会受身份焦虑的困扰,而且比你更严重,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掉下世界第一的位置,身份就会受损,鲜花和掌声变成质疑与嘲笑,而且他们受到的关注更多,积极评价转为消极时,对他们的打击也更重。所以,在现在的社会中,无论身份地位如何,身份的焦虑威胁着每一个人。

二、为什么如今人们的身份焦虑越来越严重了?

我们现在对身份的焦虑更强烈,是因为当代人的身份,比古代人更容易改变。

虽然古代中国和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前的西欧同属封建社会,改变身份的难度还是不一样的。古代中国出现了科举制度,就让很多中下阶层出身的苦孩子可以通过读书来实现向上的阶级流动。但古代欧洲普遍是小规模自治,缺少像古代中国这样中央集权政府,而且教会势力超越了王权,种种客观条件决定,当时的欧洲并没有出现能一举改变身份的选拔制度,阶级流动性非常小,贵族和农民的身份几乎是天生的,只会由你的祖辈决定,因此身份高的人不担心自己会跌入谷底,身份低的人也不会奢求有朝一日一飞冲天,各阶层都安于现状。这个时候,农民虽然身份低,但并不会受到歧视,因此也没有改变身份的动力。

但是,后来的几次工业革命带来了什么?资产阶级兴起,贵族阶级没落,很多农民进入城镇,改了行。对财富的追求逐渐成为人们生活的方向,而人们逐渐相信,这种追求才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封建社会被推翻后,人们进入了一种崇尚精英的社会,这种社会提倡努力改变命运,让有能力的人成为管理者。崇尚精英的社会认为,有能力的人进入社会上层,没能力或懒惰的人滑到社会底层,你的身份地位就是你能力的象征。这种社会向人们灌输了这样一个观念:如果你穷,一定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如果你穷,那么你的人生就彻底失败了,你是没有价值的。这样的观念让社会更崇尚富人,对穷人造成了舆论压力。可以说,在一个社会里,身份越容易改变,身份焦虑就越容易产生。

三、如今我们的自尊都会受哪些影响?

19世纪末,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提出了一个自尊公式,可以很好地概括崇尚精英的社会中人们的普遍心态:“自尊等于实际成就除以自己的期望。可见成就越小,期望越大,自尊就越低”。从这个公式可以看出,提高自尊不外乎两个方法,不是做出更多成就,就是尽量放低期望。很明显,在一个提倡努力的社会,只有前者是受到鼓励的。火上浇油的是,现代大众传媒的导向又让人们提高了对自己的期望值媒体告诉我们“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大”,强调说只要我们愿意努力,我们可以成为任何人。当你付出的努力决定了你的自尊时,每个人都必须卯足劲向前冲了,压力和焦虑能不大吗?

四、有什么好办法让我们远离焦虑?

1.理性思考

哲学家认为:我们可以用理性来把关,当有人对我们说“你没有价值”时,我们会用理性做出判断,如果判断为真,那么我改,如果判断为假,那么我不改。可就算我们改了,社会还是不承认我们,还是认为我们的身份很低怎么办?后来的哲学家又开发出了另一个武器:理性的遁世,也就是避免世俗交往。哲学遁世主义的一个代表人就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他建议年轻人学会享受孤独。这种观点并不意味着完全断绝与社会的联系,而是建议人们避开外界的侵扰,遵循内心的良知来行事。

2.宗教信仰

在西方社会里以基督教为代表。农民知道,虽然现实中贵族的身份是自己无法奢求的,但按照基督教的观点,当农民和贵族死了之后,他们都会以平等的身份站在上帝面前,他们的灵魂是高尚还是卑鄙,与身份是无关的。

东方社会里的道教《道德经》:“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意思就是,世间万物皆是一般,无高低、贵贱、尊卑、优劣之分,不以好为好,不以恶为恶。

佛教中更是将众生平等的思想贯彻始终,《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此句由唐代玄奘法师所译,尽得禅宗精髓!这句话基本要阐述的是万物本空的理念。不要对万物起执情,而使身心不得自在,使得谈空却又恋空,其实恋取世事和恋空并无分别,同样是执取而不放。一切能见到或不能见到的事物现象,都是人们虚妄产生的幻觉。

3.艺术创作

身份的焦虑,可以通过创作来抒发。在这里,人们向社会主流的身份标准提出了质疑,进行了批判。美术界就经历过这样的过程。建立于17世纪的法国美术学院提出了标准,认为最高大上的是历史和宗教题材,之后是王室贵族的肖像,再差一点的是风景画,那些描绘老百姓生活情景的画是最不上档次的。改变就从这种排序开始。18世纪以来,一些画家的注意力开始落在更加平凡、琐碎的事情上,他们希望发掘日常生活中的美,而这些美与财富毫无关联。绘画再也不是为身份服务的了,而渐渐成为画家表达自我,甚至批判身份标准的工具。这种改变虽然是崇尚精英的社会促成的,但它反过来也会对这种社会将物质财富与成功划等号的价值观提出挑战。

4.游历江山

游览名山大川对身份的焦虑有缓解作用。这种方法的思路是,当我们被俗世中的攀比折磨得苦不堪言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请出一个我们谁也比不上的存在来,比如壮丽的自然景观。在这些存在面前,所有人都是渺小的尘埃,还争什么高低呢?身份的焦虑,在大自然的崇高面前,就烟消云散了。中国古诗词中便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可见,这种纾解身份焦虑的方式是存在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它对如今的中国社会其实也一样有用。我们中很多人出去旅游,目的之一就是散心。

五、最后

在一个社会里,身份越容易改变,身份焦虑就越容易产生。如今这个社会在给予我们无限机会的同时,也赠与我们更多的焦虑,正如电影《出普拉达的女王》中的台词:“当你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团糟时,你的事业便步入正轨了。”回首想一想,在如今这个崇尚精英的社会,生活重要还是事业重要呢?

  • 来源:心作之选(ID:QuaHeart)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