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写给每一个遭受挫折,却依然不屈的你

文:格总

1

给这么多粉丝提供电话咨询,我逐渐发现一个小规律:

人的乐观程度,跟跨阶数量成正比。

什么意思呢,就是同样都在大城市上班,同样都是年薪30万的程序员,一个小镇青年,就要比来自大城市中产家庭的孩子更乐观。

因为他起点低,奋斗到现状跨越阶层更多。

而且他在潜意识里,会认为自己通过奋斗,还能继续升阶。

当然了,慢慢的,小镇青年会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法再像之前一样一直往上爬了。

因为再往上爬,需要的东西已经不仅仅是“努力”了。

从乐观,他会又转向深深的焦虑。

网上有无数的文章,都在诉说这种焦虑。

小镇青年们,不管男女,可能都没有搞清楚一个问题,他们的这种乐观,其实是一种“伪乐观”,为啥呢?

那天跟几个朋友聊天,有人就说了一个观点。

就是我们国家最近这40年左右的和平局面(从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算起),其实不是历史的常态。

这40年也是改革开放40年,特别是,从2001年至今,加入世贸组织这20年,基本就是中国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去追赶发达国家的整整20年。

这一追,就追成了2021年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这在人类历史上,都极为罕见。

小镇青年们的升阶,的确是靠个人奋斗。

但不要忘了,整整几十年的政治局面稳定、经济政策开放、建设环境和平……所有这些构成了大环境的稳定可预期,才成为个人奋斗的基石。

而这些并不是常态。

战争才是人类历史的常态。

国外就不说了,现在还有国家在打仗。

就说中国几千年历史,完全没有战乱的整块40年时间,数一数,并不多。

我听完一拍大腿,说太对了,一个人成长的前半生,也就40年,但是从历史的角度去看几十年的光阴,其实瞬间而已。

2021年,12月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我就想起大约10年前出差去南京,专程去了趟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虽然早早就有心理准备,进去后还是不得不一次次停下脚步,平复心情。

在那些照片和遗骸面前,我忍不住问。

万人坑里累累白骨,凭什么没有我那一具?

答案是,我不过运气好,晚生了几十年,在我之前,无数人已经为我流过血,拼过命罢了。

2

其实人类历史上卷走生命最多的三名“黑衣骑士”,战争只算是其一,另外两名是饥荒和瘟疫。

感谢袁隆平,至少在国内,饥荒已绝迹。

就单说瘟疫吧。

很多人都说,新型冠状病毒把这个世界分成了前后两个纪元,新冠前,和新冠后。

但其实新冠的全球死亡率,也才不到3%。

如果放到国内,抛开武汉一开始的措手不及大约6%死亡率,现在的新冠在国内,病死率不到1%。

要知道在历史上,鼠疫(黑死病)、天花、肺结核、霍乱、疟疾……这些流行病,动不动就消灭掉几千万甚至上亿人口,以至于后来遗传学发现,人类8%的基因片段都被病毒改写过。

就比如说鼠疫。

14世纪根本没有现代医学,鼠疫的传播当时没人搞得清楚,医生们只能采取事实上根本没用的所谓“放血疗法”和水蛭疗法,最后结果是欧洲的十室九空。

当时为防止传染,船到港口,会被要求停靠隔离40天,以至于“隔离(quarantine)”这个单词被发明出来。

隔离(quarantine)就是意大利语中40天的意思。

再比如,疟疾。

从15世纪大航海时代开始,欧洲殖民者一直不敢深入非洲腹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非洲的疟疾流行。

因为世代居住,非洲原住民对疟疾有一定天然抵抗力,但欧洲人没有。

一个欧洲人进入撒哈拉以南,死亡率60%。

一直到19世纪后期,从金鸡纳树上提炼出一种叫奎宁的特效药,殖民者才敢大规模进入非洲大陆。

即使到后来,我们的工农红军过草地,因为缺少药物,疟疾也导致了大量病亡。

我之前在华为的同事,去非洲的人里患上疟疾的,也有不少。

现在呢?

全球除了非洲,类似疟疾、天花这样的大规模瘟疫爆发,或者类似在1918到1922年杀死四分之一大约2500万俄罗斯人的斑疹伤寒,已经绝迹了。

所有这些,都归功于现代医学的发展。

归功于一代代科学家、医生、护士的努力和牺牲,才让整个人类族群的平均寿命大幅提高。

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除了是受益者,什么都没有做过。

3

有时候咨询完了,有些咨询者会和我多聊几句天,问我,是不是生活里也有特别痛苦、特别熬不过去的地方?

我说以前有,因为以前知道得太少。

后来经历了一些事,特别是,看了很多书尤其是历史书,就感觉自己那点痛苦,那点个人的大悲伤,一旦放进历史里就完全成了小矫情。

别的都不说了,就说刚才的三名“黑衣骑士”,战争、饥荒和瘟疫,哪一个跟我沾边呢?

这回的新冠,在中国大陆,也被死死压住。

所以我真没觉得,有啥不能过去的坎,倒不是说人就没有欲望,没有想实现的目标

而是说,很多东西就没那么在意了。

想起有次看《十三邀》,刘擎教授说的一段话。

“未经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你去把自己跟一个更大的背景,甚至整个世界联系在一起,

它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直接的作用,但是你是作为一个更充分的意义上的人在生活,就是你的精神性。”

这话比较拗口,毕竟刘教授是教哲学的。

我比较狭隘的翻译一下。

就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看起来跟你没啥关系,但是,那是你生活的一个背景,把你自己放进这个背景里,就会发现和世界的联系。

再把你的痛苦,拿去和别人的痛苦相比,你会觉得,就像我刚才讲的,都是“小矫情”。

一个人意识到这一点,而且能用来自我启发,自我消解。

人就会变得谦卑一些。

就像我之前看电视访谈,有些企业家被问到自己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我发现年纪大一点的,总说自己“运气好”。

一开始我也觉得很假,后来才明白,人家真是这么想的。

那些人经历过改开之前的岁月,甚至经历过国家刚解放百废待兴,他们太知道这个时代的来之不易了,不敢轻易把成就归功于自己的努力。

这就是谦卑。

当然了,了解再多的历史,手头上的事还得自己去解决。

只不过心里面装着更多东西的人,做事一定会更从容、更淡定一些吧。

毕竟你知道了,你正在经历的痛苦,也许只是很多年前别人痛苦另一个版本的重复,甚至,还是简配版呢。

而你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这篇文章写给每一个遭受挫折,却依然不屈的你。

2022,一定会更好。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
格总

作者:格总,白天上市公司高管,晚上原创公号号主,匿名写作400篇好文,抖职场秘密,解成长难题。微信公众号:格总在人间(ID:I-Gargamel)

取消收藏
个人成长  目标  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