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害惨人的思维,你可能也有

文 / Chris long(龙秀文)
YouCore私教导师
IT集团原广州分公司总经理

前言

领导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当初要不是朋友叫我跳槽,我现在已经在原来公司享受分红财务自由了。”

“我为了孩子这么辛苦地工作,他怎么就不能懂事点,自觉学习?”

当你频繁这么想的时候,你就要警惕下,自己是不是陷入受害者思维了。

受害者思维,又叫弱者思维,典型的表现是“我没有错“,“都是你们害了我”,或者“都是你们对不起我”。

这种思维刚有的时候特别爽。

因为你会发现,原先的各种自责、压力都没有了,你还可以反过来指责别人的毛病。

比如,之前做销售时压力很大,每次眼看要到手的单输掉时,心理都特别自责,觉得辜负了领导的信任、浪费了同事的配合。

但自从有了受害者思维后,想法就不一样了。

因为,这个单我该做的都做了。

之所以没签下来,就是因为客户太挑刺了,领导的指导也不够,特别是配合的同事太傻逼了。

如果不是他在客户现场将产品演示搞砸了,这个单早签了。

你看,有了受害者思维后,不但压力没了,人也更自信了,因为到处都是比我差的人,而且都差到拖累我的地步了。

但爽过之后,各种问题就接踵而至了:

◆ 以前虽然觉得自己不行,但至少还能做成一两件事;现在觉得自己行了,反而一件干成的事都没有,到处是给我挖坑的猪队友。

◆ 以前做事虽然挫折多,但多多少少还能有些成长;现在虽然自己再也没错了,但同时自己也没成长了。

◆ 以前还是有几个不错的朋友,家人也跟自己挺亲近的;但现在一个朋友都没了,家人也跟自己越来越疏远。

这就是陷入受害者思维后,必然会带来的危害。

因为你到处撇开自己的责任和压力,处处指责别人导致了你的问题,久而久之,你的成长就停滞了,人际关系也越来越差。

既然受害者思维爽过之后,会有这么大的副作用,我们要如何才能走出来呢?

有三个主要的办法

01、破除“我没有错”的心态

受害者思维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习惯外部归因

如果工作没做好被老板批,受害者会说:

不是我没好好干,是任务太难,是领导要求过于苛刻,或者是很不幸,进了不适合的公司,碰到了变态的老板。

反正在受害者思维者的眼中,任务一定艰巨,领导必然挑剔,同事必须傻逼。

所以都是你们的问题,我没有错,事情不顺纯粹都是你们造成的,我是被你们拖累或者被你们所害。

为何我们会有这样的思维归因倾向呢?

因为“我没有错”是一种强大的心理防御机制,既可以撇开自己的责任和压力,又可以谴责对方。

特别是有受害者思维的人,容易将内部归因上升到对自我的否定,为了避免这种认知失调,更热衷于将过错都归给对方,强烈要求对方做出改变。

这比反省自我,改变自己要简单得多。

“我没有错”的外部归因,虽然短期内确实会让自己更舒服,但长期将过错归咎于他人,等于将未来也拱手相让了。

因此,改变受害者思维的第一步是:少关注不可控的外部因素,多关注可控的自我因素。

当问题发生,发现自己又准备归错于他人或客观因素时,可以停下来,自问自己两个问题:

◆ 这个问题,我也有错吗?

◆ 若有的话,我做什么改变,可以解决或缓解这个问题呢?

这样多做自我内省,你会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远离受害者思维了,自我能力也会不断进步。

除了自我内省,还要注意远离喜欢外部归因的人和圈子。

以我带的私教同学为例。

有个别同学很喜欢外部归因,交流中最喜欢跟我抱怨公司不行、领导不行、同事不行。

很自然地,一旦私教里的练习不顺,她就会抱怨私教产品不行、我这个老师不行。

因为清楚根源在哪儿,对于她我一般都能心平气和地引导、应对。

但我前两天,突然发现一个带了两个多月的同学,沟通风格大变:

原先是练习遇到问题,就会问我她自己的问题在哪儿,需要怎么改。

现在是练习不好好做了,每次新任务,都会质疑我的安排合不合理,是不是练了就一定会有效果。

我就很好奇,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呢?

电话这位风格大变的同学交流了下,才发现,原来她跟爱抱怨的那位同学不经意间认识了,两人一聊天有了一个“恍然大悟”的发现:

我有时练习不顺,原来我还怀疑是我自己的问题,现在她也有这个抱怨,那肯定就是老师有问题了。

外部归因因为更轻松,本就对我们有很大的诱惑力,如果再有人给你带下节奏,这就跟努力戒烟的人,跟烟鬼泡在一起一样,很快你就会再次沦陷了。

因此,无论是学习、工作,还是生活,都要尽量远离爱抱怨、爱外部归因的圈子。

否则不小心陷入到了集体受害者思维当中,自己还不自知,甚至自以为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上。

就像美国制造业的白人蓝领一样,在媒体的刻意误导下,以为中国才是导致他们生活每况愈下的罪魁祸首,天天叫嚣着要对付邪恶的中国。

殊不知,美国的金融资本家才是他们生活困顿的根源。

02、以解决问题为导向

对现状不满时,受害者思维的人的共同态度是“不停地抱怨,不停地推责,但就是从不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前段时间:

我一做总监的朋友见到我就诉苦:

老板最近吃火药了,开会不听汇报只骂人,我一想到开会头就嗡嗡响”。

我问他,有没了解老板骂人的背后焦虑什么?有没想过去解决?

他说,辛苦工作下来只落下被骂,只有委屈不想干,哪里顾得上管老板的焦虑。

我上六年级的儿子回家就抱怨:

“今天听写又被罚抄了,开学后都没什么有成就感的事,觉得自己差劲极了”。

我问他,怎么避免罚抄呢?

他愣了一下,说没想过。

注意力放在问题上,只会导致怨天尤人;而把注意力放在目标上,则会让你快速摆脱受害者思维

具体有短期长期两类做法。

1)短期:微调本能反应

面对问题时,长期形成偏负向的语言习惯和思维模式,都容易把自己往受害者坑里带,因此可以助微调本能反应来改善

比如,问题发生时,将“为什么总是我…“改成”现在该怎么办会更好呢?“

2)长期:用成果导向思维替代问题导向

面对问题时,问题导向思维习惯这样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问题?是谁的错?

这样的问责模式,容易制造紧张氛围,使人本能的想解释、逃避责任

而成果导向思维,则是看向未来,重在解决问题。

比如,你可以这样思考:

◆ 为了达到目标,碰到这个问题,我可以如何做呢?

◆ 除了这个方法,还有其它方法能帮助我达到目标吗?

◆ 哪个办法更能够实现目标呢?

◆ 我现在该做的一小步是什么?

只要你坚信,凡事必有三种以上的解决方法,碰到问题优先想办法,受害者思维也就远离你了。

这个解决问题的过程,也是你学习成长的过程。

因为你会挖空心思,激发自己所有的潜能,想尽一切办法去达到目标

03、拿回自己的选择权

受害者思维的人总认为,混得不好是时代害了他,是社会对不起他,是政策没有成全他。

他们在内心本能的认为自己是弱者,总等着别人对自己负责:

◆ 生病了等待别人照顾

挫折了等着有人给他铲除障碍

◆ 活得不开心了等待别人送来安全感

之所以会形成这种心理,大多是因为过往处于被宠溺的环境,所以养成了依赖的习惯。

这种期待别人的心理,本质上是选择权的转移,习惯了让别人替自己下决定

毕竟,不选择,就意味着不用担责。

我们在遇到困难时,都渴望有个主心骨为自己拍板一个决定。

这样一旦出错了,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要求对方:你说要这样的,你要为此负责。

但别人凭什么为你担责?你又能提供什么回报呢?

假如你期待别人为你下决定和担责,那必然会面临对方随之而来的各种要求。

比如,女方出嫁要求天价彩礼,那么婚后自然会面临男方话语权较高的情况。

破除这种心理的关键就是:在有多个解决方案时,选择让自己更强大的那个方案。

具体的做法是拿回自己的选择权

著名心理学家阿德勒(AlfredAdler)提出过一个“课题分离”理论:

要想解决人际关系的烦恼,就要区分什么是你的课题,什么是我的课题。我只负责把我的事情做好,而你也只负责把你的事情做好。

因此,我们提升尽责感的核心就是,从小决策做起,逐渐夺回自己人生的选择权,重新接管自己原先交托出去的课题。

比如,工作中遇到不紧急的问题,第一反应不是问领导或同事“我该怎么办”,而是先自己尝试去解决。

再比如,学习中遇到问题了,不是报个课程交给老师解决就完事了,而是自己先思考,经过思考产生的疑惑,才会更有解决价值

当你慢慢拿回选择权后,你也就形成自我负责的意识,建立起独立解决问题的自信和习惯了。

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能力就会越来越强,能力越强可以解决的问题就越多,可以解决的问题越多你能拿回的选择权也越多,拿回的选择权越多,能力又会更强。

这样就进入一个生生不息的正向反馈了。

04、总结

受害者思维就如同毒品,刚抽的时候很爽,飘飘欲仙,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但抽多了后,就上瘾了,而且会让自己越来越虚弱,到最后连虚假的自信都将不复存在,因为你会弱得解决不了任何一件小事。

并且,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你,就像瘾君子最终必然无亲无友、孤家寡人一样,因为人都被你得罪、祸害光了。

因此,一旦识别出自己有滑入受害者思维的倾向后,就需要立即出手,制止这种滑落。

我给你建议了三种制止滑落的方法:

1、扭转外部归因倾向:破除“我没有错”的心态,多找找自己可以改进的地方,远离爱外部归因的人和圈子。

2、以解决问题为导向:遇到问题了,不是抱怨、推责,而是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3、拿回自己的选择权:不依赖别人,让别人担责,而是尽量自己决策自我负责、自我解决问题。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YouCore

公众号“YouCore”(ID:YouCore),YouCore主策划,个人核心力赋能平台,一个老板、副总裁、总监们偷偷关注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