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故事:我不想一直认命

作者:艾菲
公众号:艾菲的理想

— 1 —

2009年,在高考结束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自己没考好,然后就开始了复读的准备。

“日常练习中,别人能做出来的题,我也能够做出来,有时候甚至还比别人做得还要好,可为什么我没考好呢?”

在复读那年里,这个问题是我一直反复思考的。

在这个持续自我提问的过程中,我意识到我并不是智商不行,而是遇事时产生的想法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负面情绪,这导致我经常受到情绪的困扰,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在学习上,而这才是阻碍我成绩提升的主要因素。

所以,当其他同学都在看各种学习资料的时候,我看的是《智慧背囊》,那时我把这书买了全册,翻过来倒过去的看,希望能对自己的心理进行一定的疏导,减少情绪上的持续困扰。

这一次我终于考上了大学,然后开始工作,工作后又开始考虑婚姻问题。

这时我发现,虽然没有了之前高考时的压力,但是随着年龄增长,我发现困扰我的问题也在与日俱增。

比如:

当工作上的进展不如预期,被领导批评了几句后,我的头脑中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这样的想法:领导好像不认可我,我可能已经被他否定了。
跟同事在工作中发生了冲突时,我常常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肯定认为我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
跟家人相处时,如果他们没有照顾到我的感受,我就会认为:我的家人其实并没那么爱我。
跟朋友相处中,如果朋友忽略了我,我就会认为:其实我一点儿也不重要。
相亲的时候,如果第一次看对方不顺眼,我就会斩钉截铁认为:只要没有对上眼,我们就不可能有结果,所以也就没有继续相亲的必要。
在考虑婚姻的时候,我的想法是:只有对方有了足够的赚钱能力,我才可能幸福

每次当我遇到这些事情,并产生这些想法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我的人生不幸福,同时还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低价值的人。

这些让我深感痛苦,但是我并没有放弃自己,我一直在寻找自我解救的方法:参加读书营、情绪训练营,看心理相关的书籍,然后报各种课程……

可惜,在多年尝试后,依旧收效甚微,我仍然活在敏感与自卑中。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在这个过程中,依然有三个人对我的影响很大:

第一个人是我的同事,在我认为自己能力一般的时候,是他在旁边赞赏我,让我认可自己的价值,让我自己意识到自己是值得被欣赏的。

第二个人是我的老板他的两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挑战看起来的不可能。不要看一个人的过去,要看一个人的未来。”

这两句话,帮助我在某些方面不纠结于过去,不对自己的工作设限。

第三个人是我在读书营里认识的网友,她热情,想法积极,生活自由,在家鸡娃的同时,通过自由职业赚到了比我多很多的钱,这让我意识到,自信且不设限的人生究竟有多美好。

—  2 —

隐形思维边界,说的是在面对人和事时,头脑中给自己增加的不真实的思维假设,这些思维假设会给我们带来痛苦,阻碍我们实现目标

通过老师在实战营的引导,我逐渐发现了这么多年来,我在无形中给自己添加的很多隐形思维边界。

比如,我的敏感和自卑,是源于我在头脑里给自己设置了一个根深蒂固的隐形思维边界,那就是:只有他人认可/重视我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因为设置了这个隐形思维边界,所以每次当我遇到他人在某件事上对我不认可,或不重视的时候,我就会开始否定自己,觉得自己毫无价值,然后自卑的感受就会油然而生,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所以,当我在课程中清晰看到自己这个隐形思维边界的那一刻,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松了下来,那只紧紧扼住我内在价值感的“手”,让我始终常常感到没有价值的“绳索”终于离我而去,我明白了这些年来困扰我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那一刻,真是有种阳光照进阴霾的感觉

同时,老师也带我们探索了形成隐形思维边界的原因。

于是,我发现在我隐形思维边界的形成中,我的母亲起到了十分大的作用。

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在爱我和我弟弟这件事上不遗余力,她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我们身上。

即使我们做的事情与她给予的爱不成正比,她也义无反顾地继续爱着我们;即使我们说了让她伤心的话,她也是偷偷抹完眼泪之后,继续笑着爱着我们。

但与此同时,她也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人,每一次当她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她都会把这些事归咎于命运的安排。

比如:

我和她一起等公交车的时候,如果等不到,她就会责备我:都怪你,每次跟你等车,车就不来。
在我为了改变现状,而拼命努力工作的时候,她就会说:“我和你爸就是这个样子,你还能做成什么样子?”
当我鼓励她好好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她会说:“我一直没有做好一件事,我的人生只能这样了。”

每一次,当她遇到问题或困难的时候,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她都会将它习惯性的归咎于命运,或性格,或过去的经历,又或是遗传的基因。

而每当我在这时去安慰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时候,她就会说,“有时候,人要认命。”

母亲这种宿命论的想法,耳濡目染,对我的影响无法忽视,于是那个时候我也开始觉得要学会认命,在命运面前,自己别无选择。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在上这门课前,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母亲对我的影响是这样的),所以我才会滋生出一系列看似根本无法选择和改变,也完全没有意识到的隐形思维边界。

于是,“只有获得了他人认可或重视,我才是一个有价值的人”这样的隐形思维边界,才会根植在我的心智里,跟了我几十年,就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决定权和选择权,一切都由命运和他人决定。

所以,看到并打破这个隐形思维边界,是我学习这门实战课最大的收获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两点收获:

1)我提升了自己对隐形思维边界的觉察力,现在的我常常能够捕捉到头脑中出现的隐形思维边界的身影,而不再像以前那样,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它束缚几十年,痛苦那么久。

2)在面对隐形思维边界的时候,我知道如何破除它们。

课程和老师的带领让我掌握了几种破除隐形思维边界的方法,在不同情况下,我能知道哪个方法是适合的,然后会去试着破除它。

所以现在,当我遇到类似事情,出现负面情绪的时候,首先我会有意识的看看是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加了一个不必要的隐形思维边界。

如果是,我就要去破除它,要改变思考问题的角度,而这时我就会得到不同的想法,然后会有不同的行为,于是我的情绪也会很快好起来。

当一个人找准了问题,看到了导致自己痛苦的根源时,就不会再沉溺于痛苦了。

其实,所有做事的行为,都是知行合一的结果。

之前那么痛苦,是因为当时的“知”是我很没用,我别无选择,然后活在这一系列的隐形思维边界里,所以就很自卑。

由于自卑,做事畏首畏尾。

而现在的“知”,是我知道我是有选择的,我是有价值的,打破了这些隐形思维边界,我的心态变得更稳定更开阔了,痛苦变少了,也变短了。

— 3 —

最近再次相亲的时候,我放下了“见第一面就得盖棺定论”的隐形思维边界,然后尝试交往一段时间再下结论,最终我们走在了一起,长期以来相亲见光死的现象也终于被打破了。

工作上,由于表现突出,即使在学历不佳的情况下,公司需要攻坚的重点项目,都有领导提携,让我和优秀的同事一起并肩作战。

同时,受我想法的影响,我母亲的想法也改变很多,不会因为等不到车而焦虑而责怪别人,不会因为我弟没好好学习而非常生气,不会觉得生活本该如此,直到现在年过半百,依然为了做好一份糕点,整天看直播记笔记。

当然,漫漫人生路,我现在依然会为很多事情感到痛苦,比如在我谈恋爱后,妈妈觉得男朋友身体不够健康,担心老了以后照顾不到我,而对我们的关系加以阻挠。

工作上,由于领导想尽快出业绩,而快速做着产品线的不断调整,而我也会因此再次陷入自我怀疑。

但是与以前不同的是,当这些痛苦出现时,我已经学会意识到这些痛苦不是我这个人有问题,而是我的想法可能有了一些束缚或局限,可能是我的某些隐形思维边界阻碍了我,而我是有方法去解决它们的。

这一切都让我知道,痛苦是暂时的,而我想要的蓬勃人生终会如期而至。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 +1
艾菲的理想

作者艾菲介绍:《直击本质》书作者、“樊登读书”APP的“高效思考力提升课”主理人,Gallup全球认证优势教练及培训师、国际教练协会(ICF)认证专业级教练,21万读者公众号“艾菲的理想”创始人兼主笔。

复制成功
负面情绪  工作  价值  自由职业  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