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管理

  20世纪80年代初,一支天津的企业家代表团到日本丰田汽车公司考察,然而丰田人却对他们说:“我们的很多管理理念,还是跟天津东亚毛纺公司的宋卿先生学来的。”在天津,宋卿曾经是家喻户晓的人,至今,天津东亚毛纺厂的老员工们提起这个昔日的老板时,仍深怀敬意。

  九一八事变之后不久,英国的“蜜蜂牌”和日本的“麻雀牌”充斥国内市场。宋卿将东亚毛纺厂的制品注册为“抵羊”牌,是取“抵制洋货”之意,目的就是要赶走“麻雀”和“蜜蜂”,创国货名牌,与洋货竞争实业救国,一雪国耻。在他的管理理念中,既有儒家理想,又有西方管理的经验,还有基督精神。宋卿的管理理念可以从下面几点来考察。

学习型组织

  宋卿创造了培训考试制度。他特别注重选拔录用有专业知识工作经验的人,在招聘职员(不同于工人,指的是管理人员技术人员)时,都要经过考试。同时,用内行管理生产,是他治厂的另一条重要措施。对于高级技术人员,他更是不惜重金礼聘。1934年公司初建之时,便以重金聘请了曾留学英国的齐鲁大学化学系主任王启承教授,担任东亚化学部主任。他到东亚后,在毛质化验、改进染色、颜料分析、水质分析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使东亚的毛线质量显著提高,原材料的消耗大大降低。东亚的高级科技人员的待遇相当优厚,月薪均为二三百元,而经理们的月薪不过三百五十元左右,个别博士工资甚至还超过了经理。此外,东亚还专为博士们租了一栋博士楼,并设小食堂和宿舍管理人员,从各方面照料博士们的生活。他的企业管理原则是内行管理外行、并教外行成为内行。

为提高管理人员企业管理水平,1934年东亚公司开办了车间管理人员速成学习班,给一线管理人员讲授从原毛加工成品毛线的26道生产工序。训练班第一课讲的是盖氏对数表在生产中的应用;第二课讲机器的性能;第三课讲机器运转速度及测算产量的各种公式;第四课讲纤维间距的大小对产品质量和产量的影响。他对学员要求很严,并且在每讲完一课后,就让学员们到车间去亲自观察、操作,使之能迅速学以致用。原来文化水平低、缺乏生产管理经验的人,很快就成了内行,并成为东亚的生产管理骨干。他不但要求生产管理人员要熟悉生产知识,而且还要求在厂外搞经销的人每年年底必须要回厂学习一次,在车间跟班生产,学习生产知识,熟悉产品生产的工艺程序,以便加深对产品的认识,在推销中能更好地宣传东亚毛线的优点,解答顾客对产品提出的各种问题。

  同时,他在厂内办学校,提高工人的文化教育程度。他在厂里组织了职工青年会,该会分为德、智、体、群四部,智育部聘请专家学者编写深入浅出的工人课本和教材,设立的夜校分为四个民众教育班,甲班学生为初中程度,所学课程除国文、数学外,还有普通英语;乙班学生为高小程度,其课程以常识、算术及初级英语为主;丙班学生一般为文盲,课程以常识、算术为主;丁班学生为女生班,其课程只有常识、《千字文》和算术。通过这些民众教育班,厂里绝大部分工人都能受到文化补习教育。

  当然,他所倡导的企业内学习,与阿吉里斯圣吉等人所说的学习型组织相去甚远,它并没有“组织自我更新”的功能,但在七十年前的中国,已甚为不易。

企业文化

  东亚公司企业文化管理方面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对职工的精神训练。在公司大楼的山墙上高悬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愿人怎样待你,你就怎样待人”,作为厂训。在职工食堂的墙壁上,用油漆写着中英文对照的八个大字“军事纪律,基督精神”。在这个标语牌左边高挂着东亚公司主义的内容:①以生产辅助社会进步;②使游资游才得到互相合作;③实行劳资互惠;④为一般平民谋求福利。标语牌右边是厂歌,歌词中一方面宣传实业救国,一方面号召全体职工 “爱护东亚,精诚团结”,“打起无畏精神,努力纺织生产”。宋卿用这种耳濡目染的方式,向职工潜移默化地灌输了“东亚精神”。宋卿请人事部主任、心理学专家何清儒编写了《东亚精神》一书,作为对职工进行精神训练的读。书分甲、乙两种,向职员宣讲甲本,向工人宣讲乙本。他规定,每天上班前,各车间管理人员都要召集本车间全体职工进行十五分钟的“东亚精神”宣讲。此外,在公司每周一次的职员聚餐会上,也要宣讲“东亚精神”。这种聚餐会一般是由他亲自主持,全公司的职员必须参加,有时也邀请部分工人。会上会对一些职员的工作提出表扬或批评,最后由他亲自训话。另外,何清儒还以格言的形式编写了一篇《东亚铭》。各办公室都要悬挂一份《东亚铭》,并规定每个职工、职员人手一份,挂在家中,并要求职工经常熟读,牢记在心。除了《东亚精神》、《东亚铭》而外,还编了一种内部刊物《东亚声》,通过各种形式的文稿,宣传“东亚精神”。

宋卿在美国留学时曾到福特公司进行过考察,这段经历让他感慨良多,同时福特式的管理也被移植到了东亚。

  东亚公司的制度管理分为两方面:一是对(质量)的管理,二是对人的管理。东亚公司在质量管理中,重视统计工作车间管理人员对生产工艺的各道工序,如从原料到成条,从炼条到合股、摇纱、染色、包装直至成品入库,都有精细周密的统计,对原料消耗及产品质量、成品、半成品储存等,也有详细的统计报表,便于厂领导产品成本及时做出测算。东亚公司在产品的质量方面要求非常严格。例如,在选择原料时,首先要化验毛的含磷量,因为含磷量决定毛的弯曲度及纺成线后的弹力,凡是含磷量达不到标准的羊毛,一律不准用来纺织“抵羊牌”毛线。另外对毛的粗细度也有要求,凡是毛号不够国际标准48S的,不准用来纺织100号毛线。在染色方面也是如此。每新染一种颜色,必要经过日晒、肥皂水洗和耐磨、耐汗等几种试验,合乎标准后,方可正式投产。纺织好的毛线要经过捻度、拉力、弹力等各项检验后,才能打包入库。

同时,东亚对安全操作和机器保养、管理人员职责、工人技术考核方面,都有严格制度规定,违者以犯厂规论处。在人员管理方面,东亚公司有很多明确且严格的规章制度,这些制度对生产发展起着重要保障。奖惩制度明确,有过必罚,有功即奖。对生产积极者,月有月奖、年有年奖,还有半年生活补助费、全年花红馈送金。有发明创造者,给予提级或发奖金;对犯错误、违犯厂规者,按情节轻重,扣发奖金,以至处分。考勤制度规定,凡无故旷工、迟到、早退、打架、怠工者,给予记过处分,三小过为一大过,记三大过者开除。工人一个月全勤者,多增发两天工资,一年全勤者,额外增发一个月的工资。工资制度分三六九等,后来厂里实行了计件工资制,在产量、质量、消耗等方面达到定额标准后,超产可以多得,达不到定额标准者,仍保持其原工资。实行计件工资制后,劳动生产率从原来的65%提高到98%。

另外东亚公司从业人员还有其他很多规定,如在厂职工不准经营公司以外的其他业务活动,不准接受其他厂商的雇用及贿赂,不许泄露本公司的营业机密和生产技术方面的秘密,等等。

员工福利

  在福利制度方面,东亚有夜班保健补助、病伤补贴、伤亡抚恤金、疾病疗养金、婚丧补助、生活困难补助、工衣补助、子弟奖学金等等,名目很多。宋卿还设立了家访制度,在厂人事部内设家访专员一名,由女职员担任,经常深入工人家庭,了解情况,帮助解决家庭纠纷或困难,以利工人安心生产。对职员家庭遇有婚丧大事时,则由人事部派专员负责协助料理,并以公司名义送礼,以示关怀。对职工父母死亡者,补贴三个月工资,以示公司对职工孝敬老人的敬重。东亚公司的青年会体育部,将全厂职工编为36个运动队,进行各项体育活动,如足球、篮球、排球、网球、体操、武术及田径运动等,各组每天训练45分钟。

另外,他还租了一个养鱼池,供厂内职工钓鱼消遣。青年会的群育部经常利用晚上时间举办游戏、歌咏、戏剧、音乐等活动,阅报室、图书室也同时开放。另外,他还经常请一些著名演员来厂里演出。东亚公司与国货售品所合资在北平西山设立了一个疗养所,由结核病专家德隆大夫主持,本厂职工有病,经医生诊断需要疗养者,即可前往该所疗养。东亚的职员每年有一个月带薪休假时间,可到北平西山、香山去休养,并定期到协和医院进行全面体检。抗战前,东亚公司组织过两次春游活动,由他率领全厂职工到北平参观游览。

  文革时,宋卿早已客死阿根廷,造反派到东亚毛纺厂揪“资本家”,结果“资本家”的名字写满了一面墙。“劳方即资方”,这是宋卿一直在执行的政策,很多职工由于工作出色获得了赠股,甚至顾客购买东亚产品达到一定数量时也可以获得赠股。这个具有伟大人格企业家,无论在“管理之道”还是“管理之术”方面都极有建树,难关丰田公司管理者对他如此尊崇。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原文链接
继续阅读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宋氏管理  学习型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