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CEO王志东:对所有成功都要充满敬意

 2008.12.06   来源: 东莞日报

  在当年班主任、辅导老师的带领下,王志东走进会场,深深一个鞠躬后,踏着轻快的步子跳上讲台。

  王志东这次是以东莞中学84届校友的身份回到母校,参加东莞中学2008年校友报告会。听众席上除了东莞中学高中部的师生,还有来自东莞中学初中部、玉兰中学、可园中学的师生代表。“报告会之前就有老师提醒我,今天在座的东莞学生基本上都是‘90后’,小心有代沟,我现在敢坐在上面还是有这个自信的,就因为我近来常和两个‘2000后’沟通。”王志东开场就聊起了他家那对‘2000后’龙凤双胞胎,他说:“龙凤胎是政策允许下的利益最大化,实现了我这个贪婪完美主义者目标。”别人都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王志东却一定想办法都要。这次报告会上,他鼓励学生们,坚持完美主义者的价值观

  投入一场“游戏”

  40年前刚刚出生,30年前进入中学,20年前结束求学生涯出来工作,10年前推出新浪网……这是王志东的个人历程,也反映了特别的时代背景塑造的他们那一代。“我们不能总是拿过去的历史来做讲座,只能在回忆时对比,找到未来的答案。”王志东认为,“90后”学生的人生目标,与当年是有区别的,应该重新去了解他们的生存环境、奋斗意义、奋斗手段和奋斗目标。

  “我在1981年进入莞中,1984年考上北大,当时朋友开玩笑说我是‘虎门最穷的一个’。我在大学,就靠当时的一等助学金——每个月18元,加上9元物价补贴,总共27元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有时家里再给我寄20元、30元不等的零花钱。”王志东说,上世纪80年代的学子吃过苦,很容易定下奋斗目标,目标很简单,就是脱贫、吃上用城里粮票才能买到的细粮,学习和奋斗的目标就是转变身份。但是现在的孩子,生活问题都有人考虑好了,小小年纪出国旅游的护照都签满了,让他们忆苦思甜并无多大作用。“脱贫”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如果跟他们说“你要自己挣学费,长大了要工作挣钱养父母。”他们会有疑问,“现在还用得着这么努力工作吗?”

  现在的学生应该自己去找到更有意义的目标,保持投入一场游戏的心态,设定努力的方法,充分享受过程,可以只为了到5年、10年、20年后,面对老师、同学甚至下一代,能够说出自己的成就和经验,同时能为下一步创造更好的条件。

  与同龄人比将来

  不同年代有不同的目标,但最终的目标都不是质和生活,而是充分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IT界很多成功公司,都有远大宏伟目标,30年前微软成立时的理想是‘全世界每一个办公桌上都有一台电脑’,这在当时是科幻小说都不敢写的,微软全力以赴努力,如今却基本达到了这个目标。对于比尔-盖茨,他不需要为家里的电器担忧,但他在巨大的商业成功中找到了满足感。”王志东认为,现代学生应该找到属于现代的目标,他们应该与同辈人竞争,不但与东莞的同学,还要与上海、北京甚至港台、欧美的同龄人竞争。

  现在社会变化很快,所处环境与二三十年前有很大区别。1985年,王志东在北大向人挑战,比赛用Basic计算出圆周率1000位以后数字,经过极大的努力他得出当时让人觉得“很厉害”的答案,还因此获得当年“五四科学奖”二等奖论文。而到了2002年,上网不需要一个小时,就能搜索到用标准C 语言编成的四行程序,可以计算出圆周率后2000位。

  恩格斯有一句名言说,人和动的根本区别在于,会劳动和制造并使用工具。王志东认为,现在聪明与否的区别要看会不会使用互联网这个工具。“在我读书的时代,多数课余时间都泡在图书馆、实验室,为了能钻研得到更多知识,但是现在的学生,在互联网上就能找到全世界集中起来的知识库。”

  现场互动

  这里没有代沟

  王志东的亲和魅力,令互动环节气氛非常热烈。提问的学生中,除了第一位女生问了一个关于自身的择业的问题,后面几位男生都将问题重点放在了社会大事上,关于杨致远,关于阿里巴巴,关于黄光裕,听到这些字眼,感觉这问与答的双方似乎不仅仅是长辈和晚辈、师兄和师弟,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连王志东也赞叹道:“莞中学生不得了!莞中学生问的问题都很专业,非常的专业,我在大学里面也未必能听到这么高水平的问题!”

  “一切皆有可能”

  Q:我们女生在电脑方面不是特别突出,请问前辈对未来行业除了IT,还看好哪些行业前景?

  A:很多国家有女总统,美国有女国务卿,现在人人都有机会。肯尼亚的一个黑人做梦也没想到他会成为美国的老大,但一切皆有可能。

  现在经济政治社会都在动荡,行业正在重新洗牌,变化太大,我不敢做任何预测,几年前觉得冷门的专业都可能成为未来中国发展的新兴产业。等你们读完几年书,行业前途会是怎样,很难预测。行行出状元。以后有无数种机会,每一个行业都可能有超常规模的发展。高中学生考虑未来专业还太早,重要的是把握好现在,全面打好基础,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发现培养自己兴趣专业。

  商业环境是有风险的”

  Q:在今年年初,微软拟以每股31美元交易总额达446亿美元价格收购雅虎全部已发行普通股,被时任雅虎CEO杨致远先生一口回绝,而在近来的金融海啸之下,雅虎股价大幅下跌,被外界盛传为“杨致远先生辞职的导火索”。如果换作王志东先生,您对微软收购应该作何决定?会否与杨致远先生一样?杨致远先生是否有您当年在新浪影子

  A:我在新浪和杨致远先生在雅虎,是有一些可比较的地方。相同点在于都是创始人,同样在名片上不写CEO,写的是“酋长”,但在股权和业务等多方面我们是不同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雅虎拒绝或者接受,都是由公司决定的。公众公司有公众规则,无关杨致远先生个人,是投票决定的集体意愿。现在这样单纯地评价对错或许不公平。商业环境是有风险的,一个决定可以可以输,都可能是未来发展的辅助。

  “对所有成功都要充满敬意”

  Q:马云当初说要把阿里巴巴做成“第二个雅虎”,他没有完全做到,现在阿里巴巴做到了新的崛起,您对此有什么看法?针对阿里巴巴这个团队艰难但却成功的奋斗历程,对我们有什么启示?

  A:我们对所有的成功都要充满敬意。你可以不赞同,可能不欣赏,但每个人成功都有值得学习、鉴、参考的地方,成功不能复制,或许你也不愿模仿,但应该尊重。马云是非常有理想也很执著的人,经历过大起大落,但决不放弃,他挺过来了,未来不管怎样,我们都要真正地尊重他。

  “钱能挣多少不重要,挣完怎样花更重要”

  Q: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曾经三年荣登榜首的国美董事长黄光裕,上周被拘留调查。现在每年各种中国富豪榜几乎成了阎王册,曾经在榜上风光一时的富豪们纷纷落马。请问王先生您怎样看待这种现象?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企业要做大做强的时候,遇到了这种黑金主义的重重阻挠,应该怎样在夹缝中发展?

  A:许多人身在帝王家却不幸福,许多名人以跳楼结束自己,一些富豪最后身体垮了、进局了、家庭散了……财富、地位无法代表一个人的满足感及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是人生理想的问题。钱能挣多少不重要,挣完了能花多少、怎样花更重要。设定目标时只是锁定名和利,无法令自己感到满足和成就。

  事实上现在富豪榜上出事率还是降低了,阳光富豪也越来越被重视,过去得财赚钱不择手段是资本原始积累的方式,现在媒体发达了,政府信息透明了,惩罚的力度大了,社会还是在进步的。改革开放30年,我们的社会还是在不断进步的,未来会更好。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取消收藏
王志东  ceo  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