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劝酒,才是最奢侈的自律

作者 / 刘 润

不劝酒,不压制,才是最奢侈的自律

1、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前些日子,在进化岛社群里,有同学向我提问:

润总,是不是要想在公司晋升快、发展好,必须要学会喝酒?

有次饭局上,领导趁着酒意对我说,在职场上想有发展前途,不仅要学会喝酒,还要会喝不同颜色的酒:

焦糖色的黄酒,淡色、浓色的啤酒、红色的葡萄酒,无色的白酒和绿色的药酒……

边说边递来5个装有不同颜色液体的杯子,并且先喝为敬。

边喝边讲,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当时我的心脏就猛的一揪。

糟糕,酒精过敏,要不要喝?

喝,晚上过敏彻夜难眠。

不喝,就是不给领导面子.....

咬咬牙,大脑快速权衡利弊,最后.....一饮而尽。

一口喝下去,只觉得一条火线从喉咙插入胃里。

真消毒.....

晚上回到家,从嘴唇到喉咙再到胸口,全都是高度酒精带给身体的灼烧感,身上也产生了过敏反应。

简直欲哭无泪。

润总,我该怎么办?

虽然还年轻,但是真不想用生命喝酒.....

我说,客户和领导不停劝酒,并对你说:

“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就是不给我面子。”

对你说这句话的人,不管你喝不喝,其实都看不起你。

就是看不起你,他才敢说。

一旦说出来就是他对你有绝对的掌控,或者说他自认为地位高于你。

没有人会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说: 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

因为大家都知道,吃饭的家伙不能丢。

如何才能不用生命喝酒?

你要做的,是把自己变得足够优秀,让自己未来拥有足够多的选择权

那么,为什么你不想喝,我不想喝,可大家还都要拼死逼着彼此喝呢?

每一件事情背后,都有其商业逻辑

这件事的逻辑是:

领导和客户们需要通过“劝酒”、“卖面子”这种行为,来完成“服从测试”。

什么是“服从性测试”?

2、什么是“服从性测试”?

《圣经》中有个故事。

上帝对信徒亚伯拉罕说:请杀死你的小儿子以撒。

啊?为什么啊?

虽然很不解,但这是上帝的指令。

经过所有父亲都会有的纠结后,亚伯拉罕决定服从上帝,把自己的儿子含泪放上祭坛,并举起短刀。

刀落下去的那一瞬间,天使及时出现,阻止了悲剧。

我不是真想杀你儿子。

我只是想知道,你对我是不是绝对服从。

这就是“服从性测试”。

只有通过服从性测试,我才相信你能做到:

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

实在不理解,就在无条件服从中加深理解。

你觉得,是有道理才服气的员工更好管呢,还是无条件就服从的员工更好管呢?

当然是无条件就服从的员工更好管。

让员工服气要靠领导力,而让员工服从只要靠权力就行。

但是,这就需要愿意服从的员工。

所以,服从性测试,无处不在。

强盗,用“留个把柄”的方式,对小弟做服从性测试。

甲方,用“改来改去”的方式,对乙方做服从性测试。

女生,用“无理取闹”的方式,做男友服从性测试。

那么,公司领导的服从性测试的方法呢?

那就太多了。

比如,做出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状,看看下属会不会帮他拎包,帮他打伞,帮他开车门。

有一次,飞机摆渡车上。

一个处长狠狠打电话骂助理:你怎么收拾行李箱的?少带了东西!这下我怎么办?!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状。

然后处长突然挂了电话,一跃而起,帮一个正在上车男士把箱子一把拎上车。

后来听对话,知道这是局长。

刚刚还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突然“为母则刚”,开始对另一个生活更不能自理的人,悉心服务

真的是职位越高,生活自理能力越差吗?当然不是。

这种单向的不能自理,本质上是制度化的“服从性测试”。

拎箱子这种小事你都不能奋不顾身,那以后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怎么能指望你绝对服从

劝酒,也是传统的“服从性测试项目

领导:小王,这杯酒,我敬你。

小王:领导,哪有您敬我酒的道理。您折煞我了。

我一直和同事们说,我特别仰慕领导的魅力,特别感谢领导的栽培。

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参与重大项目,好好报答领导。

您的恩情,我一直都记着。

有任何用得到的地方,以后您随时吩咐,我一定随时唯领导马首是瞻。

这三杯,我先干为敬。

领导:慢点慢点,别喝多了。你脸都红了。

小王:没事的,领导。

我平常不能喝酒,一喝酒就过敏。

但今天就是高兴。领导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地转过头去,开始测试小张。

劝酒,不是酒文化

劝酒,是酒文化中的恶习,是对酒文化的扭曲。

随着文明的进步,这个恶习已经好了不少。

但是,估计要随着1-2代靠喝酒上位的领导退位,才会有大的改观。

为什么?

因为如果突然不劝酒了,那领导们年轻时不就白喝了,白练了,白被测试了。

我经历的苦难,凭什么你们就可以不用经历一遍?

但是,我还是想试着劝痴迷于劝酒,痴迷于服从性测试的领导们一句话:

真正的领导力,来自内心的追随,而不是行为的服从。

3、怎么建立权威?

权力到底来自于哪里?到底什么叫权威?

你让人做一件事,他做了,你对他就有权力。

他不做,你对他就没有权力。

你对他有没有权力,取决于他听不听你的。

所以,你要明白,权力,不是领导授予的;

权力,是接受权力的人授予的。

那别人为什么要听你的呢?

这时候,你就需要有“权威”。

权威,就是权力对一个人的威力;

反过来说,就是别人对你权力的接受度。

怎么提高权威?

很多人非常重视座次,谁坐第一排,谁做第二排;

很重视办公室大小,老板最大;很重视你有没有帮我拎包,帮我开门。

这些都是强调和测试权力接受度,测试权威的方法。

甚至人很喜欢说:“小王,这三杯酒你喝了吧。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这种恶习,就是一种权威服从性测试。

但是,这种来自于“仪式感”的权威,无法对你的老板,同级同事,合作伙伴,

客户,甚至你的子女起作用。

所以你发现,很多外企老板和员工办公室一样大,谁都不帮谁拎包,座位随便坐,更不逼你喝酒。

他们不通过这些仪式感建立,或者测试权力接受度。

那怎么建立权威?

把这些仪式感拿掉后,外企老板,甚至一些全球副总裁CEO,必须想其他方法。

比如:“帮员工按电梯,比如关心大家的生活,比如尊重他,并因此获得权力接受度,获得权威。”

别无他法。

这样获得权威很难。

但是他们也惊喜地发现,他们用同样的办法,从伙伴,从客户,甚至子女那里获得权威。

你的权威是通过仪式感获得的吗?

你对谁有权力?

哪些人心甘情愿地把权力交给你?

最后的话

在进化岛社群里,我对同学们说:

权力的实施,要依靠权威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而逐级拎箱子,本质上,就是一套权威驯化体系。

其实挺有效。

但是到今天,我一直有样东西没有学会,那就是让人替我拎包。

每次落地机场,接机的同学都奋不顾身地冲过来抢我的箱子。

我急忙抱紧箱子,说我自己来、自己来。

他一愣。缓过神来后,不依不饶,说应该的、应该的,然后左争右抢。

我吓得只好连连后退,用生命保护。

最后他只好放弃,然后我长舒一口气。

我一直没学会让别人给我拎包。

而且我也特别不能理解,一个生活能够自理的人,为什么要别人给他拎包。

你的权威,可以通过100种方式建立,但不应该包括形式上的压制。

你一旦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树立权威,就会把压制当做权力,把服从当做追随,从而过高估计自己的影响力

不要让别人给你拎包,不要让别人给你打伞,不要等着人给你开车门。

千万不要。

不劝酒,不压制,才是最奢侈的自律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0+1
刘润

作者简介:刘润,“刘润”公众号主理人,互联网转型专家,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任海尔、中远、恒基、百度等多家知名企业战略顾问,他总能将复杂的问题,抽丝剥茧地探寻出商业本质,发布在他的公众号“刘润”(ID:runliu-pub)上。

取消收藏
自律  领导力  员工  降低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