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华尔街的“奇才”无耻且危险

  2009.04.28  来源:国际财经时报

  2007年7月15日,《纽约时报》刊载一篇题为“富人中的富人,新镀金时代的骄傲”的文章,最引人注目的“新巨人”是前花旗集团总裁威尔(Sanford Weill)。他认为,他与金融业的同行因对社会贡献而赚得巨额财富

  这篇文章刊登后不久,威尔构筑的金融大夏就迅速瓦解,并在整个过程中衍生巨大的附带危害。即使我们设法避免让大萧条卷土重来,全球经济仍需费时数年才能从这场危机中复苏。

  这足以解释为什么我们应该《纽约时报》的另一篇报到文章感到烦扰。它指出,继去年下挫后,部分投资银行的高级主管薪水已经再度提高,回到2007年的水平。

  为什么令人烦扰?容我谈谈。

  首先,我们再也没有理由相信,华尔街的“奇才”对社会有任何正面的贡献,让他们堂堂的拥有巨额的报酬

  请记住,2007年华尔街镀金时代,其实完全是新现象。1930年代至1980年代左右,金融业是古板且乏味的行业,从业者的平均报酬并未高于其他行业,却使经济巨轮不断滚动。

  既然如此,为什么部分银行家突然开始积累巨额的财富?我们听到的解释是,这是对其金融创新能力的回报。不过在现阶段,除了以各种不断改进的新方法制造泡沫,逃避规范,设计庞氏骗局外,我们实在很难想到最近有任何真正有益于社会的重要金融创新

  让我们想一下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最近的一次演讲。他试图为金融创新辩护。他所谓的“好的”金融创新包含,一:信用卡。这其实不是什么新想法。二:透支保护。三:次级房贷。这是银行家据以坐拥巨额报酬的关键?

  读者可能会认为,我们是自由经济体制私营企业有权自行决定员工工资的多少。然而这引入到我的第二个论点:华尔街再也不是私营企业的一环。它是国家的一部分,完全仰赖政府的援助,一如“贫穷家庭临时救助”(又名福利)的援助对象。

  我说的不只是“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下的约六千亿美元承诺资金

  部分读者可能认为,拯救华尔街是保护整体经济的必要手段。事实上,我同意这种看法。但由于其间涉及纳税人的血汗钱,金融公司的角色应类似公用事业,不应重回2007年的老样子。

  此外,付巨额报酬给一意孤行的人不仅无耻,而且危险。毕竟,银行家为什么敢于冒如此大的风险?因为成功,或甚至暂时的成功假象,足以为他们提供巨大的回报;即使总裁搞垮公司也仍能获取巨额奖金而一走了之。现在,我们又看到某些人在美国政府支持下,玩起危险的游戏,并享有类似的待遇。

  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巨额报酬再次流向最上层?有人说,这是留住人才所必须。这种说词似是而非:在金融业失业严重的情况下,失业者将何去何从?

  金融公司再度支付巨额报酬的真正原因是,它们有钱。它们已再度瓜分(虽然幅度不如它们所说之大),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毕竟在政府担保下,它们以低廉的成本钱,并以高出许多的利息。他们在尽情吃喝玩乐,因为知道明天就要受到管理

  也许不会。部分媒体认为,风暴已经过去:股市上涨,经济衰退趋势可能已渐渐稳定,奥巴马政府可能严厉的训斥银行家几次后,放对方一马。无论对或错,银行家似乎认为,重返过去似乎为期不远。

  我们只能期待,我们的领导人证明这些人是错的,并落实真正的改革。2008年,报酬过高的银行家拿着别人的钱冒险,使全球经济趴下。我们不能任由他们再来一次。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 +1
复制成功
克鲁格曼  花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