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可持续发展的领导者

  在跨国公司陶氏化学Dow Chemical Company),绿色这个词说得多,环境友好说得多,但可持续发展说得更多。对陶氏来说什么是可持续性?霍金斯博士Dr. Neil C. Hawkins)如是说:它的核心所在就是一方面要为客户社会带来价值,同时能够为子孙后代保护地球的资源和环境。

  霍金斯是陶氏负责可持续发展事务的副总裁。在这个全球性职位下,他负责推动陶氏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事务,包括实现陶氏里程碑式的“2015年可持续发展目标”。

  陶氏用一个旋转的飞轮清晰地表示了“2015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核心内容:飞轮的圆心是可持续化学,它是陶氏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紧密围绕它的是一个循环的圆圈,从创新出发,到生命周期,到通力合作,再回到创新。七大目标组成外圆圈,它们包括能源效率和节约目标、应对气候变化、应对世界的挑战、保护人类健康与环境、为社区成功做贡献、做产品安全的领导者及为可持续发展树立标准

  在一家企业目标中包含应对气候变化、应对世界挑战这样的重任,是否可行?也许正如霍金斯说的,要用整体思考和全生命周期评估才可能实现这样的可持续发展目标。陶氏所做的这一切努力并非仅仅为了应对来自公共政策的压力,也不止于达到各地政府的绿色环保目标的硬性标准。陶氏正在擅长的领域发挥着领导力,引导行业标准的设定,以实现自身乃至全行业与社区、客户,与环境友好共处。而这一切,霍金斯谦虚地说,会在共同学习中实现。

  离交卷还有7年的时间,陶氏的持续努力已经显现出卓著的效果。遵循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实行的改良措施已经为公司节约超过50亿美元,减少固体废弃16亿磅,减少用水1,830亿磅,节约900万亿英国热力单位能源,减少个人安全和健康事故84%。

  可持续性成为每个人的责任

  可持续性对陶氏意味着什么?

  在陶氏,可持续性是战略性的推动力量,所有的业务都围绕着这个核心开展。在陶氏,所有关于可持续性的目标适用于每一个业务部门,所有业务部门都要密切追踪并且执行,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全球性公司在可持续性上做出的承诺

  但是反过来说,并不是每一个业务部门对业务发展目标产生的影响和水平都是相同的,比如说我们的碳氢原料及能源部门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就要比其他部门大很多。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的建筑解决方案部门,基于公司整体的可持续性目标产生这个部门的策略。他们推出了一种特殊的隔热产品,如果应用在房屋建筑中能极大地降低能耗。它是一个强有力的技术平台,在屋顶上,用很薄并且是可以折叠的很柔软、很灵活的光伏电池来转换光能。这一解决方案对于实现我们的能源目标、气候变化改善的目标都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有时为了解决某一问题采取的方案却带来另一个没有想到的问题,陶氏怎么避免这种情况?

  陶氏都是从整个生命周期和化工行业的可持续性的角度看问题的。我们要看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从最开始的原材料生产制造,到运输,到用户使用,直到这个产品最后的处置,我们都要评估。我们的理念是希望在产品整个生命周期当中,都能做到减少对环境的负面影响。

  如果看问题只看这个周期当中的一环,然后以一环为基础出发制订政策,很可能会得到一个糟糕的政策。但是如果看整个周期,从一个全局的角度负责任地、审慎地看待问题,最后做出来的决定往往会产生更为积极的影响。

  在巴西我们有一个全球最大的将甘蔗变成生塑料制品的工厂,这个工厂让我们感到非常鼓舞,因为它生产出来的塑料产品跟用石油或者天然气生产出来的塑料产品性能上是完全一样的,而同时它又能够很好地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和气候变化方面的挑战。甘蔗本身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在巴西的产量非常丰富,用甘蔗作为原料生产并不会和人类或牲口抢夺粮食或饲料

  从全局考虑制定出一个比较好的政策之后,如何让所有的部门协同一致达成共同的目标呢?

  我们做的就是确保可持续性的制度、准则对于每个地方的员工来说是一致的,并且吸引业务部门领导者,包括各个地区分支机构的领导者们能够在可持续性上不断地向前推进。我们需要一个良好的治理,需要领导层有可信度,同时需要工具来评估。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