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你的职业地图——写给正在迷茫中的你

职业生涯规划不是一叠打满字的纸,而是一个可执行的计划,是一件有关个人发展的严肃的事情。我们接受主管的安排做一份计划书时,需要调查,需要查阅资料,需要征询他人的意见,但是,当我们做一份职业生涯计划时,为什么会愚蠢地认为只需要一念之间的感觉就可以了呢?人真是很奇怪。

为有生之年立一份“遗嘱

在一次讨论会上,我向观众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写过遗嘱的人请举起手来!”一开始,大家显得十分困惑,流露出费解的神情。

“遗嘱?什么遗嘱?”大家悄悄议论起来。

“是的,遗嘱,为身后做的安排。”我大声强调,以引起大家的注意。这回大家明白了,一些人举起手来,我概略数了一下,约占与会者的半数以上。

“很高兴有如此之多的人已经准备好后事了。”我没有等听众反应过来,马上接着说:“但是,有哪些人写过一份生涯计划书--一份规划你有生之年的目标和行动的计划书?”零零星星的有三两个人举起手来,这和我预想的差不多。大部分人为死亡做好了安排,却对自己的一生毫无准备。

我丝毫没有轻视遗嘱的意味,遗嘱的确是很重要的,也是必须的。但是,生命的蓝图难道不比死亡的蓝图更重要吗?

周末,我们计划开车去钓鱼,我们会安排往来的时间,会准备钓具、诱饵、地图、足够的金钱、衣、轻便的鞋……我们可以为钓一次鱼而做准备,为吃一餐饭而规划,为下一盘棋而思考,为一次旅行而计划。但是,我们却很少认真地思考一下自己一生应该如何度过,在有生之年如何选择一份职业

许多人宁愿花更多的时间来计划如何度过下个夏季假期,尽管它最多不过占用我们一生80个小时,却不愿仔细考虑将占去我们一生8万个小时的职业生活该是什么样子。

也许我们认为这种思考太遥远,太不具体,有太多的不确定性。的确,我们常常有许多梦想,但是我们却缺乏将这些梦想付诸实施的规划。我们不过认为梦想就是梦想,是遥不可及的。即使我们认为梦想是可以实现的,但却又认为只要朝某个方向行走就可以了。

与杰克在池塘边相遇之前,我既没有立遗嘱,也没有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但是,那次偶遇改变了我的许多看法,使我第一次意识到它对我生命的意义。现在,几乎每一次演讲我都会讲到我与杰克这次偶遇,讲到钓鱼的快乐哲学,讲如何给自己的有生之年立一份遗嘱。

--如果明天就会去世,回忆自己有什么未了心愿,把这些愿望写在纸上,这个名单可能会很长。

--如果还有一周的生命,在这一周里,问一问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这些事情应该在以上的名单上。

--如果生命仅剩余一个月,又该如何度过它,同样将它写出来,这个名单会比上一个名单更长。

--如果生命可以延续一年,如何安排这365天?

……

——事实上,我们的余生会有30年,40年,50年,甚至更长,我们有多少事情要做,多少梦要圆?

当我们诚实地回答完这些问题,并将其列出来时,就是一份有生之年的“遗嘱”草案了,紧接着我们需要做的是制订计划,来完成这些遗嘱--我们是自己的委托人

许多人宁愿花更多的时间来计划如何度过下个夏季假期,尽管它最多不过占用我们一生80个小时,却不愿仔细考虑将占去我们一生8万个小时的职业生活该是什么样子。

生命中最重要的决定

我曾经在纽约城的中心公园听到过两个大学生的谈话。我们称之为吉姆和弗莱德。在不到半分钟的谈话里,他们完美地描述了大多数人选择职业的方法:

吉姆:嗨,你学的什么专业?

弗莱德:理学。

吉姆:物理学?老天,你实在不该学物理,计算机专业才是热门。

弗莱德:可是我喜欢物理学。

吉姆:伙计,物理学挣不到大钱。

弗莱德:真的么?那什么能?

吉姆:计算机。你应该改行搞计算机。

弗莱德:好吧,明天我就开始。

在我们这种文化氛围下,许多求职选择(和职业转换)就是用这种方式在一眨眼之间做出的,在与某人的随意谈话时做出的,或者是追随父母的脚步,听从新闻媒介上的文章的劝导,有时甚至是在男友或女友的怂恿之下做出的。

每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以及那些中途调整职业的人,都必须做出一项重要决定:你将以什么方式来谋生?做一个农夫、邮差、化学家、森林管理员、兽医、大学教授,或者摆一个牛肉饼摊子?。

这种选择通常都像赌博。哈里·艾默生·佛斯迪克在他的《透视的力量》一书中这样说道:“每一个男孩在决定如何度过假期时,都是赌徒。他必须用自己的岁月做赌注。”现在,我所做的努力就是告诉人们如何降低“选择假期”时的赌博性。

我曾经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做出一个重要的人生选择,一次谈话改变了我的决定。今天,当我以“职业规划师”的身份与他人沟通时,一些看法变得更通透。我发现,大多数人的盲目并非认为职业规划不重要,而是因为:

--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做;

--他们觉得这样做太麻烦;

--他们对自己确定的目标计划没有信心;

--他们将目标制订得过于长远,这使立刻看到成果变得不可能,从而导致他们丧失了勇气。

世界上只有3%的人有自己的目标和计划,并且将它明确地写出来,还有10%的人有目标和计划,但却将它留在自己脑子里,剩余的87%的人都随波逐流,不知道自己该向何处去,自己的生活完全被人掌控着。

因为职业关系,我曾经拜访过许多事业有成的人,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策。这种选择并非因为他们拥有某种特殊的天赋,而是他们对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整体的规划

一个人从受孕开始经过一段漫长的经历,一直到离世为止,虽然每个人都有其不等的生命长度,但是成长的阶段则是不变的,不同阶段的成长环境,需要有不同的阶段来配合,以符合我们的发展,所以我们必须要有“生涯规划”的观念。

从出生到死亡,一次就做好职业生涯规划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所要做的是在成长的转换点上来切割我们的人生。通过这种有意识的规划来矫正人生的偏差

的确,职业生涯中充满了不确定性因素,我们无法了解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是,毕竟还有许多东西是我们可控的,我们只要把握这些可控的因素,在面对一个又一个人生选择时,能抵制住一些诱惑,就能使我们的职业生涯不至于偏离得太远。

你是自己人生的建筑师,是建立一个成功的生活或者一种悲惨的生活,关键在于你勾画出一个什么样的蓝图。 因为职业关系,我曾经拜访过许多事业有成的人,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策。

将职业生涯规划当成一份工作

“你做过或者参与过一些计划工作吗?譬如公司发展战略规划、销售部门的拓展计划,或者个人的工作一周计划吗?”

这是我提供咨询业务客户问卷中的一项内容。大多数人都会填写上“有”。内容相当庞杂,不一一列举。

“但是,为什么你却没有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做一份计划呢?”我常常就这个问题与顾客展开讨论。

众说纷纭,但有一个回答给了我一些启示:“制订销售计划是我的工作,我没有时间想自己的问题。”

的确如此,公司聘请我,支付报酬给我,我付出自己的劳动--一宗简单而且合理的交易。这种契约关系使我们承担一种责任:为公司发展战略、销售目标或者客户关系制订一份计划是我们必须完成的工作。反过来,对于自己,没有付钱给我们,没有任何契约,于是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不负责任了。

这真是一种十分奇怪的事情,和前面所讲的“大部分人对为死亡做好了安排,却对自己的一生毫无准备”一样奇怪。

因此,我给自己的顾客提出这样的建议:在确定职业方向之前,或者准备换一份工作之前,先聘请自己,为自己做一份生涯规划,并且将它当成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为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决策,聘请自己。

时间: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价格:为这份工作确定一个价格,一个相当高的价格,因为它对于你的人生会有很高的价值,而且高价会让你投入更多的精力。

努力:像为公司老板工作那样努力地去思考和设计,而不是随意为之。

结果:这份工作必须是完整的,要做到善始善终,提供一份完整的可行的报告

也许你会觉得我是在玩游戏,或者认为不过是一种假设。但是,从更宽泛的意义上,没有人不在工作。一些人之所以认为自己没有工作,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受聘于一家公司,每天匆匆忙忙上班、下班才算是在工作。

如果我们将自己当成一家公司来经营,在选择一份职业之前,我们所做的职业规划就相当于“公司战略”;当我们从一家公司辞职或者被解雇,四处找工作时,我们的工作就是“寻找工作”。

人永远不会没有工作--没有“工作”时,你的工作就是“寻找工作”。你为他人雇佣是一份职业,为自己工作同样也是一份职业。虽然在许多人眼里,你不过是一个“失业者”,但你依然有一份每个工作日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的全日制工作,只不过是自己付薪水给自己而已。

职业生涯规划这份工作一定不要半途而废,应该有足够的耐心;对待自己也要像对待其他老板一样,敬业和忠诚。

韩诺威是我所接触的顾客中领悟能力很强的一位,他不仅认同我的观点,而且以自己的切身体会做出了生动的阐释。对此,我感到很高兴,希望他能成为我的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拜访我,兴致勃勃对我说:“我花了整整一个晚上完成了一生的职业规划。”他将几张写满字的纸放在我的桌子上。

我拿起来,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然后对他说:“写得很好,条理清楚,内容详细。但是,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他显然有些惊讶,也许他希望能听到更多的赞赏。

“一夜之间是无法完成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规划的。”

职业规划并不需要这么复杂,不应该花这么长时间。”韩诺威的想法具有某种代表性,人们带着这样的偏见和思想去规划、实施--遭遇困难--然后放弃,结果一无所获。

生涯规划不是一叠打满字的纸,而是一个可执行的计划,是一件有关个人发展的严肃的事情。我们接受主管的安排做一份计划书时,需要调查,需要查阅资料,需要征询他人的意见,但是,当我们做一份职业生涯计划时,为什么会愚蠢地认为只需要一念之间的感觉就可以了呢?人真是很奇怪。

在确定职业方向之前,或者准备换一份工作之前,先聘请自己,为自己做一份生涯规划,并且将它当成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为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决策,聘请自己。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