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到底是在提高效率,还是在抢夺饭碗?

作者 / 刘润

这两天,一位同学“忍不住”微信发了张图给我,问:润总怎么看?

这张图,用一张火箭背景图,配了一段文字:

马斯克正在一步一步把未来变成现实,而国内互联网巨头们忙着抢社区小贩们的饭碗。

显然,这是对最近大火的“社区团购”的讽刺,甚至批评。

这位同学知道我平常挺忙的。他“忍不住”来问,一定是因为实在是非常困惑,很想听听我的看法。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他。

不参与讨论,也许是对这个话题的最大尊重。

因为一旦参与,不管持什么立场,都是有风险的。不回复吧。可是,不回复,又觉得是辜负。

唉。算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 1 —

他们什么都没做错,但是……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卡车司机:马尔科姆·麦克莱恩。

这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天开着卡车,在高速公路上来回跑。

日复一日,起早贪黑,还不挣钱。

为什么?

因为“陆运”作为国家经济的“运输成本”而存在,其效率不高。

一辆卡车才能拉多少货?

而且没几吨货,就需要配一个司机送好几天。还很耗油。

所以,这个行业并不赚钱。

1953年的某一天,麦克莱恩突发奇想。

陆运效率不高,但水运效率高啊。装货量大,用人少,还省油。

我运货时,能不能不要全程都走陆运?

在有河流或者海洋的那一段,用更便宜的水路来拉这些货,然后在下一段,再换回卡车送到目的地,是不是可以提高效率呢?

所有中国人,都应该感谢这个“突发奇想”。

为什么?下面再说。

我们先说,那么,这个想法到底可不可行呢?

在麦克莱恩有这个想法之前,水路运输主要是靠“散船”。

什么是散船?

就是一包一包的东西,由码头工人,从一个码头搬上船,散装在船舱内、甲板上。运到另一个码头后,再由那个码头的工人,搬下船。

散船解决不了麦克莱恩的问题。

这些码头工人再强壮,也不可能背得动卡车后面的大拖箱。

我总不能把卡车开到码头,然后招呼大家卸货,装船,到另一个码头后招呼大家再卸货,再装车吧?

需要更多的工人,成本更贵。

有多贵?

如果用这种方式来运输,每吨啤酒的运费大约是4美元。太贵。

关键时刻来了。

麦克莱恩想:那我能不能只要码头,不要码头工人?

我能不能直接用吊车,把大铁箱子从卡车吊上船,到下一个码头后,再用吊车吊上卡车呢?

这样,卡车、轮船不就联运了吗?工人不也省了吗?

你可能听出来了。这就是“集装箱”。

麦克莱恩的这个想法,在当时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

他被很多人耻笑。

但是,他坚持尝试。坚持尝试。坚持尝试。坚持尝试。

1956年,麦克莱恩终于成功完成了集装箱的首航。

麦克莱恩的这种用卡车、集装箱、吊车、平板轮船的联运,到底能降低多少运输成本呢?

还记得那吨啤酒吗?

它的运费,因为麦克莱恩的集装箱,从4美元降低到20美分,只有原来的5%。

一个数量级的下降!

因为麦克莱恩的伟大发明,全球集装箱运输的时代到来。

在过去,每运输100元的东西,成本可能就高达25元。

如果100元的原材料,运到中国就要25元,运回去又要25元,你想过,还会有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吗?

50%的成本,足以抵消中国劳动力的成本优势。

而因为集装箱,一只iPhone从深圳蛇口运到韩国釜山,现在只需要3分钱人民币

因为这便宜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运输成本,世界各国才能把各种原材料、半成品现货等,在各国之间运输,再加工或者销售

这,才有了中国制造

可以说,如果没有集装箱,就没有全球化

甚至可以说,没有集装箱,就没有中国制造。

这是个听上去激动人心的故事。

但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面。

那么,那些背不动集装箱的码头工人们,后来怎么样了?

对啊。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顽强抵抗。

面对他们怎么也不可能背动的集装箱,面对效率带来的失业,码头工人们开始纷纷抵抗。

甚至有些地方,孔武有力的码头工人,暴力占领码头,愤怒地要求和船运公司谈判

然后呢?然后你猜最后怎样?

最后,船运公司选择了妥协,答应分享一部分利益给工人们。

工人们估计也想,我也不想一辈子做苦力啊。

还是拿点钱,让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长大以后不要成为自己吧。

这场风波,才得以平息。

处于大变革的时代,我们对码头工人的遭遇,感同身受。

谁都不想被替代。

但是,你难以想象,如果码头工人胜利了,全球的码头都还是码头工人背货,所有集装箱、吊车、平板货轮都被拒之门外,那么在那个平行宇宙里,中国因为全球化的这40年的崛起,也就同时灰飞烟灭了。

我在我的新书《商业简史》里写到这一段时,忍不住说:

如果拍成一部电影,你会不知道应该为胜利者欢呼,还是应该为淘汰者悲哀。他们什么都没做错。

但是,因为连接跨过了他们,就被伤害了。

这与他们是谁无关。

高效的商业模式和高效的商业模式之间,当然会有竞争关系。

但是高效的商业模式和低效的商业模式之间,不会有竞争,只会有“逐步取代”。

你觉得,这个故事如果真拍成一部电影,会是喜剧,还是悲剧?

— 2 —

那么,社区团购呢?

那么,你觉得,社区团购呢?

社区团购的重要性,当然不能和集装箱相提并论。

但是,我给你讲集装箱的故事的原因,是因为社区团购和集装箱,有很多相似之处。

它们都因为善用科技,而提升了商业效率;也因为提升了商业效率,而可能改变底层职业结构

有人说:

社区团购,不就是盯着几捆白菜,抢小商贩生意吗?这有什么科技?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可能就对社区团购,有了先设的成见了。

社区团购的基本逻辑是“预售、次日达、自提”。

什么意思?我解释一下。

生鲜(蔬菜、水果、鱼虾等)最大的问题,是库存

菜贩进货之前,并不知道今天能卖出多少。

进少了,万一生意好,就不够卖了。

进多了,万一生意差,生鲜蔬菜变质很快,就扔掉浪费了。

而这些浪费,最终都会加到菜价里。

这会导致什么结果?

这会导致的结果就是:

消费者买到的菜很贵,菜贩还挣不到钱,最后社会还承担了大量的浪费。

有没有办法,减少库存呢?

我在2016年就写了一篇文章,叫《小资本玩转生鲜电商》,在还没有“社区团购”这个概念的时候,就解析了这个模式的核心价值:去库存。

我在文章中,举过一个例子。

有机草莓,很好吃,但也很贵。要卖到60-70元/斤。

为什么?

是因为草莓一旦采摘,保鲜期只有1-2天,如果没有销售出去,就会损失惨重。

损失的部分,必须计入售价。

所以,成本只有10-20元/斤的草莓,卖到用户手里,就到了60-70元/斤。

这中间的差价,主要都是坏掉的,而不是你吃掉的草莓。

那怎么办?

预售

“虫妈邻里团”众筹了一次草莓,共有2百多个家庭参与,包销了20个大棚的草莓。

因为是“预售”,农民的所有草莓,还没有种出来就全部卖光。

没有销售压力,也没有库存损耗,所以可以刨除损耗计提,实现价格优惠

一个大棚大概能产出400斤草莓,平均每个家庭支付了798元,分到40斤。

最后,一斤草莓才20元。

消费者只付了1/3的钱,而农民却反而赚了更多的钱。

如何做到的?

这就是通过预售减小库存,带来的价值

可是,我不能总是提前4个月买菜啊?我明天就想吃,怎么办呢?

这就是:次日达。

明天想吃什么?在群里接个龙,或者在App上下单。

下单之前,这些社区团购并没有备库存。

晚上收集需求发现,大家加在一起,要买25吨西红柿,40吨黄瓜,100吨小龙虾。

连夜从一级批发市场备货

然后第二天,送到社区。

这就是次日达。

以前的菜场,需要“猜”用户喜欢吃什么,然后进货。这就导致了“猜不准”而带来的库存损耗。

猜什么?直接问不好吗。

你说吃什么,我就进什么。这样,几乎完全消灭了库存浪费。

可是,怎么送呢?

自提。

外卖的方式送到你家很好。但是,万一家里没人呢?来回送几次,成本很高,而且菜也可能会坏了。

消费者是能接受自提的。顺路,拿一下。

而且因为不用深度派送,价格更低。

派送点如果是个便利店,还能给便利店引流。说不定还能顺便买串关东煮。

这就是“预售+次日达+自提”。

通过这三招,社区团购能让消费者买到更便宜的蔬菜,农民还更赚钱。

懂了。但这也不算是科技吧?

当然是。

要想做到每日“预售”,需要有一种能每日触达消费者的工具,收集需求

居委会大妈敲门收集?打电话询问

这都不现实。成本太高。

互联网这项“科技”,用极低的成本,前一天晚上收集了海量的预售需求,通过高科技驱动的高效仓储物流,第二天就会送达社区,真正发挥了这个模式的威力,让消费者受益。

理解了。可是,可是,那些菜贩怎么办呢?他们会和码头工人一样,消失吗?

— 3 —

恐惧来源于未知

我们总是担心,科技的进步,会带来巨大的失业

其实不只是社区团购

即便是被拿来与社区团购作比较的伊隆·马斯克,他的自动驾驶技术,也可能会导致大量的卡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失业。

他的全自动化汽车生产线,更是导致工人失业。

美国汽车协会的人,在特斯拉门口举牌抗议:

特斯拉伤害工人,伤害家庭,伤害社区。为他们感到羞耻!

他本人甚至说过一句让人绝望的话:

未来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会失去工作

你看,伊隆·马斯克,并不比社区团购好多少。

这在商业世界中,有一个专门的词:技术性失业(Technological Unemployment)。

但是,对技术性失业的担忧,并不是今天突然才有。

蒸汽机被发明以后,工业国家爆发了各种各样的工人暴动。工人们占领工厂,打砸机器。

为什么?

因为他们觉得,这些钢铁抢占了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失业。

是不是像极了码头工人占领码头?

这样的戏码,一再上演。

但是,今天来看,蒸汽机和集装箱,不但没有消灭工作岗位,反而创造了更多的岗位

2017年,《纽约客》的一张杂志封面刷屏了。

未来,是被人工智能武装的机器人,提着公文包,拿着咖啡和智能手机,奔波于上下班的路上。而人类,只能沿街乞讨。

这张封面,传递出巨大的担忧和恐惧。

这种恐惧,从未停止,也不可能停止。

但我们要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恐惧。

我们之所以恐惧,是因为未知。

对未来的未知,更是对规律的未知。

什么规律?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效率,是商业社会进步的唯一方向。

这就是规律。

只不过,这个“进步”,不会一蹴而就。

它分为三个步骤:

1. 初期。只会有少部分人受益。比如发明蒸汽机的瓦特,和发明电灯的爱迪生。这时,会有部分行业消失,社会不公平性会增加,贫富差距加大。

2. 中期。整个国家开始受益。消费者开始享受科技效率带来的,更低成本商品,更便宜、更优质的服务。底层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

3. 末期。全人类开始受益。那些远离科技创新的国家、民族,也能享受到科技带来的经济增长。全人类往前跨一大步。

互联网,就是科技。

互联网这项科技带来的效率革命,还没有结束。

今天,我们正处于这项变革的初期、和中期之间。

那我们此时应该做什么?

我们这时候要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不是阻止这场科技革命,而是做好足够的准备,尽可能化解它带来的连带问题。

比如,作为国家,如何利用再分配机制,让科技创新带来的好处,惠及更多人?

比如,作为公司,如何给员工提供更多的培训,帮助获得新技能,实现转型

比如,作为个人,如何及早预见未来的改变,终身学习,适应这个高速变革的时代?

我们可以因为同情,而帮助;但无法因为恐惧,而阻止。

最后的话

最近,人造肉火了。

大家在畅想人造肉的各种好处。比如更健康。比如,减少因为饲养牛羊而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

你知道吗?

地球上相当比例的二氧化碳排放,是养殖的牛羊呼吸造成的。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有一天,巨型工厂可以人造肉了,大量的养殖农民就会失业吗?

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可能依然会看到,养殖农民占领工厂,打砸机器的新闻

人们总以为自己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坏人。却不知道,自己被伤害,仅仅是因为科技优雅地跨过了他们。

这与他们是谁无关。

当你突然想撕心裂肺地呼喊,惊心动魄地反抗时,历史会按下静音键,然后继续前行。

适应变化,并且用最大的人文精神,帮助他人适应变化吧。而不是阻止变化。

共勉。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1
刘润

作者简介:刘润,“刘润”公众号主理人,互联网转型专家,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任海尔、中远、恒基、百度等多家知名企业战略顾问,他总能将复杂的问题,抽丝剥茧地探寻出商业本质,发布在他的公众号“刘润”(ID:runliu-pub)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