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生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今天开始我们公司在上海开管理层年中会议,还会进行新晋经理培训,全国各分公司都有管理层和核心员工来上海,而我,作为组织者和责任人,居然不能参加我自己安排的重要活动,这是我事先根本无法想象的。

上周二我摔了一跤。

写字楼中午电梯都很繁忙,当时我赶着赴一个外地过来的同业猎头约,因为上午一直在开会,已经有点晚了,就比较赶,一看电梯人太多,估计要等很久,就直接走楼梯,正好同事也一起走楼梯,于是和同事一边讲话,一边看网约车司机的消息,还回朋友微信,一心几用,到了二楼,一脚踩空,还没反应过来,人就飞了几节楼梯,直接自由落体。我就感到我的脸狠狠撞在地上,腿在地上摩擦。

偏偏我为了防蓝光,还戴着眼镜,眼镜也掉了,鞋也飞了,同事大惊,问我怎么样?

说实在的,当时真没觉得怎么样,还是同事提醒我看上去摔得很惨,我自己看看右腿破了,左腿青了,但似乎不是很严重的样子,就是有些疼,但在忍受范围内,摔跤又不是啥特殊的事。我甚至还向二楼办公室里穿制服的小哥哥挥了挥手,当时真没当回事。

中午我正常赴约,和同业猎头朋友吃饭聊天,还和她自嘲了一下脸上有些地方挂彩,有些肿,同业也没发现我有什么特别不妥(也许因为不太熟,不好意思说)(我后来才知道在外伤后应该冰敷,越早越好)。

下午我回公司还正常办公,直到七点半我准备下班时才发现我的脸开始肿得变形,眼睛上挂彩也越来越明显,好在是晚上,换了副大框架眼镜,倒也不算明显。

睡了一觉,照镜子,发现明显不对了,我的脸变形变色严重,五颜六色,眼睛青紫,无处不像刚被狠狠家暴过,想着周三我还有比较重要的会议不能缺席,匆匆戴了副墨镜就上班了,开会时就觉得腿越来越疼,但也没有引起重视。结果忙了一天,感觉精神萎靡,实在太累太痛,踉跄着回家在楼梯上腿用不上力又摔了一跤,当时感觉就很不好,但是还心存侥幸,想着休息一夜会好起来。

周四早上醒来腿疼得无法走路,肿得穿不上裤子, 我这才后知后觉这两次摔跤有点严重,但仍然觉得问题不会太大,休息一天应该就能好,因为想着周五还有很多工作,除了日常工作,还要主持季度全员大会,主持全公司经理层的管理培训结业仪式,我还约了人来面试,天啦,我怎么能倒下,样样都需要我来亲身做的,于是我一直在想着周五我怎么戴墨镜坐着主持会议,怎么淡定解释我这奇怪的样子….

但是现实就是周四一上午还在家坐着工作,到中午发现情况不妙,完全坐不住,浑身疼痛,感觉越来越肿。照镜子时我悲催看到一个肿得像猪头的脸,而且还完全不能正常走路。周五我无论如何无法正常出面工作了,必须想出替代方案。

这事先毫无计划,我真是欲哭无泪,还好资料准备得差不多了,请我们董事长余先生来代班是最可行。余总看了我发过去凄惨的照片,吓了一大跳,立即答应丢下他的工作来代班,这样混过了周五。

我当时还妄想休息个几天,下周可以正常上班的。

因为看上去本周的工作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缺席的,难得的全国分公司所有经理都能碰一碰,上半年我们干得不错,我有一些重要的想法和公司管理沟通,有一些重要的话要和新晋的管理人员说,我不去,那谁能知道我的意图呢。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骨感,周五在疼痛中艰难渡过一天一夜后,我终于意识到我完全无法靠硬扛挺过这次事故,周六挣扎着去医院拍过片子显示,我的右腿从膝盖到脚踝都有骨裂。

医生诧异于我居然熬了几天才来看,告诉我,再不卧床,当心留下残疾。

我真是五雷轰顶。居然摔了一跤就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看来自己太无知者无畏了。

于是我只得放下所有工作,取消了我的几个主题讲话,更改日程…兵荒马乱。这几天,我以卧床为主,诸多不顺,但是也真正体会到:

01、善待你的肉身,再多的想法计划都需要肉身去实现;

02、不能忽视身体病灶,不要有侥幸心理,当肉体有病灶时要及时处理;

03、世上意外永远存在,越重要的计划越要有Plan B;

04、每个人都可以被替代,也必须可以被替代,因为所有他人的生活都还要正常运转下去;

05、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真正训练有素的团队会顺利经过一次次考验;

06、效率有时候真的不重要,弥补错误的损失比做得慢要严重很多;

07、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坦然接受所有的变故。

从今天起,我们的年中管理会议和全国培训还是正常召开了,我会缺席这四天的会议和培训,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但我想这正是一次考验我和团队的机会,我相信我和我的团队都能顺利过关。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景红

景红,亚洲知名猎头公司仲望咨询总经理,在人力资源行业拥有15年以上的资深经验,LinkedIn专栏作家。微信公众号:景红空间(ID:JinghongJoyce), 微博:Joyce-景红

取消收藏
工作  管理人员  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