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如何解答金融危机三大疑问

  每周二上午,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一间教室里都会坐满研究生教授,观摩博士生的经济学演讲。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饱受折磨”的演讲者向台下观众介绍自己所从事研究的进展,观众们则不时地向他们提出疑问、批评和建议。

  哈佛大学的教授本杰明?弗里德曼(Benjamin Friedman)说,这种场合的气氛并非总是这么活跃。弗里德曼多年来一直在参加这所大学“宏观经济学研究”的研讨会。最近的人满为患与10年前演讲过程中听众的寥寥无几形成了鲜明对比,凸显了2008年金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衰退如何为宏观经济学领域的研究重新注入了活力。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教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主席波特巴(James Poterba)说,学者寻找的是存在许多待解问题的领域,人们对宏观经济学研究的兴趣和兴奋程度都有了实质性的提升。

  宏观经济学的研究当然不仅限于哈佛大学的研讨会。最近的经济财政困境引发了三个较大疑问:

  家庭过度负债的后果是什么?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杠杆或者贷款的使用飙升。消费者大量债,目的通常是购买房屋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布斯商学院(Booth School of Business)的教授苏菲(Amir Sufi)说,这些急剧上升的债务使家庭特别容易受到房地产市场崩盘的影响。苏菲以及他论文的合作者、目前就职于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米安(Atif Mian)研究了在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房屋净值抵押贷款如何促成了违约

  苏菲说,过去的100年里,几乎每一次大规模的衰退都发生在家庭负债急剧增长之后,同时因为房地产价格的崩溃而加速成形。

  如果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撒手不管会怎么样?

  在危机蔓延的过程中,美联储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使用了大量工具,让美联储提供大量现金,保持金融市场正常运作,同时使短期利率降低到接近零的水平,并承诺在一段时间内让利率保持在该水平。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教授雷斯(Ricardo Reis)说,危机是对此类行动的极大考验。

  自从此次危机发生以来,美联储一直在购买政府债券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这使得其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增长了两倍以上,突破3万亿美元大关。雷斯正在研究美联储证券投资组合的规模不断扩大所产生的影响。他在最近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霍尔(Robert Hall)合写的研究报告中说,美联储此举的巨大风险并不在于购买这些证券,而在于如何将已购买的证券逐步释放出去。

  当美联储最终上调短期利率时,债券价格将会下降。里斯说,这会使美联储“赔钱”,它将如何处理这笔损失?

  应该采取何种形式的财政刺激措施,这些措施于事有补吗?

  在此次危机发生前,许多人认为,与财政政策相比,货币政策是应对经济衰退的更加迅捷之道,旨在应对经济衰退的财政政策通常要花费更长时间才能启动实施。一个国家央行能够迅速降低利率,而这个国家的议员们可能要花上好几个月时间才能就一项财政刺激法案达成一致。萦绕在一些经济学家心头的疑问是,美国国会在2009年初通过的总额7,870亿美元的一篮子财政刺激计划究竟是规模太大还是太小,以及这一计划是否是以最为有效的方式实施的。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纳卡穆拉(Emi Nakamura)说,鉴于我们在财政刺激方面投入了巨额资金,你可能希望我们能有证据显示这些资金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但事实上我们真的没有这方面的证据。她说,过去几年里,尝试用各种类型的天然试验来考察政府财政刺激措施影响的人有大幅增加。

  财政刺激可以有多种形式,如减税或将资金转移支付给各州以做失业保险之用。对于政府在经济衰退期间出台的财政刺激措施是否会产生“乘数”效应、从而起到刺激企业和个人花钱的作用,学者们一直存意见分歧。一些经济学家说,政府增加开支会将原本可能会出现的私人投资挤走。

  为了衡量政府财政刺激措施的效果,纳卡穆拉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施泰因松(Jón Steinsson)对军事采购支出是如何影响各国经济的进行了研究。他们的研究发现,当利率接近于零而经济增长面临重重压力时,1美元政府支出能创造超过1.50美元的需求

  虽然上述这几个问题以及许多其他问题可能还远没有最终答案,但这次经济衰退中的一线曙光是,衰退已经激发经济学家们开始努力为这些问题寻找答案。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 +1
复制成功
经济学  金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