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举世皆敌”

作者 | 黄老邪
来源 | 镭射财经

11月最后一天,美团发布2020Q3财报。财报显示,美团2020Q3营收354亿元,同比增长28.8%,净利润63.2亿元,同比增长374.1%。

不过,这份看似亮眼的财报,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当天,美团股价下跌7.05%,市值蒸发近1300亿港元

财报显示,美团的63.2亿元净利润中,58亿元为对外投资获得公司股价上涨的收益。扣除投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等因素影响后,美团经调整净利润20.5亿元,同比增速为5.8%,也就是说美团本身业务所带来的净利润增长并不明显。

财报还显示,包括美团网约车、共享单车、美团买菜、美团优选、美团闪购等在内的新业务同期收入约为82亿元,经营亏损20亿元。

对于这家生活服务业的巨头来说,放眼望去,举世皆敌:外卖领域的饿了么,到店及旅游领域的携程、同程,社区团购领域的拼多多滴滴,买菜领域的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网约车领域的滴滴,共享单车领域的青桔单车、哈啰出行,金融领域的蚂蚁、腾讯......美团这场没有边界的无限战争还在持续。

01、社区团购,有多重要?

社区团购万亿级的市场空间,是互联网巨头们期待挖掘出的下一个高频流量入口。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3-2019年中国生鲜市场交易规模持续扩大,2019年中国生鲜市场交易规模达2.04万亿,同比增长6.8%。

阿里巴巴董事长CEO张勇宣布“盒马事业群组建‘盒马优选事业部’,由盒马总裁侯毅挂帅,向阿里B2B事业群业务总裁戴珊汇报”,拼多多创始人兼董事长黄铮表示“买菜是个好业务,是个苦业务,是个长期业务,也是我们拼多多人的试金石”,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提到“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要拿下市场第一名”......

社区团购,是美团打造无边界生活服务的关键一环。今年7月,美团宣布入局社区团购战场,推出美团优选,加码下沉市场王兴认为,美团优选现在是美团整个业务的优先战略领域,涵盖范围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在这一高频战场,美团断然没有将阵地让给阿里和拼多多这两个劲敌的道理。前者有供应商菜鸟驿站区位优势,后者有下沉市场流量优势,在仓储物流上的履约能力有所突破后,可打击美团生活服务的流量入口地位。

业务探索的过程总是曲折的。强敌环伺的社区团购市场,是一场漫长的消耗战。财报显示,美团新业务2020Q3经营亏损20.29亿元,同比增长68.8%;经营利润率-24.7%,同比下降3.7%,主要原因是美团闪购及美团优选的业务扩张。

美团在财报中强调,要“探索可提高仓储效率和团长管理能力的不同方式,并在更宽范围内的SKU产品上积累经验。与此同时,利用已有的供应链资源和线下地推能力来进一步加快扩张节奏、改善运营效率并加强SKU管理。”

资本投入不断加码,不一定能换回高利润回报。社区团购是一场围绕供应链展开的战争,轻量化运营只是“水中月,镜中花”。以前置仓为代表的重资产运营,才能在品类价格、时效上赢得消费者芳心,这也对未来的利润提出挑战。

美团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一旦阿里、拼多多或者滴滴京东拿下这一市场,美团不仅在流量端的护城河不稳,还将面临新兴独角兽的进攻,影响资本市场预期与股价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几个季度,社区团购难分胜负,美团或将持续加码资金投入,这也将成为下一阶段影响美团业绩的重要因素。

02、基本盘仍面临阿里系进攻

庆幸的是,美团依旧保持外卖市场的垄断地位,饿了么并未反超成功。但该市场佣金收入渐达上限,在线营销收入成为新的增长点。

财报显示,美团2020Q3餐饮外卖业务收入为207亿元,同比增长32.8%,在营收中的占比为58.45%,系第一大收入;阿里巴巴财报中包括饿了么在内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88.39亿元;同比增长29.3%。

不过,外卖战争仍未结束。QuestMobile数据显示,今年10月,美团外卖APP的月活首次被饿了么APP反超,让今年四季度外卖战场愈发紧张。

毕竟,今年开始,通过支付宝改版,饿了么团购、非餐饮玩乐功能升级等动作,阿里正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尽全力进攻美团腹地。

同时,《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将“二选一”定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限定交易行为。在其实施后,外卖商家“二选一”的潜规则或将逐渐出清离场,美团在外卖商户上的垄断优势将大为削弱,饿了么有一个很好的反超机会。

更何况,美团外卖收入的利润转化效率正在下降。2020Q3外卖业务变现率由去年同期13.9%降13.6%,原因在于佣金收入增速仅29.9%,占比由去年同期90.2%降至88.2%;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增速60.1%,占比由去年9.6%升至11.6%。

外卖业务基本盘稳固、利润率很难提高,美团还有到店和酒旅业务收入这一现金牛,在2020Q3以18.30%收入占比,撑起41.45%经营利润,足显该业务的高利润率。但4.8%的同比增速,让美团毛利润率太低的现实愈发尴尬。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到店和酒旅业务收入中,高星酒店的短板仍未补足。在下沉市场站稳脚跟后,美团迫切需要占领高星酒店高地,掌握核心资源与丰厚利润,向投资者证明到店和酒旅业务这一现金牛在后续规模扩张和竞争上的优势。

携程仍然牢牢守住这一阵地,占据高星酒店线上市GMV的80%,并实现了高星酒店市场的全覆盖。《重新体验中国之美:2020国内旅游复兴大数据报告》也显示,携程直播为亚太地区高星酒店带货超200万间,预售产品核销率达50%。

在发展主营业务的同时,美团也在进行流量变现,涉足小业务。财报显示,从2019Q2至2020Q3,美团利息收入分别为2.02亿元、2.28亿元、1.98亿元、2.12亿元、2.02亿元、2.19亿元,增长陷入停滞期。

被判定“违法从事发放贷款业务”,也让美团小贷业务面临资质争议。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重庆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美团小贷)未取得金融监管部门的批准,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搭建融资业务平台,从事资金融通业务牟利,扰乱了金融市场秩序,破坏了金融市场的稳定性,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此行为不具有合法性。

美团方面的回复是,小贷业务经过金融监管部门的依法批准,系合法从事放贷业务,其营业范围明确包含了“开展各项贷款”。

美团旗下To B端的生意贷与To C端的月付,正是由美团小贷提供。前者面向美团网大众点评网合作商户,后者作为信用支付产品,面临如何在与支付宝竞争中取胜的问题。

考虑到美团2015年宣称“有信心打造一个千亿资产规模金融事业”,美团还布局第三方支付(北京钱袋宝)、民营银行(吉林亿银行)、保险商保理(深圳三快)、保险经纪(重庆金城互诺)等金融牌照,并与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天津银行、青岛银行、杭州银行、张家口银行、桂林银行、贵州银行等商业银行发布联名信用卡

目前,美团APP中“我的钱包”频道,包括美团理财、美团支付、美团生活费、美团互助、美团公益、信用卡还款等功能。尽管金融服务产品丰富,但仍与其他涉足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公司趋同,并未有太大差异性。与自身生活服务场景结合更密切是件好事,但培养用户的使用和消费习惯并不容易。

如何利用好生活服务领域的优势地位,在稳固外卖、到店及酒旅业务基本盘的同时,在社区团购领域杀出一条血路,向投资者证明其在盈利能力上具有较高的增长价值,是美团当下面临的最大挑战。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
取消收藏
美团  财报  社区团购  盈利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