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CEO:我们犯下的错误难以言尽

  2009-04-10  来源:中国企业家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编者按:4月7日,高盛集团投资委员会在华盛顿召开,总裁CEO劳埃德·布兰克费恩发表重要讲话。

  布兰克费恩指出,“此次经济危机的引爆因素至少有三个:外国资本大量增长,大资本新兴市场转移;美国近十年来长期利率较低;政府住房补贴政策”。

  “当太多的金融机构投资者风险管理业务简单地外包出去,他们自身不承担分析工作,而是依赖评估机构完成风险分析的核心工作,这样的做法相当危险!以至于对经济衰退迹象的反应非常滞后。”

  在演讲中,布兰克费恩重点强调了下一步的“变革”。他指出,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就是今天的命令。我们必须修复金融体系,振兴监管机构,保证风险投资价值,因为这是资本主义的核心。同时,通过有效、有益、有利的监管,提振投资者信心。

  早上好!很荣幸有机会在这里讲话。二十多年以来,机构投资者委员会致力于创造可靠、透明、负责任的价值,我们的团队多年来坚守了这一信条,并发挥了巨大作用。我以此感到高兴和自豪。

  但下面我要说明的观点也是显而易见的,自去年经济危机以来,我们的行业威信严重下降了。公众信心由于现实和期望差距太大而大大受挫。我们自认为是专家,他们的这些期望是我们给予的,但受挫的信心也是我们导致的。当然,重建信心还要多加时日。更糟的是,在事后补偿金和补救措施的安排上,更显示出各自的贪婪和自私自利。

  我们犯下的错误难以言尽,但更重要的是吸取教训,困难时期下一步要怎么做。

  对整个行业来说,风险控制功能要和业务单元完全分离风险控制经理向谁报告,很显然与其独立性密切相关。风险部门经理至少要和收入产出部门的经理地位同等,这一点也不能忽视。

  如果对风险极限有争议,应该首先听取风险部门经理的意见

  我们要对行业内如何发放补偿金制定基本标准。补偿金要反映出个人的判断价值收益能力,包括他/她对客户权益的帮助、对公司名誉的作为和使市场更加有效的贡献。

  对公司管理规定的严格坚守是同样重要的因素,发放补偿金时也要考虑到。对个人的评估要以多年考察的基础为依托,尽可能全面了解他/她的决策效果。

  个人的业绩不能孤立地评估,还要和业务单元乃至整个公司的绩效联系起来。不管公司业绩是好还是坏,员工都要分享或分担。补偿金措施是为了鼓励真正的团队精神,反对自私行为——比如伤害公司和股东长期利益的过量承担风险行为。

  监督者和管理者必须清楚,员工的自我约束是有局限性的。退一步来说,治疗整个体系的弊病、提升组织整体水平或良好运转企业需要有统一的规范。

  此外,为了整体增强透明度,管理者必须要求用类似的方式进行资产评估。使用公允价值会计法就能使资产负债表风险更加清晰,让我们的投资者能直观地看到。如果同一家金融机构的同一种金融工具或风险却被评估了不同价值,人们该怎么决策呢?

  正如在近期G20峰会达成的共识一样,全球金融监管机构间的沟通协调水平可以反应出世界市场的交互程度。监管机构应该共享和发布更丰富、更统一的信息,为金融机构市场参与者提供系统有效的报告

  经过近几个月的金融动荡,我发现,对监管体系的整体变革迫在眉睫。实际上,这在许多方面已经着手实施了。

  我们早已明白,市场大事件和经济趋势在全球范围内交互影响。去年的一系列事件显示出,这种交互比我们以往预计的更加直接,更加息相关

  这次对于美国来说,不仅关系到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也关系到借贷方和债权方。相信我们的经济决策能使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很快回归,在当前环境下带来高收益

  我想以这样的理念作为结语:我们奋斗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每个人当下的健康和安全。我们从来不会忘记经济增长的成果——全面的健康护理、优越的教育条件、低犯罪率、宽容分歧、社会活力以及对政治民主的贡献。

  在许多方面,改变就是命令。我们必须修复金融体系,振兴监管机构。我们的金融系统植根于为创新理念运作风险投资信念,它已经创造出前所未有的长期经济增长与稳定。

  我们必须保证风险投资价值,因为这是资本主义的核心。同时,通过有效、有益、有利的监管,提振投资者信心。毋庸置疑,没有信心市场就难以繁荣

  (编译:彭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取消收藏
高盛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