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报:“亚洲龙”引领增长意味着什么

  2008-01-10来源: 参考消息·北京参考(北京)

  【英国《泰晤士报》1月7日文章】题:咆哮的亚洲龙图穷匕见(作者 加里·邓肯)

  今年,以亚洲为首的新兴国家将取代发达世界的富裕国家,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期最重要的集体引擎。

  鉴于强大的美国经济出现下滑,而一度如此优越的欧洲也步履蹒跚,现在,中国自19世纪初以来第一次将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国。

  可是,这个转折点的到来令市场不禁担忧两个重要问题。

  第一,这些新兴市场真的能够延续它们的杰出表现,即使是在发达国家的强大经济力量都落后的情况下,也能在战场上冲锋在前吗?第二,它们的表现能否有助于扭转西方经济衰退趋势?

  好消息是:尽管七国集团处境困难,可是今年有情况看来对亚洲和新兴市场继续呈现现强劲的表现仍然非常有利,经济学家称此现象为“脱钩”。

  坏消息是:虽然这个趋势将有助于支撑全球经济增长,可是它对工业化世界的益处是有限的,而且很可能代价沉重。

  决策者以及金融市场对“脱钩”之说仍然普遍持怀疑态度。然而,现实是:那种认为美国的弊病将不可避免地感染全球的似曾相识的预测几乎肯定是无稽之谈。至关重要的是,亚洲及其他新兴市场受美国此次下跌的影响大大低于它们受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所引发衰退的冲击。

  在美国的上一场衰退中,新兴市场无一幸免。互联网技术股的巨大泡沫不仅仅在美国存在,也显现于世界各地。亚洲金融动荡的影响随后扩大,因为该地区的工厂就是世界大宗高技术产品生产车间,而这些产品的需求突然大跌。

  这一次,情况大不相同。美国经济问题的起因在于住房市场。这个部门的影响几乎完全是美国国内的。正如美林公司所分析的:“世界并不承建美国住房。”

  诚然,因金融机构贪婪且不合时宜地向“次级”抵押贷款者放而造成了巨大损失,美国住房市场衰退造成的冲击波已遍及世界各地。可是,这些损失似乎大多由美国和欧洲的银行承担了,亚洲迄念今所受影响不大。

  新兴市场还将从全球游资逃离更易受影响的西方经济趋势中受益。这批游资将有助于支撑亚洲的增长势头。随着美国降息以促进经济活动,美国公司生产率利润率萎缩,资金很可能在亚洲寻求更高的回报。

  不过,中国龙及其亚洲兄弟或许会有一个令人难受的结果。这种可能的打击来自于下述严重危险:新兴市场的强劲增长(尽管工业发达经济体在下滑)将通赤继续抬高主要初级产品价格,特别是食品金属石油的价格,而给西方造成通货膨胀压力。汇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金在一篇新的分析报告中指出了这种紧迫的危险。过去西方需求对全球的影响意味着:当西方的强大经济体放慢增长速度时,初级产品的价格将下跌。这有助于确保七国集团的软弱增长与被仰制了的通货膨胀携手同行。可是,金认为,现在这种关系因亚洲对资源的巨大需求而被打破了。

  其意义是不祥的。明显的威胁在于:为了维护西方的经济增长,七国中央银行很可能发现它们的降息机会深受源自新兴市场初级产品价格上升推动的通货膨胀的妨碍。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 +1
复制成功
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