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做这3件事

人人都知道情绪稳定的好处,可现实往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多少坏心情爆发的时刻,试图努力克制自己,可最后依然做了情绪的奴隶。

针对以上情况,我们不妨转换一个思维角度——与其想方设法根除坏心情,不如试试这3种方法,让自己与坏心情共处。以下,Enjoy:

作者:魏知超 王晓微
来源:管理的常识ID:Guanlidechangshi)

如果你心烦意乱,打算向心理学家求助,那么你接下来遇到的情形很可能是这样的:

你先遇到的心理学家A对你说:

“来,我帮你抽丝剥茧,分析一下你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什么,看看能不能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没准看问题的角度改变了,情绪就跟着改变了。”

接着你又遇到心理学家B,他对你说:

“请闭上眼睛跟我做深呼吸,做伸展运动。心情其实是跟随身体状态变化的,只要学会放松身体,心情也就跟着放松下来啦。”

这两位心理学家一个从改变认知的角度出发,一个从身心互动的角度出发,乍一看完全不同,但根本的出发点却完全一致:他们都试图把坏心情转变成好心情,都是要让你感受好起来。

如果你穿越到古希腊去找一个斯多葛哲学家做心理咨询,那他多半会这么告诉你:

“遇到麻烦事心情不好,这难道不是人生常态吗?不是所有麻烦事都一定能妥善解决,也不是所有坏心情都一定能转变成好心情。与其改变坏心情,不如习惯它。

正确的做法不是让自己感觉好起来,而是要让自己习惯‘感觉不好’。要做到:即便心情不好,也不影响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

多数心理学家的思路是转变坏心情,而斯多葛哲学家的思路却是让我们与坏心情共处。

虽然“根除坏心情”的做法可能更符合人们的期望,但我们也得承认斯多葛哲学家的洞见有合理之处: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去学习如何与坏心情共处。

那么到底该如何与坏心情共处呢?

斯多葛哲学家发明了三种招法:自虐、修墙、观想死亡。一招比一招“邪门”。

01、邪功第一招:自虐

“自虐”,即刻意让自己经常跟坏心情相处,有事没事虐一虐自己,直到习惯这种处境。

斯多葛哲学家主张的自虐不是非得像印度苦行僧那样戏剧化,没有必要把自己饿得皮包骨头,或时不时用鞭子抽自己一顿,“适度”即可。

一些小事就能起到训练的效果,比如说:

刻意不吃美食:外出吃饭,面前摆着一份诱人的餐后甜点,盯着它,努力抵制诱惑,不把它吃到嘴里。

刻意少穿一件衣服:在天气转冷时,刻意让自己微微觉得有点冷,不那么暖和地工作、生活一天。

刻意淋雨:碰到下雨天,本来可以叫网约车载自己回家,偏撑着伞,骑辆共享单车回家。

特别强调一下,这些行动都是在没有任何必要的前提下刻意去做的。也就是说:不是生活要虐你,而是你要虐你自己。

两者的区别在于你能不能感受到控制感。

人很在意控制感,如果感觉身边的事受自己控制,我们就会感到平静和愉悦;如果总是感觉无法左右身边事,那我们很可能变得抑郁,甚至连身体健康状况都会恶化。

所以,“我是在锻炼自己,是我自己让自己不舒服”,这个主动的意念非常重要。

适度自虐实际上是一种心理层面的“体育锻炼”。在进行体育锻炼时,身体需要承受一定的痛苦,这种痛苦使身体启动某些应激机制,这些生化反应长期来看会增进身体的机能。

“心理锻炼”也是如此,当你以锻炼的心态定期给心理施加一个适当的、不大不小的压力后,你会逐渐享受到它的益处:

它会增强承受负面情绪心理韧性,慢慢学会了与内心的不适感和平相处。

当负面情绪再出现时,它就不再占据你的整个心神,你仿佛成了一个旁观者,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个负面情绪怎么来去自如。在未来真的遇上什么坏事时,也不那么容易恐惧和焦虑。

你并没有消灭负面情绪,但你把它驯化了。它还在你心里,但它已在你的控制之下。

02、邪功第二招:修墙

“修墙”,即修一道把各种负面情绪圈起来的防火墙。

如果负面情绪能与心智的其他部分产生某种隔绝,那么它的消极影响也就被限制住了。

如何修建这道情绪防火墙呢?

修墙材料1:分清可控或不可控的理性思考

古罗马斯多葛哲学家爱比克泰德认为,理性思考的关键是区分一个事件中哪些部分受自己控制,哪些部分自己完全无能为力。

对于可以控制和不可以控制的部分,我们应该以完全不同的心态分别应对。

如果你发现钱包被偷了,那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

丢钱包之后,你可以控制的部分是把身份证件和行卡挂失、报案,接着去申请新的证件与银行卡。你完全应该一边适度焦虑,一边着手处理这几件事。

这时,你的负面情绪(适当的焦虑)是有益的,它形成了一种压力,督促你赶快把该做的事做完,把损失降到最低。

一旦完成这几个可控的行动之后,你的心情应该立刻恢复得跟钱包被偷之前一模一样。丢钱包之前你正在谈笑风生,那么这时候你应该继续谈笑风生。

因为在事件后续发展中,不再有任何一件事由你控制,丢钱包的事实无法改变,能否抓到小偷也不是你可以左右的,此时再被任何负面情绪影响都纯属浪费生命。

如果你能遵照爱比克泰德的建议来理性思考,那么事件可控和不可控部分的分界处就自然形成了一道情绪防火墙,把你的负面情绪圈定在了那些可控事件的范围内。

修墙材料2:用外语思考

想要与情绪拉开距离,还可以试用一种你不熟悉的语言来思考。

如果英语对你来说是不太熟悉的语言,那么面对同一个难题时如果用英语来思考,做出的决策通常会比用中文思考时更加理性

情绪通常发生得很快,而理性需要慢条斯理的精细推理

使用不熟练的外语时,思考过程自然会放慢,这为“慢腾腾”的理性思考提供了施展拳脚的机会。

于是,助外语的思考过程就构筑起了一道情绪防火墙。

修墙材料3:旁观者视角

人很容易夸大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坏事。

捡到一百块钱只会开心半小时,但丢了一百块钱可能伤心半个月;

上台演讲,一个包袱没抖好冷场了,台下观众茫然的眼神让你在接下来一个月里都觉得无比尴尬。

但是,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呢?

如果你朋友因为丢了一百块钱郁郁寡欢,你肯定拍拍他的肩膀说:“至于吗?”

你也会跟那个演讲出丑的朋友说:“你看,《中国好声音》上的×××导师不照样说各种冷笑话吗?那还是电视上播出来的,可谁在乎呢?”

如果把自己变成一个旁观者,隔着一段距离来看自己,负面情绪的影响也就会变小。

遇到坏事情时想一想,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你朋友身上,你会怎么劝他——“旁观者清”就是修建情绪防火墙的第三种方法。

03、邪功第三招:“观想死亡”

上面两招有没有给你一点冷冰冰的感觉

心理学家像一位慈母。你心情不好时,妈妈多半会一边安慰你,一边鼓励你。

而斯多葛哲学家像一位严父。你如果在爸爸面前哭,他多半会板起脸来对你说:“人哪有不受苦的?哭能解决问题吗?”

斯多葛哲学家为什么会这样自带《权力的游戏》里史塔克家族的BGM呢?

这是因为他们大都信奉一句拉丁格言—Memento mori,翻译成中文是:记住,凡人终有一死,这是斯多葛哲学中最核心的观念。

基于这个观念,斯多葛哲学家发明了一个对抗负面情绪的大杀招——观想死亡。

1.丧一丧,神清气爽

乍看上去,斯多葛哲学家们是一群特别“丧”的人,他们有事没事就爱提醒你:“哥们儿,别忘了你是会死的哟!”

其实斯多葛哲学家们并不是真的丧,他们只是想让你去认真体会一下那个人人都会挂在嘴边的道理:除死无大事。

死亡能带给人们终极的恐惧。跟死亡相比,日常生活里那些烦心事会显得没那么糟糕。

斯多葛哲学家这种思路利用的其实是心理学中的对比效应:人们很容易把目标与眼前的一个参照来做对比,根据对比的结果做判断。

在很多名牌包包的专卖店里,都会在最显眼的位置上展示一个售价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限量款。消费者看一眼这个价格之后,再看店里其他那些售价几万元的包包,感觉都像是白菜价。这就是商家利用对比效应来引导消费

斯多葛哲学家提出的“观想死亡”与此异曲同工。

我自己也有一些用死亡来做终极对比的亲身经验。

我在大学里教书,偶尔要参加教学比赛和教学评估。一想到几百个学生外加一堆专家来听课,难免头一天晚上就要焦虑失眠。这时,我可以调用两种应对策略来平复情绪

第一种是强迫自己想些开心的事,比如说戴上耳机和于谦父亲王老爷子神交。

这种方法的问题是,如果焦虑感太强,它就收效甚微。你大概也有这种体会,特别心烦时听别人讲笑话,往往越听越心烦。

这时对我有效的是第二种完全相反的策略:既然我感到恐惧,那干脆就去想想比它还恐怖一百倍的事情。

我会去想:“总有一天,我会死的,我的意识会从世界上完全消失。到那时,再也没有一个‘我’去感受这个世界了,我经历过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想到这些的那一刹那,我会感受到一阵剧烈的恐惧。但随着这股恐惧感逐渐消退,内心便进入深沉的宁静。几分钟前还让我辗转反侧的焦虑感,在这时也消失无踪了。

这就是“丧一丧,神清气爽”。跟凛冬的寒风比起来,无论什么天气都可以算是好天气。

我们都很容易陷入享乐适应的陷阱:美好的事享受得久了,就麻木了,渐渐地再也感受不到它的美好。

而“观想死亡”是在大脑里模拟失去之后会如何,通过这种残忍的想象,我们也许会重新发现美好。

日剧Legal High里的古美门律师曾在一场法庭辩论中这样说道:

“死亡才是希望……我们能做的,是对现在还活着的生命心怀慈悲,领悟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这个道理。”

这句台词深得斯多葛的精髓。

2.慎用大杀招

既然是终极杀招,就必须得慎用。

观想死亡这招太过刚猛,用得不好可能反受其害。一个副作用可能是:人感受到死亡威胁的时候,会变得狭隘。

比如有研究发现,那些本来支持全球化、欢迎外国移民的人一旦受到死亡威胁,就会变得反对移民,变得更种族主义。

经过死亡想象之后,家人之间的情感连接也许会变得更紧密,但也会让我们更加仇视朋友圈以外的人和事。

更严重的副作用可能是,“观想死亡”会导致我们失去意义感,陷入虚无主义。

如果认定最后做什么都会归零,那现在又何必努力奋斗呢?于是越想越丧,越想越抑郁。

也许正是意识到了这个负面后果,斯多葛哲学家在提醒人们“记住凡人终有一死”的同时,也非常强调人要时刻记住履行他们的责任和使命

“观想死亡”未必能让人领悟自己的人生使命是什么,但人生中的其他面向却可以。

我会去想象我自己的死亡,但我想我不会说“反正我要死的,那明天的课就随便上一下好了”,因为在我心中有一份从师生情感纽带中自然而然领悟到的责任感。

还有些人是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中探索和游历时领悟到自己的使命的:当你行走在崇山峻岭中,徜徉在历史长河里,读到一本小说中某个金句时,你忽然醍醐灌顶,一下子明白了自己这辈子应该做什么。

在某些艰难时刻里,你可以运用“观想死亡”这一极端手段帮自己获得平静。但平静不是终点,而是为你提供一个机会,让你可以放手去完成那些从人生其他面向中领悟到的使命。

关于作者:魏知超,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访问学者,科普作家。
王晓微,应用心理学硕士,知识付费内容策划人,职业投资人
本文摘编自《进击的心智》,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 +1
华章管理

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经管图书品牌。聆听大师的声音,追随智者的脚步。华章作为卓越思想的传播者,愿为你提供更全面、更优质的阅读服务。微信公众号:华章管理(ID:hzbook_gl),微博:华章经管

复制成功
情绪  心理学  对比效应  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