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赢了吗

  当今世界的发展让我们开始怀疑与发展中国家贸易在未来能否实现双。我们先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实际上,这里存在一个经济学家保守了两个世纪的、很难被发现的秘密。当经济学家声称就连传统的经济学模型都能证明自由贸易国家有利的时候,他们是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玩弄权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基本贸易理论指出,在贸易中存在受益者和受害者。例如,如果从中国进口便宜的纺织品,南卡罗来纳州的纺织工人将面临失业,而其他美国人会从较低的纺织品价格中获益。斯密李嘉图等人证明:受益者获得的收益要比受害者遭受的损失多。到那时为止,贸易问题还比较简单。但是后来,贸易问题出现了惊险的飞跃。经济学家仍然认为某些美国人获得的收益要比另外一些美国人遭受的损失大,并以此证明贸易对国家有利。那么他们做出这种判断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主要的贸易反对者丹尼·罗德瑞克说:“当声称贸易对整个国家有利时,多数经济学家都无意识地为自己罩上了一层道德面纱。 除掉经济学家的面纱,他们就变成了政治达人。”

  正如罗德瑞克所指出的那样,如果不告诉你是贸易问题,在其他任何背景下,我们都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假设我对你说:“我要从你那里拿走 5美元,然后给另外某个人6美元。请问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没有人能马上下结论说:“哦,应该是好事,因为我们已经创造了1美元。”大家想知道在这一过程中谁是受害者,谁是受益者?这是通过什么机制实现的?

  事实上,经济学家理解导致“贸易利益” 的不确定性原因,但他们很少愿意去解释:贸易的收入分配效应有时候要比其效率利得大。换言之,如果一些人(消费者)从贸易中获得6美元的收益,而另外一些人(非熟练工人)损失5美元,经济学家将两者加起来得到1美元的“效率利得”。受害者遭受净收益5倍的损失,而总的来说我们“”了。有了这样的例子,来自于象牙塔的自由贸易利益与现实中的失业问题相对立的现象就不足为奇了。

 罗德瑞克的观点很难被理解,常常被忽视,但却是不可或缺的:贸易利益的产生完全是通过贸易的收入分配效应实现的。换言之,在你看来,贸易的经济利益越大,受害者所遭受的损失就越严重。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贸易利益的创造是通过经济活动的重构来实现的。在前面的例子中,南卡罗来纳州纺织工人丢掉了工作,不得不到其他地方寻找报酬更低的工作。与此同时,那些到沃尔玛塔吉特百货公司塔吉特百货公司(Target),成立于1962年,市场定位为高级折扣零售店,是美国第一家提出打折概念的商店。——译者注  购的人可以从外国提供的低价产品中受益。但是通过对贸易的收入分配效应和效率利得进行比较可以发现,经济学家一直在打着科学的幌子兜售所谓的“贸易利益”思想体系。这实质上是文化力量的问题,而不是语义的问题。经济学家所标榜的自由贸易对国家有利的传统思想,导致了惯性思维的产生。这种惯性思维正是戈莫里、布林德和我们现在正尽力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多年来经济学家内部也有许多人一直对这种把戏感到不舒服。与李嘉图处于同一时代的纳索·西尼尔纳索·西尼尔(Nassau Senior,1790—1864),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代表作有《政治经济学大纲》和《关于工厂法对棉纺织业的影响的书信》。——译者注  说:“经济学家可能会告诉人们应该如何增加财富(通过其支持的自由贸易),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一超出经济学家视野的方法值得推荐。” 西尼尔写道:“有一位作者曾经指出某给定行为是财富的产物,为此应该赞许拥有财富就等同于快乐的荒谬想法是有罪的。”一个世纪以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天才莱昂内尔·罗宾斯莱昂内尔·罗宾斯(Lionel Robbins,1898—1984),英国经济学家,曾任伦敦经济学院教授、英国皇家科学院院长。他不仅研究抽象的经济理论,也研究应用经济问题和实际政策问题。曾批评新古典学派,为罗宾逊不完全竞争经济学的出现奠定了基础。他将经济学定义为“系统研究各种目的与具有多种用途的稀缺手段之间关系的人类行为的科学”,引起了广泛的争论。代表作有《论经济科学的性质与意义》、《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经济政策理论》和《经济思想史中的经济发展理论》。——译者注  在20世纪30年代本着类似的精神撰写了引起广泛辩论的宣言,来敦促其同僚们弄清楚经济学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罗宾斯认为经济学的能力在于,它能够表明采取某项政策会导致x或y的发生。但是判断某项政策的好坏则属于哲学政治学研究的范畴。罗宾斯为经济学家能够就这些问题进行公开辩论而感到十分高兴,但是他始终坚持认为在确认经济学边界时应保持诚实。这种观点激怒了他的许多同僚,这些人极力希望经济学能够成为像理学一样的科学。毕竟,如果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不能明确告诉总统和首相该做什么,那么他们还有理由与经济学家进行交流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济学家编造了所谓的“补偿原则”。他们认为,从本质上来说,自由贸易为受益者带来的收益足以补受害者的损失,并且能够使他们的境况变好,因此经济学家可以得出自由贸易对国家有利的结论。但这是个圈套:这种补偿实际上未必一定发生。它只不过在理论上是可行的!如果经济学家尽力得出的只能是类似不能令人信服的结论,那么其可信性存在风险就不足为奇了。正如罗德瑞克所言:“自由贸易的利益不可能变成现实,除非这种补偿发生。”

摘自《向左走,向右走:美利坚的未来之路》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取消收藏
美国  经济  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