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厂设定

  • 作者 | 徐大维
  • 来源 | 公众号 良大师

我有个好朋友,在深圳某大型通讯公司中层管理。上了年纪,混起来比较难,公司允许提前退休,于是他想做一名知识从业者。

“知识从业者”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所含种类繁多,他自己想去做企业内训讲师。

他的理由是:自己在公司时,是业内领域NO.1人,接触的也都是最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并且沉浸多年,在这个领域讲讲课,问题应该不大吧?

我给他的建议是,先不要从内训师开始,而是先做做小型咨询项目,还可以写写东西,等到自己有些名气后,再考虑出来讲课。

他不理解,因为这样,现金流不会很好,周期也很长,问我原因。

我实话实说:这是由于你的出厂设定决定的。

因为,以我对他的了解,一开始他不太适合做讲师。

技术、功底、知识层面都没问题,问题在于他不是一个擅于控制场面的人。

说白点,一个企业内训师,必须懂得渲染气氛,紧抓学员的注意力,把内容变得生动有趣,这比传授内容本身更重要。

我和这哥们一起搞过沙龙,可以预见他的讲课,可能会像多数大学教授一样,下面的学员死气沉沉,而这样的风格很难成为培训师。

如果,他从咨询和写作入手,可以扩大知名度此可冲淡情绪渲染上的不足,讲课也会变得容易。

怕你不理解,简单解释一下。很多知名学者,讲课是很枯燥的,那为什么请他们的企业还趋之若鹜?

因为名气,这种名气往往是通过写作、学术等其他方式获得的,而不是讲课本身。

一旦他们被打上了权威标签,即使讲的东西枯燥乏味,大家也愿意埋单,而这就变成了一种仪式感。

我不是在揭知识从业者的一些内幕,而是想说明一个道理:

每个人是有自己出厂设定的,有些事,你注定不擅长,你必须要从擅长的事情入手。

正如我那朋友,他强在逻辑分析,弱在抒情渲染,这就是他的出厂设定。

胡适,大家应该都知道,作为一位思想家,他具有超越那个时代的前瞻性。

但是,你可知道他曾有一个文艺梦:想当一位诗人,想写伟大的文学作品。

给你看一篇他写的诗,名字叫做:十一月二十四夜

老槐树的影子
在月光的地上微晃;
枣树上还有几个干叶,
时时做出一种没气力的声响。

西山的秋色几回招我,
不幸我被我的病拖住了。
现在他们说我快要好了,
那幽艳的秋天早已过去了。

呃......你被感染了吗?

也许,胡适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放弃了自己的文学梦。

但是,如果你看看他写过的杂文,就会懂得他的深刻,懂得他确实是一位独立思考者。

你看,他的出厂设定即为此。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自己的杂文集中,曾写过一篇动情的文章。

他在复旦大学新闻系时,正赶上中国的一次思潮繁荣,西方的文学作品被广泛引进,他想像许多同学一样,当个诗人或文学作家。 可残酷的是,他的同学动不动就能发表出一篇不错的诗歌。

而他自己在细读了图书馆能找到的所有欧美作家及华人的诗歌后,还在一本练习簿上写了数百首长长短短的作品,并且分别投寄给国内几乎所有的文学杂志......

然而直到毕业,仍然没有成功发表过一篇诗歌。

吴晓波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不擅长此道。

当然,他终于找到自己擅长的,那就是对复杂的商业环境进行分析,结合时代背景,以一种积木拼图的方式,平实地展现出来。

逻辑全局观知识联结,这才是他的出厂设定。

幸好他找到了,否则,《大败局》、《激荡三十年》、《水大鱼大》这些优秀的作品,也很难出现在我们面前。

虽然,这些不属于文学作品。

知道这个故事,在看他所有书籍序言时,总忍不住想偷笑。

因为,显然吴老师还残留着一丝文学梦,序言中的很多文字,总能看到诗歌的影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厂设定,有人擅长理性思考,有人擅长感性渲染,这都是你的既定路径。

有时,我们太过在意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而忽略了自己归根结底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三千年前的阿波罗神庙墓碑上,短短的一行字,被视为含义最深的箴言。

那行字翻译过来就是:认识自己。

【本文已获授权,如需转载,请找原作者授权,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取消收藏
职场  知识  逻辑  理性  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