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为什么劝你别赚快钱?

多年以后,当人们回首往事时,一定会记起2020年这个已被载入人类文明史的年份,一定会记起全球数十亿人同时放慢奔跑的脚步,一同进入危机共存的后红利时代。

在这样的时代下,我们的生存法则发生了哪些质的变化?我们又该如何应对这一变化?

本文中,管理的常识内容合伙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路江涌老师将为大家分享一些他的看法。以下,Enjoy:

作者:路江涌
来源:管理的常识(ID:Guanlidechangshi)

01、前浪后浪,还有中浪

2020年5月3日,视频《后浪》在B站刷屏后,很多前浪把这个视频看成自己对后浪的真情告白,希望后浪奔涌,掀起滔天巨浪。很快,另一拨儿人跳出来说:“别急,还有我们——中浪。”等等,中浪是谁?为什么会有人自认是中浪?

自认是中浪的,大多是前浪算不着,后浪看不上,直接被前浪望向后浪的充满“羡慕、敬意和感激”的目光掠过的,在《后浪》中难觅踪影的大哥哥们和大姐姐们……

要想理解中浪的心情,需要先了解一下阿里巴巴前参谋长曾鸣教授提出的“三浪叠加”。

在曾教授的“三浪叠加”里,传统零售模式为1.0,国美苏宁模式为2.0,淘宝模式为3.0。

曾教授强调的不仅是前、中、后三浪,而且是上、中、下三浪;强调的不是三种商业模式谁取代了谁,而是三种模式同时存在,彼此交互、相互融合,三者之间存在复杂的非线性关系,形成了异常巨浪。

在“三浪叠加”里,谁最不好受?可能都不好受,但最不好受的应该是中浪。

采用传统零售模式1.0的社区门店很难被取代,赢在方便。采用淘宝模式3.0的电商来势汹汹,强在效率。而采用国美、苏宁模式2.0的大卖场夹在中间,思来想去,只能向线上转,正面迎战后浪淘宝。

和“三浪叠加”很像的一个提法是“三期叠加”。“三期叠加”指的是,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政策消化期的叠加——换挡可能很颠,阵痛可能比较长,消化可能不良。

更麻烦的是,“三浪叠加”遇到了“三期叠加”,正所谓“前浪有房住,中浪刚首付,后浪未起步”。

前浪为什么有房住?

主要可能是因为迎面赶上了红利时代。这些20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前浪,在八九十年代抓住了改革开放后最容易抓的几波红利:全球化红利、改革红利制度红利人口红利

中浪为什么刚首付?

因为也赶上了红利时代。这些20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中浪,在2000~2010年抓住了改革开放深化后不那么容易抓的几波红利:教育红利、创业红利、创新红利。毋庸置疑,中浪浪了起来,而且更快、更高、更强。

不过,中浪赶上的可能是浪尖,会很快摔下来。2020年不期而遇的各种黑天鹅事件,形成了强大的“地心引力”,前浪和中浪,都成了“浪花一朵朵”。

值得期待的,可能还真的是后浪,这些后红利时代的原住民。正如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那样,这些出生于2000~2010年的后浪们,享受着前浪和中浪带来的红利,也在即将步入社会时看到了危机

02、乘风破浪,穿越周期

为了理解红利和危机,我们可以仔细观察两种不同的浪:普通浪和异常巨浪。

普通浪和异常巨浪有两个重要区别:一是高度,二是形状。

普通浪没有异常巨浪高,这很好理解。但普通浪在观感上是连续的,异常巨浪是非连续的。

试想一叶扁舟在普通浪中漂荡,一般不会因为巨大的落差而倾覆。而仅在20世纪下半叶,海上的异常巨浪就曾有22次让航空母舰遇到危险。异常巨浪的破坏力,不在于它规模大、冲得高,而在于它落差大、摔得狠。

科学家曾尝试用传播方向相同的波浪来重现巨浪,然而,这些波浪在远未达到预期高度前就破碎了。接着,科学家又用两组较小的波以一定的夹角交叉来重现巨浪,结果发现,这样做是可以造出异常巨浪的。

打个比方,科学家造浪用的波好比一波波的红利,传播方向相同的波好比“前赴后继”的红利,一波红利用尽,另一波红利再来。这样造不出巨浪,而且波浪也比较平缓。

以一定夹角交叉的波好比同时到来的几波红利,相互作用、彼此加强,合力更大,容易形成巨浪。

但和“三浪叠加”如影随形的,可能就是“三期叠加”。

红利时代,在到达浪峰之前,人们习惯于快起步、猛加速、倍速、10倍速(见图0-1)。这也没有错,很多“成功”的企业家和个人就是这么做的:抓机会、赚快钱

但也有像任正非张瑞敏王石这样的企业家,坚持不赚快钱,不赚大钱,几十年如一日,向着一个垛口冲锋。

这些企业家为什么不冲上风口浪尖,成为时代“弄潮儿”?

找一部描写船只在狂风巨浪中成功脱险的电影,仔细看一看船只是怎么脱险的,就会明白了。

图0-1 红利时代的“浪”

可以看看汤姆·汉克斯主演的《荒岛余生》。

该影片讲述了一家快递公司系统工程师在所乘坐的货运飞机失事后,流落到一座荒岛上,经历7年时间,终于回到文明世界的故事。

在影片最后,主人公划着一艘拼凑起来的木筏,试图突破涌向荒岛的巨浪。他没有冲到浪尖,而是在到达巨浪一半高度时就打开了加速用的“铁皮风帆”,从巨浪的中部穿了过去。

可以说,华为海尔万科等一批“前浪”企业,之所以不赚快钱、不赚大钱,就是不想从浪尖上摔下去,成为浪花一朵朵。

正因为如此,我们在形容成功企业时,往往说“穿越周期”,而不是“跨越周期”。

所谓穿越周期,就是从一浪又一浪的中间穿过去,而不是一味地往浪尖上冲,寄希望于从一个浪尖跨越到另一个浪尖。也正因为如此,诺兰的那部科幻电影的名字才叫作《星际穿越》,而不是《星际跨越》。

03、前浪不忘,后浪之师

1.如果前浪已成功上岸,那么中浪和后浪可以向前浪学些什么呢?

1)首先,不要总想着把前浪拍到沙滩上

岸边或者沙滩边上的海岸波浪只有两种。一种是拍在礁石上的小浪。如果立志成为惊涛拍岸的“巨浪”,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真正的巨浪。

另一种是真的巨浪,就像2011年日本东部大地震引发的海啸以及电影《2012》里描绘的海啸那样——估计你也不想成为这样的巨浪。

所以,不要总想着把前浪拍到沙滩上,因为你拍前浪的同时,自己也上岸了。

2)其次,要向前浪学习“浪的原理”

a.要有浪,先有水

实验中,水从水流发生器中出发。大海中,水就在那里。生活中,知识就是你的水。

b.要起浪,会受伤

实验中,科学家会造出各种阻碍促进浪的形成。大海中,无风不起浪,遇(海底的)山浪更高。生活中,无挫折,不成长。

c.要大浪,得迷茫

实验中,科学家用交叉水流激发非线性效应。大海中,洋流汇集处常常形成巨浪。生活中,不经历风雨,无法见彩虹。

d.浪得高,摔得狠

实验中,科学家发现可能形成巨浪的水波更容易破碎。大海中,异常巨浪也叫“疯狗浪”,常常导致船毁人亡。生活中,不能一直浪,因为浪过之后,尘归尘,土归土。

“前浪”给出的这四条基本原理,中浪和后浪应该怎样认真体会呢?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有了浪,明眼人一看,就能发现两个特点:不确定性和不连续性。

什么时候起浪,尤其是异常巨浪,是不确定的,要不然就不叫“异常巨浪”或“疯狗浪”了;浪在平静的水面上制造了不连续性,这一点可能在科学上不是很严谨,但在感观上很真实。

利用浪的不确定性和不连续性,我们可以从“浪奔”和“浪流”两个角度来理解浪的原理。

“浪奔”说的是不确定性——奔向何方,恐怕连浪自己都不知道。

“浪流”说的是不连续性——流到哪里为止,不仅取决于水,更取决于沟。

在图0-2中,水从左下角出发,不确定性和不连续性都很低;然后水向右下角流去,遇到阻碍,形成水波,这展示的是不连续性;

接着,水向右上角流去,遇到其他方向来的水流,不确定性上升,形成湍流,在非线性机制的作用下,形成巨浪;

最后,水向左上角流去,虽可能分道扬镳,但终究百川入海。

图0-2 浪奔和浪流

2.了解“浪的原理”有什么用?

前浪不忘,后浪之师。

在后红利时代,按照红利时代的方法,是浪不起来的,也浪不长久。因为,水流变了(见图0-3)。

第一,和红利时代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不一样的是后红利时代的“慢就是快”

还记得科学家在实验中造异常巨浪时用的水流吗?他们用的不是最快的水流,因为如果水流太快了,相撞之后容易破碎。他们用的是呈120°交叉角的小水波。这正是大海中的异常巨浪会毫无征兆“拔水而起”的原因。

图0-3 后红利时代的“浪”

第二,和红利时代的“十倍速度,一骑绝尘”不一样的是后红利时代的“断点续传”

在红利时代,人人都想一飞冲天。

在后红利时代,断断续续、纠纠缠缠、黏黏糊糊才是跨越不连续性从而活下去的方法。

第三,和红利时代的“赢家通吃,一统江湖”不一样的是后红利时代的“一桶糨糊”

红利时代,是狮王争霸的时代,是英雄的时代。后红利时代,是烽烟再起的时代,是枭雄的时代——天花乱坠、眼花缭乱、心乱如麻、活蹦乱跳,怎一个乱字了得?

第四,和红利时代的“千变万变,发展不变”不一样的是后红利时代的“不变万变”。

在红利时代,发展是硬道理,万变不离其宗。在后红利时代,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关于作者:路江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青年计划,获国家自然科学杰出青年基金。本文摘编自《危机共存》,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华章管理

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经管图书品牌。聆听大师的声音,追随智者的脚步。华章作为卓越思想的传播者,愿为你提供更全面、更优质的阅读服务。微信公众号:华章管理(ID:hzbook_gl),微博:华章经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