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交易上线一周:迈向“碳中和”,我们能做些什么?

作者 / 刘 润

最近,几则新闻,在朋友圈刷屏。

7月16日,全国碳排放交易正式开市。开市当天,交易成交量410.4万吨,成交额2.1亿元。成为世界最大碳交易市场

7月17日,横贯金沙江的白鹤滩水电站,正式投产。单体发电世界第一,是水电行业的“珠峰”。

位于合肥的“人造太阳”创世界纪录。核聚变技术,取得阶段性突破。

这半年,互联网大厂下场“电动车”,传统车企转型研发电、氢动力车。

Beyond Meat等植肉巨头登陆中国市场

……

我觉得,它们都共同指向了一个关键词:碳中和。 一个突然火起来的词。

到底什么是碳中和?迈向“碳中和”,我们能做些什么?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

1、碳中和,防患于未然

碳中和,为什么突然火起来了?

因为,它迫在眉睫。

碳中和的本质,关乎全球变暖。而全球变暖,已经火烧眉毛。

联合国和世界气象组织发布的《全球气候状况声明》显示,

2020年,全球平均气温已经比工业革命前高出了1.2℃。

也就是说,短短两百年来,全球气温已经升高1.2℃了。

有人说,地球本身就是经历了冷冷热热无数次变化,现在气温的升高,只是地球的常规变化。

确实,如果放在非常长的历史维度来看,这很正常。

但是,站在人类的立场上看,哪怕气温只是抬高了小小的1℃,带来的一系列生态变化,都是无法想象的。

2012年的时候,我买了张船票,去南极。

到了之后才发现,天呐,原来全球气候变化,是那么可怕。可是平时在办公室完全没有感觉

我们知道,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完整食物链。

在南极,食物链的底端是浮游生。鳞虾吃浮游生物,而鲸、企鹅、鱼类就吃鳞虾,海豹又吃企鹅。这是南极完整的食物链。

可是,如果全球气温升高1℃,大量海冰就会消融。

海冰没了,在冰下生存的浮游生物就少了,那么,以浮游生物为食的鳞虾也相应少了。类推下去,鲸、海豹也会越来越少。

南极的生态就这样被打破了。

复杂、剧烈、可怕。转而,忧心忡忡。

如果照着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未来或许我们人类也不复存在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不要让它发生。

防患于未然。碳中和,就是防患于未然。

什么是碳中和?

我找到了一段描述:

国家企业产品活动或个人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以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排放量,实现正负抵消,达到相对“零排放”。

和计算成本利润一样,首先,需要建一个碳排放账户。正向是直接排放量、间接排放量,负向则是减排抵消量。

只要这笔大账,正负相抵,达到均衡,就意味着实现了碳中和。

碳排放总量,清零。

为什么控制碳排放,那么重要?

因为,全球变暖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碳排放。

我们在中学课本里学过,全球气候变暖是因为温室气体过度排放,导致的温室效应加剧。

那,温室气体到底有哪些?

根据《京都议定书》,广泛认定的温室气体一共有6种。

二氧化碳:燃烧化石燃料产生;
甲烷:垃圾填埋和饲养牛羊产生;
氧化亚氮:肥料使用过程排放产生;
氢氟碳化:空调、制冷设备排放产生;
全氟化碳:铝产业排放产生;
六氟化硫:变电器制造过程中产生。

每一项都和我们现在的生活息息相关、不可分割。

但是,一定要控制。怎么办?

这是个全球问题。最要紧的是,大家必须达成一个共识。那就,坐下来开个会、讨论讨论。

但是,每个国家国情不同。

有的国家以服务业为主,碳排放少;有的国家以制造业为主,碳排放量大。

有的国家已经掌握了减排科技;有的国家,缺乏先进技术资金

不同国家的减排压力和能力,相去甚远。

发展中国家说,

你们发达国家凭什么要我控制碳排放,你们都走到富裕阶段了,我们还在起步,不能等我们先解决发展吗?

发达国家说,

那不行,现在全世界都在面临这个问题,你现在碳排放这么严重,一定得好好控制。

吵得不可开交。好在,终于有了点眉目。

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签订。

一个共识开始孕育:要将大气温室气体浓度维持在一个稳定水平。发达国家承担主要义务。发展中国家不受法律约束

1997年,《京都议定书》签订。

共识初具雏形:发达国家从2005年起承担减排义务。发展中国家从2012年起。

2016年,《巴黎协定》签订。

有了“硬性指标”: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前工业化时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努力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

做出承诺:包括欧盟在内的29国承诺2050年实现碳中和,中国承诺2060年实现碳中和。

好,决定了。

有了目标。下一步,该怎么干?

2、承诺达标,任重而道远

要实现“零排放”,首先要把噌噌噌往上涨的“碳排放”值曲线,给扭回来。

尽快达到峰值,触顶,才能下降。这个峰值,叫做碳达峰

目前,世界上已经有50多个国家达到碳峰值。

欧盟、美国,工业化起步早,产业成熟,分别在90年代和2007年实现碳达峰,峰值约为45亿吨,和59亿吨。

而中国承诺,在2030年前碳达峰。预计峰值是,106亿吨。

相较欧盟和美国,中国工业化起步晚了整整100多年;而且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是欧盟的3倍,美国的4倍多。

排放体量大,减排压力大。

而2030年碳达峰后,交给中国清零的时间,只有30年。太难了。

可是,这次大考必须通过。怎么办?

看清本质,找到方法,然后硬着头皮上。

解决碳排放问题本质上,就是解决公地悲剧

什么意思?

个例子。有一片海,所有人都可以捕鱼。

但是鱼的数量是有限的,必须要合理捕捞。于是大家约定,每天只捕一艘船的鱼。

一天,一个人多捕了两艘船的鱼。

别人看了,很生气。

我那么守规矩有什么用?

不如我也多捕一点是一点吧。

大家越捕越多,最后,海里的鱼全都被捕完了。再也捕不到鱼了。

碳排放,也是这个道理。

主动升级减排技术、严格执行减排的企业需要耗费的成本,可能高于随意排放的企业。

于是,大家肯定都不想主动减排。

怎么办?

两个方法。

3、碳排放,搭好底层框架

第一,加强监管;第二,私有化

1、加强监管。

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出马。

对高碳排放的行业,制定严格的监管机制,促使行业加快减排技术革新

比如:把碳排放指标纳入地区环评,等等。

2、私有化。

给碳排放定个价格,把它引入市场,在市场里交易

就是碳交易。怎么交易?

政府先设定一个排放总额,再把排放额度分配给各个企业。如果企业的额度用完了,就要到市场上购买。

而,额度的价格交给市场交易决定

这时候,企业就不得不开始考虑碳排放了,因为它和成本挂钩了。

有了碳交易市场,底层框架,就搭建完毕了。

碳中和之路,有了坚实的地基

接下来,就是各行各业各显神通了。

未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4、面向未来,机遇与挑战

我始终相信,和难题并存的,一定是方法,是机会。

面对发展带来的问题,应该用更高质量的发展来解决。

怎么做?

面向未来,找创新

那么,有哪些创新?哪些机遇和挑战呢?

比如,电力

我们国家是个产煤、用煤大国。

目前,我国主要的电力来源依然是火电,就是烧煤。

怎么办?创新,找替代。

创新:改良煤化工,降低碳排放。

找替代:用太阳能风能水能潮汐能这些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

但是,求变,谈何容易。

哪怕去年风力和光伏发电已经达到了4亿千瓦了,依然占比不到10%。

还需加大力度,还需投入创新。

于是,

金沙江上的白鹤滩水电站建起来了。

核聚变技术,日趋成熟。

电储能、特高压传输技术,不断革新。

这些,都是硬核创新。更是大势所趋。


还有很多行业碳排放量很高。比如,汽车行业。

传统燃油车,是靠内燃机驱动。内燃机,燃烧的是汽油、或者柴油,按照内燃机的原理,即使进行了好几轮的技术革新,碳排放依然不可能清零。

怎么办?那就换吧。

多大型车企纷纷做出行动。

丰田,90年代起,开始研发混合动力汽车和氢燃料电池

奥迪,宣布从2026年开始,将全面切换成纯电动车,到2033年,正式停产燃油车;

福特,宣布在2030年之前,将全面切换成纯电动车;

捷豹路虎,宣布到2025年,将变成一个纯电动品牌……

新能源车,方兴正艾。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我们日常生活中常常忽略的,温室气体排放大户

那就是,养殖业。尤其是,饲养牛羊。

有人统计过,

生产1公斤牛肉就会产生32.49千克二氧化碳当量的甲烷气体。

可是,一年要消耗多少牛肉呢?

单说我们中国,一年就要消耗将近900万吨牛肉。900万吨啊,相当于2.9亿吨碳排放。

这么多碳排放,怎么给它清零?

或许,人造肉是一个方向。

养牛羊本质上,就是把太阳能变成蛋白质、脂肪的过程。

牧草通过光合作用,把太阳能转变成化学能;

牛羊吃牧草,吸收了牧草中的能量;

我们吃牛羊肉,吸收了牛羊肉中的能量。

可是,养殖牛羊这个过程,碳排放太高了。能不能在保证我们日常所需能量的基础上,把养殖过程省略呢?

人造肉,就是一个答案。


除了这些,减排难题带来的机遇,还有很多。

所以,不必失措,面向未来,顺势而为,定能有所为。

最后的话

2030年,达到碳峰值。

2060年,实现碳中和

距离2030年,还有不到10年;距离2060年,还有不到40年。

碳达峰,是下一个十年之约。碳中和,更是未来之约。

天地有大美。自然和谐共生。对此,我辈更应努力。

发现规律,找到方法,抓住方向,瞄准新的机会,用更高质量的发展,解决发展带来的问题。

期待,加油,祝福。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