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苦,苦一辈子;不怕苦,苦一阵子

文 | 雾满拦江

(01)

去年,有个财大气粗的老板,到大学演讲

讲过之后,有个孩子举手问老板:你穷过吗?

当时老板就炸了,反问了一句:你苦过吗?

——老板听懂了孩子的问题,但孩子,很可能听不懂老板的问题。

孩子的问题是,老板你说的那些事儿,努力,奋斗,创业,发财,那些乌七八糟距我太远。我穷,人穷志短,内心承受着欲望毒火的煎熬,想不了你那么远,你能不能来点实惠的,让咱这么个穷人,咣叽一下子富可敌国,OK?等咱有钱了,再听你瞎掰七八掰,岂不美哉?

老板的意思是,一个人从没钱到有钱,是有规律的,必须要读五年的社会大学,连吃五个层次的苦。这五个层次的苦吃出来,要多少钱有多少钱。可如果你苦头吃得不够——就好比一个小学生,读到三年级就蹲在那里不动了,你留级的时间越久,就越是难受,越是要承受知识穷的后果。

那么,老板欲言又止的五个层次之苦,都是些什么呢?

(02)

基本上来说,一个孩子刚刚毕业——不管你读到哪个阶段,手里的文凭,不过是个交通工具,小学毕业生相当于爬行,初中毕业生直立行走,高中或职高,可以用跑的,专科生有辆自行车,本科生骑的是摩托,硕士开着私家车,博士则驾驶私家飞机——不管你用什么交通工具,只要抵达社会大学门口,一切归零。

社会大学一年级,体力之苦。

这是你人生入门第一课,逃不过的。你可能会说,去你大爷的,老子也不创业,凭什么吃苦?可如果你不创业,那么你就只能去人家的平台上混饭,平台越小你越累,老板拿你当驴用。平台越大,你越是没有存在感,越是个简单劳动力,是个低值易耗镙丝钉。所谓的穷人,就是一辈子被困在这种状态的人,他们对吃体力的苦深恶痛绝,反而要吃一生的体力苦。

又或者你开始创业,不管你怎么开始,都面临着一个市场“不认可”的状态。因为你要创的这个“业”,此前并不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没有这个习惯。你得手把手的“引导”人们形成“消费习惯”。哪怕你生产出最具前景性的产品,也需要客户耳提面命,而且效果还极差

所有的创业,起步时老板都是唯一的推销员,无休无止奔波,累得驴一样,喘得不如狗。聪明人一看这情形,就机智的停下脚步——所以这世上,笨人做老板。聪明人拼死只是个打工的命,因为聪明人没有修满一年级的学分。

即便修满学分,也远不到赚钱地步,甚至和打工人的生存状态都有距离。打工人再惨,好歹也是社会中坚,创业者却是一脚踏入地狱。

这就好比读一年级时,学霸一定是两眼瓷迷,蓬头垢面,看起来傻兮兮,神经很不正常的样子。而学渣不读书,描眉画唇打扮自己,反而显得光彩照人。

如果你肯吃体力之苦,就可以结业,读二年级了。

社会大学二年级,脑力之苦。

从一年级打拼出来,你的眼界渐渐开阔,意识到自己的产品同质化严重,你能生产,别人也能。你发狠打品牌,大商家坐在一边喝茶,等你的品牌创得差不多了,大商家连锅带菜直接给你端走。你敢不服?人家用庞大的律师团队,拖狗一样的拖死你。

你必须要有自己的绝活。

说到玩绝活,聪明的打工者,其实老板们更有脑子——但要命的是,聪明人因为太聪明,拒绝吃体力苦而没有积累,老板虽然有积累,但脑子真不灵光。所以这个二年级,又是一个残酷淘汰赛,只有那些最敢发狠拼脑力的人,才能拿到结业证书

社会大学三年级,自律之苦。

肯吃体力苦,也肯吃脑力苦,仍不过是个惨淡开始。

事业犹如一株树,一株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是有固定周期的。

你有产品,肯卖力吃体力苦推销,肯花脑力创造特色,但这个东西要得到市场承认,是极缓慢的,犹如树木生长,是一点点吸收大地养份的。创业者走到这个地步,就进入缓慢积累期,或者说进入了一个“装酷”阶段,谁都不把你放在眼里,所有人都认为你的产品是狗屎,唯独你自己,要摆出一副超级神圣的样子,仿佛地球人离了你,就没法活了。这样装酷起初只是带来嘲笑,但久而久之,你始终保持的专业态势,就会被社会默认为一个正常状态。

好比一个模特或明星,明明没几个人理你,明明没有剧组找你,可你也得坚持训练,始终保持着专业态势。唯独这种自律,才能确保一旦出现机会,人们第一个想到的,是你。

这个阶段,可以说远比吃体力苦、脑力苦更难熬。

社会大学四年级,寂寞之苦。

有句话说,你要给人一杯水,先给准备一桶水。

创业或人生,也是这样。

社会大学一年级,只是要求你有“产品”,二年级要求特色,三年级要求专业,四年级的要求进一步扩张,要求你得有个“产品序列”,尽管在这个阶段,你还没有见到钱,但你必须要有超多的花样,才能满足社会不同层级的需求

这时候你的成本异常高昂,犹如一个人背着巨大的行囊走夜路,那般的寂寞无奈,只有留在你身后的孤独足迹,才理解你。

社会大学五年级,卑微之苦。

什么叫卑微之苦呢?

就是客户意识,别人都是大爷,只有你是三孙子

卑微之苦,与人性相逆。我们的天性,是以自我为中心,别人都是垃圾,但当你要通过社会服务赚钱,就必须转化为对方的思维,以对方为中心,自己才是垃圾。所以小商人都有张油滑的脸,为了赚钱,他被迫承认你才是地球中心,但因为他的内心并不这样认为,所以你的钱让他赚走之后,就会滋生出无比的愤恨。而只有大事业家,他们彻底完成了思维转型,你恨不能跪求他接过你的钱,因为他理所当然的,认可你是世界中心——所有恐龙级别的富豪,与他们接触过的人,对其人品都是顶礼膜拜。之所以膜拜他,是因为这些顶级富豪,是真心实意的认为,宇宙是围绕着你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转动的。世为知己者死,钱为尊严感掏。为了获得这种感受,人们是不会吝惜金钱的。

此时我们回顾社会大学一年级,就会发现,举凡一个人穷,这个人必是自命不凡。不是他赚不到钱,而是他把赚来的钱,都用来支付“以自己为中心”的社会服务了。这就是社会大学五年级卑微之苦的价值

这就是五年社会大学的教程。

有些人,他们并没有接受过更好的教育,但却做出了不菲的人生成绩。而更多的人,他们手中的证书文凭响当当,可就是赚不到钱。这是因为有些正规教育出来的人,毕业时只拿到文凭却没有拿出“产品”。不肯出来卖,当然没钱赚。所以许多优秀大学生,能够拿出手的,不过是简单体力劳动,这就让他们中的一些人,长时间的停滞在社会大学一年级的状态。他们怕苦,因而要苦一辈子。唯有那些不怕苦的人,才会只苦一阵子,而余下来的人生,都是快意舒服与幸福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

取消收藏
创业  消费习惯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