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分神剧:老年人的困境,往往不被看见

作者 | 临公子

今天分享一部临公子最近看的很奇妙的国产综艺,无明星、无噱头的观察纪实真人秀:

《屋檐之夏》。

节目刚上线一集,B站评分就飙升至9.8分。

节目邀请了3位人生经验丰富的年长者,与几位沪漂青年一起共住21天,打破次元壁融入彼此的生活。

如此高分,不仅因为它罕见地将镜头对准了一类人群,独居老人,更是温柔地向我们展示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

01

独居老人与社会,或多或少存在着距离感。

62岁的刘雪华,早期琼瑶剧的大女主,先生去世后她便与两只狗开始了独家生活。

由于对道路充满恐惧平时不出门,就闲在家里看电视、玩小游戏、喂喂狗,手机对她来说只是打电话的工具,电视不小心动了设置她就不知所措……

“所有现代化的设备,我都不会用。”

这样的生活已持续了9年。

89岁的朱增德爷爷,独居12年。

精神矍铄,带着金框眼镜,格子衬衣整整齐齐地掖进裤子,皮鞋光亮如新,下午还会享受一会儿咖啡时光。谈吐中不经意夹杂着可爱的凡尔赛。

妥妥的一位标准上海老克勒(collar)。

但惬意自由的生活下,实则封闭。

刘雪华在家时,电视24小时开着,房间电视一关马上就再次打开客厅电视,电视的角色像是打破沉寂的陪伴;朱爷爷在家时,怕黑要开着灯睡觉。

他们在家的鞋子,都非常看重一个功能:

防滑。

毕竟一个人在家最怕就是摔倒,还没人知道。

02

当然,这档节目可不是让大家心疼独居老人。

很快地,人们就看到他们与年轻人相处时的游刃有余和丰富阅历。

21岁的拉宏桑,B站230+万粉丝的Up主,视频里鬼马精灵,然而现实中是个不折不扣的社恐

初次见到刘雪华,拉宏桑乖巧中带着手足无措。

为了避免自我介绍的尴尬,拉宏桑将个人信息提前打印出来,刘雪华问一句,她递一张纸。

刘雪华却丝毫没有任何尴尬与为难。

她对拉宏桑的视频非常感兴趣,看得捧腹大笑,还乐呵呵地问什么是B站、Up主拍完视频后要干啥。

对拉宏桑赞不绝口、疼爱有加。

演播室看到拉宏桑的片段,刘雪华特别自豪,说她好玩又体贴,看到她自责,自己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面对00后小女孩表白被拒绝而烦恼,她平和地跟女孩说,“他不是否定你,只是你可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你这个阶段有些太猛了,他只有yes or no,那他只能说no。”

三言两语就说到点上了。

朱爷爷更厉害。

他房客是外国小哥阿雷,第一次见面,小伙子带来一盒茶叶。爱茶的朱爷爷好奇地拆开问是什么茶,担心他被骗了,认真看了后直接说:这普洱茶发霉了。

小伙子懵了,说还花了不少钱呢。

朱爷爷:花了多少?

小伙子内心一紧:300块。

朱爷爷:好的茶要1千多,300块太便宜了,所以这茶就差。

其实朱爷爷并非有意让人难堪,只是担心小伙子被骗,还不时宽慰他。得知阿雷是学奢侈品专业后,主动说正好自己就是做这方面生意的,能帮上忙,最后还送给阿雷一个手串作为见面礼。

整个过程舒展、真诚,没有假意客气,很快就拉近了距离。

年轻人感兴趣的是数字化生活与虚拟世界。

习惯通过网络交流,对现实里的社交逐渐不适,又只能回过头从网络社交中寻求满足。哪怕想表达,话到嘴边也不知从何说起,充满不安。

老年人渴望的是线下人与人的亲近,感兴趣的是与他人打交道。渴望融入社会+有人陪伴。

大家各有各的难处,都有各自的需求

其实这种“独居老人+城漂青年”的房东房客模式,我觉得挺有现实意义的。

有一定住房条件的老人提供或出租居住空间,年轻人作为房客,一方面能减轻“城漂”在大城市生活的经济负担,另一方面多点儿人与人的交流,对老人来说,无疑也是一种亲密陪伴。

03

综艺里有个细节:

健谈的朱爷爷聊到家人话题,突然变得敷衍,另外一个房客问想不想去找孙女时,朱爷爷没正面回答,只说:她很忙。

后来索性沉默了。

这种逃避的背后是无数老人的普遍心态——担心自己多余,给孩子们添麻烦。

他们害怕被抛弃。

他们害怕不被理解。

社会信息化带来了便利,同时也给渴望融入社会的老年人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壁。

这类新闻屡见不鲜。

老人在火车站不懂得如何用手机买票,急得在窗口跪下;由于不知道如何使用健康码,无法通行,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刘雪华在节目中表示,她是因为担心出门麻烦,所以才宅在家。

节目里她第一次尝试出门遛狗,两只狗狗各有各的想法,她手忙脚乱才控制住局面。回家后兴奋地向各路亲友报喜,求表扬。

除此之外,与年轻人不知道聊什么,也是他们顾虑的点。

刘雪华说,自己这个年纪去和年轻人做朋友,很难了。朱爷爷也表示,老年人的生活与年轻人有区别,害怕自己讲了他们不开心。

为了避免矛盾,他甚至有意回避接触。

“我不和他们(孩子们)住在一起,什么矛盾就没有了,大家就不会有隔阂了。”

04

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超过了2.64亿,其中每3个老人,就有一个是独居老人、空巢老人。

2014年,重庆一独居老人因为孤独,一年拨打了1483次110,希望有人能陪他聊一会。

2018年,上海一群退休教师组团学习使用智能手机,“孩子没时间教,孙女问多了会烦”。

老年人的困境,往往不被看见。

他们不愿意成为孩子和社会的负担,却容易被大众遗忘。就像口口声声不愿意过生日的朱爷爷,当共居的年轻人买了生日蛋糕、陪他过时,他脸上是满满的开心。

后来朱爷爷坦言:

“我说我不过生日,但心里很想他们记得。在这个社会,老人是真的希望孩子们要记得老人。这是老实话。”

这或许正是《屋檐之夏》的可贵之处:

让大家对老年群体真实的想法、真实的困境有了更立体的了解。

人终将老去。

而我们对老年人多一些了解,关心他们的现在,就是关心我们的未来。

希望老去能变得温柔一些,善意一些。

PS.你们与老年人相处时,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难忘的事?欢迎在留言区聊聊。

喜欢这篇文章,记得点赞哦,感谢大家。( ′???` )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临公子

微信公众号:临公子的后花园(ID:hi-lingongzi)这是个工作、理财和自我修炼的公众号.我是临公子,LinkedIn中国专栏作者,秋成社区签约作者,一枚不正经的工科产品汪。

取消收藏
人口  群体  社会信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