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的管理智慧

  禅宗提供的是关于个体如何实现人生终极价值的学说,同时禅宗本身就是一个组织化的宗教社团,在管理措施上体现出独特的管理思想,其内容包含着极其丰富的管理智慧。

  禅宗的管理智慧具有以下特色:第一,注重心态管理;第二,强调直指人心;第三,讲究身体力行。

  明心见性的心态管理

  现代的管理活动通常习惯于依靠制度规范知识技术、方式方法等外在因素,而禅宗的管理智慧则强调着眼于组织成员的心态,通过改变成员的心智模式、坚定共同愿景,推动组织目标的实现。

  心有本性的主体意识

  中国禅宗的创宗人惠能在其代表作《坛经》的开篇就提出“定慧不二”的命题。这个命题强调“定慧等”,“定”与“慧”二者是体用一致的关系。当你安定了自 己的内心时,你已经达观了真理;你要想勘破世界的本质,只要体验自己寂静美妙的内心就可以了。“我”与“佛”浑然一体,对于修佛者而言,重要的是认识这一 事实,而不是离“我”求佛。

  禅宗的成佛论要旨在体悟自心清净,旁骛他求必定修不成正果。凡愚之人不知道他们己身中就有净土佛性,所以就求这求那;觉悟的人则清楚,心中自有本性,绝不能于心外求生佛国。

  “心有本性”的思想,对于树立人的主体性,从而在现实生活与管理活动中发挥主观能动性,勇于承担责任,敢于开拓创新,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发明本心的成功之道

  既然己心是觉悟成佛的关键,那么,行为主体外向索求,必以其内在本心为根基。“禅”的要点不在其形式。“佛”无处不在,向没有佛性的地方用功永远不能成佛,而离我们最近的具有佛性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心性,所以要“明心见性”。

  禅宗的这一思想包含着深刻的管理智慧。当代有些组织目标往往不切实际,真正的需求并没有表达出来,而表达出来的又非真正的需求。这其实就是管理活动处于 迷失状态的表现之一。迷失方向的又一种表现,是有些组织无视自身的资源、特色、优势,一味地学习别人的经验,盲目地信奉流行的理论主张。

  一个组织,只有正确把握存在和发展目标,勾画出组织成员接受并心甘情愿地为之奋斗的共同愿景,才可能形成源源不绝的内在动力,从而使组织不断向前发展。

  圣雅伦的董事长梁伯强有一段精辟的自白——我对“圣雅伦”充满着信心,而且越来越喜欢它,把它定为我实践人生观价值观的实验室。在许多人眼里,我们的产 品附加值并不高,但是我认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里,开发生产这种“能赚钱的有核心技术的”日用产品,具有成本低、市场大的优势。技术含量高的科技 产品不可缺,量大面广的日用产品同样不可缺,各有各的市场,各有各的消费对象。梁伯强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选择适宜自己的产品。这是圣雅伦的优势。

  境由心生的管理效应

  禅宗管理智慧将人的意识活动的“心”作为组织的关键要素,认为只有先唤醒人的心灵,才能给管理目标注入不竭的动力。

  现代管理学经历了一个逐步强调人的心性作用的过程,讲究利用人的心灵力量,注重提升人的品质。这一趋势表明现代管理理论越来越重视组织成员心灵的觉悟,把具有心灵主导性的人作为组织成就功业和保持长久生命力的根本,这与禅宗管理智慧所倡导的“境由心生”不谋而合。

  直指人心的沟通艺术

  禅宗反对助经典解读和义理剖析的方法和途径传授佛法,而是主张直接诉诸人的直观感悟,直指人心,呈现出独特的管理沟通艺术。

  不立文字的心灵沟通

  禅宗直指人心的沟通原则是在“佛祖拈花,迦叶微笑”的创宗论中得以确立的。在禅宗看来,佛法不在经典中,不可能借助经典向外探求获得,而只能向内探求,在 师徒间的会意中获得。迦叶得到佛法的过程没有经典,也没有语言,只有会心一笑。因此,佛法只能直下修行者的内心世界去探求、体验和领悟。

  可见,禅宗所确立的“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佛法传授方式,强调的是人与人之间心有灵犀,心心相印,体悟会通,心领神会。这种不依靠文字语言的心灵沟通方式,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与管理活动中,常常会发生某种神奇的作用。

  善于沟通的人,经常会用一些非常简单的动作来达到与人沟通的目的,比如拍拍下属的肩膀就表示了对下属极大的激励。这种简单的方式,往往比花很多钱买很多礼 都要有效得多。沟通要重视技巧,这套技巧在我们中国就叫做“通彼此之情”,而不是讲道理。通不是直接通理,而是要先通情,而后达理。

  触动人心的沟通形式

  “直指人心”沟通方式的运用之妙就在于要避免沟通手段对信息传递的扰和扭曲,以便增强沟通的效果。换言之,任何沟通手段都必须有利于对象心灵的开悟,使沟通对象获得关键性的信息

  禅师悟道的这些因缘中其实包含着禅宗“直指人心”的五种沟通形式:

  一是言语点化式的沟通。对那些悟性极高的人,只要运用简单明了的语言直接点化,即可达到沟通的目的。

  二是旁敲侧击式的沟通。包括运用针对性的格言警句、包含玄机的辩论、寓意深刻的“大白话”和喻体精妙的比类语,间接提醒。

  三是破除成见式的沟通。蠲除知见是直接的破除,棒喝和截流则主要是阻止沟通对象习惯思维的发动,故属于间接的破除。

  四是非面对面式的沟通。信息的发出者先发出模糊的信号,继而让沟通对象自己在日常生活过程中悟解。因为人一旦想参透某种话头又不得其解时,势必念兹在兹,从而在不经意间因闻声、睹、劳作、旁听等机缘而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五是转移式的沟通。沟通主动者从沟通活动中退出来,代之以提供公案,最终获得解悟。

  必须强调的是,禅宗“直指人心”的沟通方法在运用过程中,始终坚持“不说破”的原则,即沟通任务的完成最终靠沟通对象自己体悟。也就是说,“心”与“心” 交流,离开手段和桥梁不行,但完全依赖外在媒介也不能达成目的,关键在于能不能唤醒沟通对象心灵中本有的情感意识沟通的手段只要能够触动对象的心志,就 已经达到沟通的目的。

  心心相印的组织效用

  “直指人心”的沟通方式,取得了“心心相印”的管理效果。而这种以其成员的心灵相通为存在基础的组织形式,对于现代管理组织沟通也是有益的启示。

  从现代管理学的角度看,这种“直指人心”的沟通方式,有利于组织成员,特别是上下级之间更有效地达成共识,增进情感,加深理解,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从而 维持组织的正常运作,促进组织事业的顺利发展。在禅宗的思想中,人是心性主体,如果说管理主要的是做人的工作的话,那么管人就要管到心。管理者与被管理者 之间应该努力架设一条心灵感通之桥,助心灵的感应,统一认识协调行动,减少矛盾,改善经营状况

  日本本田公司是一个善于借助内部沟通来培养团队精神的成功典范。为了内部沟通最大化,公司采取了三种方式:

  首先,公司利用特殊的组织结构营造沟通契机。在本田公司中,没有私人办公室,所有人都在一个没有间隔的办公室里办公,办公桌彼此相邻,丝毫没有等级差异,这种工作环境特别容易激发团队精神。

  其次,公司通过实行团体决策引发持续深度的内部沟通。各个部门都指派人参与决策过程,如果有人提出良好的构想或方案,将由全部参加者逐步达成共识。

  再次,公司通过岗位轮换来促进或保持内部沟通。本田公司经常让团队成员彼此转换工作,以避免长时间做某一项工作而导致厌烦。

  日常行为自我修炼

  既然觉悟涅 不是在静坐禅定的状态下可以获得的,那么,成佛就不能排除日常的世俗生活,世俗生活也是通向佛境的常规路径。禅宗强调众生应该正确对待日常生活,抱着一颗平常心,身体力行,在日常行为中实现人生终极理想

  持平常心的修炼前提

  禅宗提倡僧众在身体力行的过程中必须保持一颗平常心。只有具备了平常心,身体力行才不至于违背佛性。平常心是禅宗的重要行为原则。从另一个角度讲,“平常心”之专注的反面要求就是给心灵留足空间,增强心灵的容纳度。

  1957年,咬紧牙关走出绝境的李嘉诚开始生产既便宜又逼真的塑胶花,当时既没有漂亮的厂房,也没有开拓出广阔的市场

  有一天,一张报纸上登出了破旧的“长江塑胶厂”和似乎无所作为的厂长。李嘉诚自然知道这种反面宣传将使他再次“兵临绝境”。他当即心生一计,决定充分利用这种免费宣传。于是李嘉诚拿着这份报纸,背着自己的产品,走访了全香港上百家的代理商

  李嘉诚很坦诚地对他们说:“你们看,‘长江塑胶厂’在创业阶段的厂房是够破的,我这个厂长也是够憔悴且衣冠不整。但请看看我们的塑胶花,还有几款我们自己设计且连欧美市场都没有的品种,我相信质量可以证明一切,欢迎你们到我们厂来参观订货。”

  精明的李嘉诚恰到好处地助了这场风波带来的反作用,为“长江塑胶厂”做了一次相当实惠的广告宣传。很快,订单越来越多,而且,他们的价格合理,有些经销商甚至提出愿意先付百分之五十的定金。终于开出一条道路的长江塑胶厂在渡过危机之后,渐渐稳定地发展起来。

  把握当下的修炼原则

  禅宗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有其深刻的精神价值,这就是提倡把握当下,修炼自我。世人也有心急的,他们总是恨不得一天就干两天的事,今天就把明天的工作 做完。对此,禅宗是不赞成的,因为禅宗不是把工作当成任务,而是当成悟道的途径。天天都要工作,天天都要悟道;每天都有每天的工作,每天都有每天悟道的快 乐,这是不能随便取代的。世上有很多事是无法提前的,唯有认真地活在当下,把握好每一个真实的“今天”,这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

  张瑞敏说:“人之初,性本然。创造市场、创造需求,这无有他奇,只是‘本然’。当然这个‘本然’,不是有多大能力就干多大事的‘本然’,这是一种深入研究了市场,摸准了市场的脉搏的由繁至简、由低级到高级的‘本然’。”

  劳作悟道的修炼途径

  日本实业家铃木正三体会禅宗的管理智慧,提出了“工作坊就是道场”的响亮口号,号召人们吸取禅宗的智慧,把身体力行的劳作看作是人性的自然流露和提升精神境界的需求,助劳作来印证自身的价值。

  对于现代人来说,这一口号可谓振聋发聩。因为在现代组织中,劳动的价值在于它能够为人们创造价值,而不在于体现人自身的价值。劳动因此丧失了其本来的作 用,异化成人们获取更多质回报、提高生活水准、谋求社会地位和名声的手段。禅宗的智慧认为,人离不开劳作,否则他(她)自身的佛性就无法得到印证。而在 现代管理组织中,人一旦离开劳作,就意味着没保障和不体面。

  把“工作坊”当成“道场”,组织中的人就可以把工作融入生活,拨动生命的琴弦。德鲁克在《公司的概念》一书中,指出公司不仅是生产组织,也是社会组织,同 时还是文化组织。不仅要制造产品服务,还要承担社会责任,促进社会稳定和繁荣,最终还应当为员工提供信仰的净土,使之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把“工作坊”当成“道场”,还需要人们践行禅宗的平常心法则,在工作中专心致志,恪尽职守。这对于现代组织的管理也具有积极的意义。从组织的角色扮演来 看,任何组织都不是全能的,特别是企业组织,往往只能在某些特定的行业拥有经营智慧、能力和经验,即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调度和配置资源。在当今经济全球化趋势下,企业组织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生存环境具有更多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这就迫切需要企业组织培育和发展出自身独特的竞争优势。离开专注别无他法。 企业必须集中资源,对本行业专注、忠诚和持续投入,经过若干年的苦心经营,就可以形成核心竞争力,在相应的领域内取得领先地位,构筑扩张的根基。许多成功 企业的发展轨迹均证明了这一点。

  而从个人在组织中所扮演的角色看,每个人都是组织系统运行不可或缺的分子,只有专心致志地做好本职工作,才能一方面印证自身的价值,另一方面推动组织目标的实现。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
取消收藏
禅宗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