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真的打败Twitter了吗?

  2014年12月,Instagram 用户量超过 3 亿,各大媒体纷纷放出“Instagram 现在比 Twitter 更大”的新闻,CNNMoney 甚至提出“Twitter 是时候把自己卖掉了”的观点。Fortune 紧接着发表题为“Twitter 联合创始人 Evan Williams 说,如果 Instagram 比 Twitter 有更多的用户,我特么才不在乎”的文章。近日 Evan 在自家平台 Medium 上详细解释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他接受 Fortune 专访的原话是这样的:

  你想想 Twitter 比起 Instagram 对世界造成的影响,其实是更巨大的。Twitter 现在就是我们想要的样子,一个实时的信息网络,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在这里发生——重大事件会先从这里爆出,各界领导者在这里对话。如果 Instagram 比 Twitter 拥有更多用户的话,我特么真的不在乎。

  他真正觉得沮丧的点不在 Instagram 本身,而是当人们——尤其是报道、投资和身处互联网行业的人在讨论成功的时候,过于单一的纬度。他用两幅图很形象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下面两个矩形,哪个面积更大呢?(它们恰好是 Instagram 和 Twitter 的主题色)

  在最近的关于两家的报道中,Slate 的 Will Oremus 难得没有用“bigger”这样的词汇,而是分析了为什么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

  所以 Instagram 真的比 Twitter 更大了吗?并不是,它们只是不同。一个非常私密,另一个无比开放(怎么听起来也像在说微信微博呢)。一个聚焦在照片上,另一个则是观点。他们都很大,而且都在成长。

  目前,评判一个公司大小的指标基本是,在过去 30 天内有多少人用了它,至于“怎么用的”,根本无法评估。对于 Medium 而言,有一个叫 TTR(Total Time Reading)的衡量机制,计算人们在浏览故事上花费的时间。Medium 在内部统计数据的时候,不仅会看总的 TTR 量,还会关注每次访问的平均 TTR 等。因为在这个信息严重过剩的时代,内容是无限的,人们分给媒体和互联网的注意力也比以前多了很多,但是到处都是屏幕,加上每个人时刻都与世界连结,都在分割着这些注意力。

  Mat Honan 在 Wired 上刊登过一篇文章,提出当今的新媒体无时无刻不在进行“注意力之战”。在这场战争中,如果根据访问者的数量计算的话,Buzzfeed 比纽约时报要“大”。对于广告商而言,时间就是金钱。但是,时间并不真的是在衡量价值,而是在衡量一种作为价值的代名词的东西——成本。广告商想要的并不是你的时间,而是想有意识潜意识地在你脑中留下印象,最终得到你的金钱。

  对于一篇文章的作者而言,也是一样。如果可以让读者在更少的时间内了解文章的内容并有所思考,那是皆大欢喜的事,这也是 Medium 的价值观。然而,不像测量一个矩形的面积那样,用多维的视角衡量一个事对世界的影响是很困难的。

  理论上为一个公司估值是比较简单的,从金融角度讲就是看它未来赚钱的能力。但是 Evan 认为,华尔街已经愈发倾向把用户数与价值等同,而这种价值观也不可避免地流向了公司风投科技媒体

  最后他送给创业者的话是:

  数字很重要,用户数很重要,但是还有其他很多事也很重要。不同的服务会创造不同的价值,以不同的方式。在相信数字的同时也要相信自己的良心。看到真正重要的东西,做真正好的产品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取消收藏
Instagram  Twitter  互联网  产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