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CEO能否让贝尔斯登峰回路转?

  2008年01月09日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Kate Kelly/Dana Cimilluca

  虽然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新任首席执行长阿兰.施沃茨(Alan Schwartz)在投行领域经验老道,但他仍需要在撮合交易方面使出浑身解数方可重振这家华尔街银行

  这是投资者们听到施沃茨升任首席执行长的消息后传递出的信号。据《华尔街日报》周一报导,长期担任首席执行长的詹姆斯.凯尼(James Cayne)将辞去首席执行长之职,但继续留任董事长贝尔斯登董事会周二晚间举行会议,任命57岁的施沃茨接替73岁的凯尼出任CEO施沃茨贝尔斯登规模不大但表现出色的投行业务部门曾一直是顶梁柱的角色。

  贝尔斯登股票周二全天振荡不已,最终收盘下跌5.08美元至71.17美元的四年低点,跌幅将近7%。

  而投资者和分析师只关心一个简单的问题:在公司市值跌破股东权益的情况下,施沃茨怎样才能让公司峰回路转

  施沃茨在周二晚间刚刚获得正式任命后不久接受采访时公布了他的三重计划:第一,为从杠杆贷款抵押贷款的泥沼脱身而继续努力;第二,设法从正在变化的固定收益业务中赚取利润;第三,重点扶植优势业务,例如正在增长的国际业务和能源业务等。

  施沃茨表示,贝尔斯登现存的杠杆贷款规模可能是整个行业中最少的;而在抵押贷款领域,市场已给我们提供了削减头寸的机会。他补充指出,固定收益市场依旧低迷,但考虑到市政债券等局部市场的变化,从中盈利不无可能。

  一些分析师仍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施沃茨掌管帅印未必就能让贝尔斯登重振旗鼓,因为他在高升之前早已大权在握。分析师们指出,信贷市场依然混乱,再加之贝尔斯登固疾未愈,这些都会给这家高度依赖抵押贷款业务的银行带来严峻挑战。瑞银(UBS AG)证券分析师格兰.斯科尔(Glenn Schorr)在贝尔斯登董事会开会之前就撰文向投资者表示,瑞银认为人事变动并不会真正改变贝尔斯登现状,因为凯尼在当首席执行长时基本就是个“甩手掌柜”。斯科尔称,新人上任可能会稍稍开启战略交易的大门,不过当前环境依旧不容乐观。

  贝尔斯登董事美国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校长亨利.彼安(Henry Bienen)对新的公司结构表示了赞赏。他指出,施沃茨贝尔斯登非常了解,而凯尼的人脉和学识是非常重要的,是贝尔斯登不可缺失的一笔财富

  彼安等人表示,凯尼是上个月考虑离任的。彼安回忆到,在12月20日该行公布第四财季亏损之前不久,贝尔斯登董事会曾举行过一次会晤,凯尼当时要求那些不参与公司管理董事们会后留下来进行一次私下会谈。在那次持续一个多小时的会谈中,凯尼表示他想让施沃茨接任首席执行长

  那时也有一些董事开始对贝尔斯登不断下滑的地位感到了担心。去年7月该行有两只对冲基金宣布倒闭,而凯尼在余波未了的关键时刻请辞也让一些董事感到不快。彼安表示,在危机关头离开不是个好的选择,现在信贷市场已成一团乱麻,坚守岗位非常重要。

  施沃茨是投行老手,像时代华纳(Time Warner Inc.)董事长理查德.帕森斯(Richard Parsons)、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首席执行长迈克尔.埃斯纳(Michael Eisner)等一干公司客户都是他的座上宾;预计施沃茨这个首席执行长将是“实干型”,而决非“挂职型”。和他有过交谈的人士表示,施沃茨已经开始广泛征询可能的战略选择了。施沃茨表示,从资本的角度衡量,我们并不缺少资本金,如果有机会提升我们的现有业务,给我们稳定的现金流和好的收益回报,那么我们觉得自己能够把这些机会集合到一起,而且我们将寻找这样的机会。

  华尔街的高管们表示,正在考虑的行动包括收购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来扩充贝尔斯登对冲基金等另类投资方面的业务,以及建立更多的合资企业等;去年秋天贝尔斯登就和中国的中信证券 (Citic Securities Co.)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以拓展其在亚洲的业务触角。施沃茨拒绝就具体计划发表评论。

  在与凯尼共同分担公司领导职责的情况下,施沃茨的谈判技巧在内部管理、以及与客户投资人沟通时或许会非常有用。即将卸去CEO一职的凯尼对他的下属表示,希望能密切参与公司在亚洲的拓展,特别是即将收尾的与中信组建合资公司的交易。去年劳动节周末期间凯尼前往北京参与促成了这项交易。

  有些人怀疑搞投行业务出身的人未必有能力领导一家以金融交易(特别是抵押贷款和其他债券)著称的公司。施沃茨对此颇不以为然。他说:“在市场方面我可不是什么新手;大家都知道我是投资银行家,但别忘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在从事投行业务之前我还在其他两、三个领域工作过,比如销售、研究和投资组合策略等。”

  贝尔斯登第五大股东、持有5.5%股份的凯尼离任CEO后仍将是一位举足轻重的投资者。(FactSet Research Systems Inc.提供的数据显示,施沃茨是贝尔斯登第20大股东,持股0.9%。)

  施沃茨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就读期间曾是学校棒球对的投手,1976年,施沃茨进入贝尔斯登达拉斯分部担任机构销售经理人。他在贝尔斯登规模不大但享有盛誉的咨询业务部门任职多年,与公司投行业务部门联系很密切。去年,咨询业务子公司实现收入11亿美元,在公司净收入总额中占到19%。在Dealogic对美国市场并购咨询公司的业务排名中,贝尔斯登名列第13位,交易额为740亿美元

  但是,虽然去年是全球并购市场年景最好的时候,贝尔斯登的业务额却下降了一半。数据显示,在债券承销方面,贝尔斯登也从之前的第9位下滑到了第11位,而股票承销业务从第12位升到了第11位。

  施沃茨有很多知名客户都是媒体行业中人。在跟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施沃茨积极为受困企业提供咨询建议的名声也逐渐为人所知。这几年,他曾先后帮助帕森斯和埃斯纳抵挡了他们不看好的并购提议。一个案例是康卡斯特(Comcast)希望收购迪士尼;另一个是时代华纳案,当时股东维权人士伊坎(Carl Icahn)威胁要通过委托书之争让董事会成员下课。

  与施沃茨已相识15年,并把他当成朋友的帕森斯昨天在接受采访时对贝尔斯登董事会提拔施沃茨的决定表示赞赏。

  帕森斯说,大多数人都认为,要想让贝尔斯登在投行领域重新夺回塔顶的位子,施沃茨应该是最合适、最有资格的人选。他说,人们信任他;他会说服人们拒绝某笔交易,像他这样的投资银行家少之又少。

  施沃茨或许还希望扩大贝尔斯登在资金管理方面的业务。据知情人士说,在凯尼最近做出让位的决定之前,贝尔斯登就在考虑并购一家交易公司,这样,一方面可以扩大它的内部投资组合规模,另一方面也能引入更多有资本市场业务经验的人才

  据两位知情者透露,贝尔斯登在这方面接触过的一家公司是Avenue Capital Group。这是一家位于纽约的对冲基金,由资深并购专家马克.拉斯瑞(Marc Lasry)执掌。Avenue发言人拒绝就此置评。2006年,摩根士丹利收购Avenue 15%的股份

  贝尔斯登的另一个选择是收购一家知名的对冲基金,以此向其股东表明,它正在尽力挽回抵押贷款业务造成的亏损,同时藉此加强其资产管理业务。此前贝尔斯登两只对冲基金倒闭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其资产管理业务因此受到很大冲击。这么做还能为贝尔斯登带来更多资深专业人士。贝尔斯登最近流失了不少人才,包括负责资产管理业务的沃伦.斯宾克特(Warren Spector)。几个月前,斯宾克特被凯尼换掉了。

  而对并购涉及的对冲基金而言,与贝尔斯登结盟的好处在于,从此可以背靠这家上市公司的大树了。许多对冲基金都希望上市,但动荡的市况让一些基金暂时搁置了计划

  有鉴于此,与贝尔斯登联姻则可获得一个公开上市的便利机会。以前也曾有过对冲基金通过并购上市的先例,比如欧洲最大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 GLG Partners Inc.在被专项并购公司Freedom Acquisition Holdings收购后,已于去年上市。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贝尔斯登  ceo  收购  兼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