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CEO们该拿多少钱

 上市公司CEO该拿多少钱?在得悉这个答案之前有件肯定的事情就是,他们不管拿多少都会制造管理风险

  你注意过你所投资公司总裁或者CEO们的收入水平么?看看2009年的公司年报,这里几乎是民粹派愤青们的聚宝盆,因为他们可以在这里发现一大堆尸位素餐的“寄生虫”。在已经披露年报的上市公司中,高管们的总收入为8.93亿人民币,人均收入29.27万元,这比2008年的人均25.2万元又多了一些。

  那么上市公司高管的年薪是不是太高了呢?要是把这接近9亿的人民币发放给股东们作为小礼岂不是更好?

  关于高管的年薪合理性问题大概可以用一个锦标赛的例子来类比。比如有一场网球锦标赛,在初赛阶段会有64人参加,实行单淘汰制,每一轮比赛会有一半的选手出局,经过六轮比赛,最终的冠军将出现。如果想在比赛中取胜,那么获胜选手就必须比对方付出更大的努力,承受更大的运动伤害风险,是什么可以让选手们愿意承担这些痛苦和风险呢?

  原因很简单,只有获胜的选手才能获得更多的奖金和荣誉。所以,获胜者的奖励金额基本上是可以和整个比赛的水平成正比的。如果比赛奖金过低,会导致高手不愿意参加比赛,而最后赛出的冠军就只是个二流货。而奖金过高也会有问题,因为那样赞助商就可能会入不敷出,这样从长远来看将伤害整个网球运动。

  假如参加比赛的不是运动员而是公司人,比赛场也不是网球场而是他们所在的公司,而冠军就是这个公司的CEO,股东们就是赞助商,那么用多少奖金可以刺激有水平的公司人们来争夺这个职位呢?这个合理价格很难测算,不过根据统计局所公布的中国大城市工作人口人均工资来测算,中国上市公司CEO的平均收入大约是普通员工平均收入的8倍。如果某个公司人经过六轮“比赛”就可以晋升到CEO,那么这个公司人每次晋升得到的货币化升值将在40%左右。说实话,这个比赛“奖金”幅度看来有点偏低,所以平均来说中国上市公司的高管的收入很可能和大家想象的相反,不是过高而是有点低了。

  当然也有意外情况发生,比赛选手受伤了。如果网球比赛中有一方受伤,那么,另一方将被判直接获胜。我曾为自己设想过一次完美的温布尔登之旅,在那次比赛中和我交手的费德勒、费德罗、罗迪克……他们全在比赛中受伤,我只要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在绿草如茵的网球场上,就可以获得温网比赛开赛以来身高最矮、年龄最大的男子单打冠军了。在实际的公司中也的确有这样的选手,他们只要整天坐在肥厚的大班椅上“偷菜”,就可以拿到高出一般人8倍的工资,股东们给他这些钱就是让他能起到个标杆作用

  调低CEO们的薪水有用吗?

  话说回来,如果股东们给出的CEO平均价格比较低不好么?CEO们还干着同样的活,而拿着相对低的工资,这样剩下来的钱甚至可以给股东们做公益事业投资者要是指望CEO们会安贫乐道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CEO们的收入比较低,那就类似于在最后的决赛得到的是低奖金,运动员不会拼命跑动,或做出类似鱼跃接球那样刺激的动作,因为为了低奖金而冒着运动受伤的风险不值得,而观众们就只好欣赏一场无聊乏味的比赛了。CEO们也是如此,他们会以保守和官僚化示人,对于创新和风险毫无兴趣。道德水准偏低的CEO会做得更出格,如果给他们“低”工资,他们就会像在自助餐厅的市侩一样,因为交了固定费用可以无限享用,所以他们会尽量挥霍。这些无赖们会把每个菜品都尽量多地端到自己面前,如果没有人监视,他们甚至会在餐厅里撒尿。CEO们也会这样运用手里的权力,把公司不能占为己有的利润变成费用进账—中国某个上市的大国企就曾经出现过在其大厦内安装价格高达上千万吊灯的行为,这比在自助餐厅撒尿还要过分。

  股权激励有效果吗?

  为了抑制CEO们的这种劣行,迈克尔。詹森在1980年代提出了股权激励的办法,也就是把公司的一部分股权以一定的价格卖给公司的高管,通过这种办法把高管对公司的管理和收入挂钩,这种挂钩也让高管们的收入和收入差距大增,迪士尼的迈克尔。艾斯纳是这种股权激励最著名的受益者,虽然他也以嫉贤妒能出名,但是总的来看这种巨额股权激励,对迪士尼的发展还是起到了正面的作用。

  不过旧的问题避免了,而新的问题又出现。巴菲特在他2005年给股东的信里做了个假设,用以说明那些贪婪的CEO是怎么不把心思放到给股东赚钱而又让自己沟满壕肥的。

  巴菲特假设有个“停滞”公司的CEO“无用”先生,在无先生领导下,停滞公司名副其实,根本没有实现什么增长。在发行期权后的十年间,公司每年在100亿美元净资产价值基础上,盈利10亿美元。假设公司全部流通股为1亿股票,这意味着公司每股盈利10美元。无用先生拒绝向股东分配红利,而是用全部盈利回购股票。如果股价一直保持10倍市盈率水平,那么在期权到期之日,回购将会推动股价上涨158%.这是因为持续回购将使公司流通股减少了 3870万股,每股收益将因此提高到每股25.80美元。

  仅仅是简单地通过将股东收益全部留存不做分配,通过持续回购股票推高股价,CEO无用先生就能获得1.58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尽管在他的领导下,公司业务根本没有任何增长。

  其实巴菲特假设中的无用先生还算是比较老实的,因为至少他没有因为自己的股权激励计划而作假账。实际上,自从股权激励计划实施以来,上市公司做假以推动股权激励收益的案例此起彼伏,就连我们最敬爱的史蒂夫。乔布斯也概莫能外,他曾经获得750万的期权,而董事会从未对此授权过。

  看来高管们的鸡贼行为—其实这些行为应该用更严厉的词句来形容—就像风险一样,它不可能消除,只会从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种形式。股东们只能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利益CEO们的利益捆绑起来。如果投资者对他们实在不能忍受,最好的选择就是放弃股票投资吧。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
取消收藏
上市公司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