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集中裁员的 5 种原因

最近身边很多人都在讨论互联网还香不香,因为大厂都纷纷裁员了。其实,在我看来,2022年互联网大厂集中裁员,本质是增长乏力,具体分析则有五类原因。

1、业务模式出现瓶颈

很多互联网公司,是以“提升资源配置效率”为基础来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

比如百度,把找信息的一方和拥有信息的一方链接在一起,提升了信息流动的效率

比如贝壳,把买房子的一方和拥有房子的一方撮合起来,提升了买卖房产的效率。

比如滴滴,把想坐车的一方和拥有空闲座位的一方匹配起来,提升了打车的效率。

比如京东,把想买商品的人和拥有商品的店家联系起来,相比传统的线下零售,提高了买卖效率。

……

这种商业模式,一旦资源配置效率提升到“用户觉得再无必要提升”或者“再提升得不偿失”的程度,天花板就到了。

现在的很多互联网公司,就老想复制这种模式,卖3C到顶了,那我去卖药,卖药到顶了,那我去卖菜……

老在旧模式里打转转,总在创造“连接”,没有创造多少“实体产品”出来,各种场景的连接整得足够多了或者受到zf限制了(比如社区团购、卖菜等就被zf敲打),大瓶颈就出现了。

为了破局,一个典型的方向就是去啃硬骨头,比如造个芯片,造个车……但这些明显比卖个手机、卖双鞋要难太多了,多数互联网公司搞不定……

最终,业务增长乏力就成了现实。

2、流量红利消失

咱们的环境比较特殊,人口基数大,一类新服务出来,短期内流量可以狂飙猛进,大幅增长,五年八年甚至十年都有可能。比如微信,2011年诞生,到现在10年了,月活增长到了12.68亿(截止2021年12月31日)。但是一旦这类服务的活跃用户数接近人口基数,那增长必然放缓。

这个时候,流量红利就消失了,用户增长的故事,规模增长的故事,就讲不下去了。

3、垄断行为受到抑制

其实营收增长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垄断,然后提高佣金、抽成、服务费、店租、关键词价格等花样繁多的费用水平。

然鹅,zf说,平台型企业,不要乱搞垄断,不要挤压用户,不听的就罚,罚了还不听的,就派督导组来治一治你的不服,让你知道,在我们这里,一切都是zf的。

这样一来,各种互联网公司靠垄断获利的梦就迅速醒了,就连腾讯,都说自己只是“一家普通公司”,随时可以被替换。

靠垄断求增长的路,就这样被堵死了。

4、资本模式受到限制

与垄断相关,靠投资来谋求增长的模式,也受到了限制。如果你的投资会导致垄断,就会被叫停……

于是靠投资实现增长的路,也有点玩不下去了。

5、海外扩张受到政治影响

其实本来很多公司在出海……获得了不错的增长,但是,但是,先是毛衣战,美丽国各种制裁,字节、华为中兴等,都受了巨大影响,然后是俄乌战争……

显见的,海外市场受到了严重影响,很多公司的海外扩张策略,也就受到了影响了。

以上,五类增长模式都很难,于是,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讲,增长故事就说不下去了,就得想办法开源节流了,裁员,就是最常见的办法。

当然就算互联网大厂裁员,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眼下在它们那里打工,收入依然甩餐饮旅游建筑服装等领域好几条街,所以互联网依然很“香”,身在互联网领域的打工人,也不必为此而逃离互联网。除非,有一个新的并且更大的风口出现,有更高的回报和更好的增长空间。在这种情况还没有眉目时,互联网人要做的就是——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解决问题的能力资源占有率,争取从同类中胜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1
安晓辉

微信公众号:安晓辉生涯(ID:programmer_sight);作家,职业规划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