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是一门基于实践的艺术,它讲究说学逗唱!

(一)

话说会计学的本质是一门基于实践的艺术,唯有长期的实务经验才能真正把握其精髓。所以大学里那些靠一路死读书读出来的会计学教授,对会计的理解甚至比不上农民企业家,这些会计学教授们对企业的实际运作一无所知,从不能对中国的会计实践提出任何有实质性作用的建议,只懂得照本宣科,面对大企业的财税难题一筹莫展,发现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的能力,大致等同于实习生的水平,很多时候都是在误人子弟。

嗯,至于像老马我这样的,从制订准则的政府部门再去大型金融机构历练,然后再自己去干不同类型的企业,最后回归财税圈说说会计,摸爬滚打了二十年多年,被打磨得遍体鳞伤,现在回头再读读财报,就是一件好惬意的事情了。一切隐藏在财报中的秘密,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吧,就如同黑暗中的裸女面对老司机,身材曲线,清晰可见!

天之崖--海之角:不少会计学教授都是企业的独立董事,人家也不是什么企业运作也不懂。
马靖昊说会计:是的,大学里有不少有丰富实践经验的会计学教授,他们才是真正教会计的。我上面的文字指的是一直死读书、一直宅在校园里的教授。

gzao_:咨询教授,不如直接咨询税务局。
马靖昊说会计:多数情况下确实如此,不如咨询税务局,不如咨询CFO老司机。

雅舍絮语:报表分析是凭本事脱衣服 你能看到多少 决定你水平多少。
马靖昊说会计:那么,报表制作就是凭本事穿衣服 你能穿多少 决定你水平多少。

lvarhua:所以马老师我一直买你的书看你的微博,网校老师也是那些所谓的大学教授上的课尼玛听听就睡着了,该听不懂的依据不懂,实务经验太特妈少了,反而老师你随便说一个案例或者笑话,不仅懂了还特么不用背,身心还跟着乐了一下,未来是属于实践派的。
马靖昊说会计:会计是一门基于实践的艺术,它讲究说学逗唱。

(二)

【我吹吹牛皮不要紧,上市公司吹牛皮是要交税的!】

什么是吹牛税?北大荒,一张天价税单突如其来,利润的牛皮可不是随便吹的,要付得起代价。9月29日北大荒收到当地税务局通知,要求补缴2016年与2017年企业所得税分别为1.175亿和1.426亿,以及滞纳金分别为2750.01万与1839.52万,缴纳税款及滞纳金合计3.06亿。北大荒啊,谁叫你吹牛皮吹出这么多利润又交不起牛皮税呢?真是活该!

维姬_Vicky:我觉得它是造假弄出来的利润。税务局相信它的财务报告上的数额是真实的。所以……
马靖昊说会计:别以为税务真傻!到收税的时候,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三)

我给大家解释下这次央妈降准的含义:存款准备金就是商业银行吸收存款需要在央妈那里放一笔钱作担保,不能动用。降准就是央妈说现在没必要在我这里存那么多了,你们(商业银行)可以再拿一个点去放,但其中4500亿你们得用来先还我的MLF(类似央妈给商行的贷款),剩下7500亿你们自个儿定吧。

winwinWink-:昨天一天都被降准刷屏了 现在终于看到一个通俗的解释了。
yestar济南艺星-张招桂:降准本质上对民营企业没有什么效果,只有降税减费才是真正的利好民企
马靖昊说会计:确实如此!我认为,降准解决的是经济中的流动性问题,但我们当前经济中存在的是结构性问题,用金融手段是解决不了结构性问题的。每次经济出问题都是放水,放水相当于打“强心针”,这个循环何时能解?一个点能管多长时间?说好的不大水漫灌呢?

(四)

在经济不景气企业挣不到钱的大背景下,不是用“降准”来解决问题,而是要真诚地为企业大幅减税,将利润还给企业,才能让大家有信心创业,并刺激企业家继续将钱投入到实业中去。另外,全面减税也将增加职工个人收入。这样,企业投资的增长和个人消费的增加,就可以释放社会需求,把经济拉出下滑的区间,回到快速增长的轨道上来。

老刘in西安:降准释放出来的钱到哪里去了?能流入到小微企业吗?能支持实体经济成长吗?能鼓励创业者创业吗?我觉得都不能吧,降准释放出来的钱还是流入国企,流入城市基础建设,流入房地产市场金融市场。这一招绝对没有减税来的实在。

Wendyoy:做实业已经很难挣钱了,炒房才挣钱。聪明的赶紧把企业卖掉,把钱拿去理财。何必那么辛苦做企业,解决那么多人的就业,缴那么高额的税,担那么大的风险,却只能勉强维持企业的生存!现在仍坚持办私营企业的都是活雷锋!

鸿光说: 是这个理,不过实施的机率估计是不太高。昨天拜访一家做设备的企业,现有人数30多人,现还在考虑减人,运营成本太高,有些撑不住了。有一些中小企业能撑过今年的春节,估计是不错了。 马靖昊说会计: 确实如此!

(五)

在我眼中,没有价外税价内税之分,都是价内税;在我眼中,也没有直接税间接税之分,都是直接税。

我看价外税,只是玩弄数学计算公式的移项而已;我看间接税,只是让企业背负转稼的责任而已,转稼不出去,企业就是怨大头。

美国的企业没有什么税痛感,因为它们没转稼责任,销售税是老百姓购买商品时直接缴纳。

税都是成本费用,都是价;税最终都是由老百姓缴纳,都是直接税,所谓间接税,只是人为增加了一道环节而已。

税只是政府利用国家的强制力参与企业、老百姓的收入分配而已。

政治实际上就是规范各个阶层、集团的利益分配,财税问题其实是最大的政治问题。

我没学过政治学,至于什么是政治,凭一种感觉而已。

只要是政府收的钱,不管它叫不叫税,都是税,典型如土地出让金

还有国企垄断利润中也有一部分税,国企利润提取企业发展基金后应全部上交国家。

政府的财政能力非常重要,可以集中资金办大事,但最高限度不应超过收入的什三。政府的财政能力弱化的话,最终对市场经济是一种伤害,所以我一直反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也就是所谓的“华盛顿共识”。我宁愿信林毅夫,也不信张维迎

拉弗曲线告诉我们太高的税是行不通的,什三税就很好了。

中国的经济学家要学企业财务会计,否则,会不接地气。

国际政治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分配;国内政治就是国内各个阶层、集团的利益分配。国际政治的最高形态是战争,国内政治的最高形态是革命

改革就是重新调整利益分配格局。真改革就是让老百姓获益,假改革就是让权贵集团获益。

ilmtvm:马老师应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负责政策的制定,不要让那一群大学毕业后就进到机关内无任何实际工作经验的蠢蛋们闭门造车了。
马靖昊说会计:唉,当年小马一大学毕业就进财政部会计司制订会计准则会计制度,害得小马当时就以为自己是砖家了!

misswhyy:马哥这是云游四海,所以笑傲江湖哈。
Analogy_:马老师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的唯一会计人才
马靖昊说会计:你们这么表扬我,搞得我象个小学生一样激动啊。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马靖昊

公众号|马靖昊说会计 (ID:majinghao920)财政部新理财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中央财经大学研究生客座导师,《财会月刊》、《财会信报》特约主编,北京市职业院校特聘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