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普通中年:我拿青春赌明天,这就芭比Q了?

​作者:小郝子
来源:郝闻郝看

“时代的一粒沙,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这样的话,总在刷屏,却没人给出排忧解难的办法。就像李诞说“人间不值得”,却不说,大家还能去哪里!

4月中,一段视频里,北京西二旗员工在路边声嘶力竭,指控互联网大厂强制“毕业”,声泪俱下,让人揪心。而最近,小红书被爆新冠封控期裁人,把这波毕业季的悲哀、无奈、愤懑再推向风口浪尖。

自打3月份,京东重新定义“毕业”,腾讯等巨头也接连跟上,混杂着中丐港股跌妈不认,强制毕业20%以上的数据,35岁被裁焦虑,月入5万还不上房,月入6万都会破产……

满满负能量下,互联网“毕业”季的中年人彻底Emo了。

统计显示,全国互联网从业者超过1600万,几家大厂的员工总数也只是百万,更多中小厂的普通中年,没有月薪5万,没有大房子,更没指望一夜暴富、提前退休……他们只期望搭上互联网的东风,过得稍微好点。

而这大多数的互联网普通中年,没有大厂光环,不是媒体眼中的流量密码,更多只是默默承受,在上有老下有小艰难中,再求职、再平衡、再奋斗。

用其中一位的话说:“本来2021年就很惨,结果2022年3个月,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红利,跌得所剩无几,毕业潮汹涌而至。我拿青春赌明天,青春没了,明天也是芭比Q了。”

可人生还长,关关难过,关关还得过。

赌?算了吧!

2015年后,随着4G爆发,中国互联网打破PC时代的天花板,再次突飞猛进,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推荐引擎外卖团购都日新月异,整个行业人才需求暴增。

那时29岁的肖梁,也从大牌营销公司跳到一家互联网B轮企业,继续干老本行,一级市场给高估值,公司拿钱容易,他手里预算多多,也做得风生水起。

两年后,肖梁被猎头打动,跳进一家准上市公司A,这里只有千人规模,但老板期权大方。因此他没去大厂,怕卷无可卷,继续“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10个月后,A上市,发行价也很可观,可好景不长,半年时光,公司股价大跌,期权的纸面富贵,从几十万变成十几万,肖梁眼看势头不对,只能另谋高就。

2019年,肖梁跳到另一家公司B,这家公司现金流很好,也很快上市,可不期而遇的新冠,一系列的互联网整顿,打破了所有预期,公司股价打骨折,一度跌到退市边缘,这次,他的期权离废纸不远了。

“早年想,入职赌一生,结果几年毁半生,那些为上市熬过的N个通宵,都付笑谈中。前辈们的造富神话把我们拉进互联网,却没想到,最后还未必能喝到一口汤。”

已经36岁的肖梁,还在庆幸,没有盲从乐观者的忽悠,被豪宅梦绑死,被房、车贷拖死。“那些每月还款2、3万的同事,才是真的可怜。”

其实,中小厂比大厂敏感,2021年下半年已经预先“毕业”了一波,肖梁的组也被分配了名额,只是,今年大厂大搞“毕业”秀,中小厂很可能5、6月再跟一波。

如今肖梁的团队一缩再缩,预算也一砍再砍,老板越来越期望刷脸解决一切,两次“被绊倒”的肖梁已经在“骑驴找马”,寻觅下家了。

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面对“离离原上谱”的互联网,肖梁赌累了,不想再做大冤种,也降低了职业生涯的期望,好在人脉、经验、履历不差。

他相信投资芒格说的:宏观是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能有所作为的!“继续拼呗,上有老下有小的,哪里有资格躺平?”

躺平?佛系?

“躺平不行,佛系一点还是可以的。”吴晶这样告诉小郝,2020年,他从拼多多离职,回到家乡杭州,只想远离卷生卷死的大厂。

很快,34岁的他,在杭州一家不大的软件公司立足,成为技术二把手,因为向上管理的“技能点”满级,老板们喜欢他,公司项目虽然不多,但毛利不差,自己的技术也硬气,至少不担心被“毕业”。

当年,吴晶在大厂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技术宅,回公司宿舍,也就是睡觉,刷各种技术论坛,同时还多多加班,累积技能点,为自己的履历添砖加瓦,真到了跳槽的时候,“手里有货,心里不慌”。

吴晶眼中,在大厂赌青春、赌期权的人,显然没看清,他们能拿到的,已远不如2013-2015年进入的前辈,当年拼多多3倍薪资去各厂挖人,那样的光景持续了多久?又有多少人留下超过2年?

所以,人间清醒后,他转职到杭州的这家小厂,现金流稳定、生意没有大起大落,薪资包里现金为王,“一切拿期权画饼的老板都是在耍流氓”。

当然,经历了这两年的互联网整顿,吴晶公司的业务也有萎缩,但跟大厂一落千丈的市值比,那真是“洒洒水(没啥)”了,Emo是有的,但别想大赌大,佛一点,不至于感觉“青春喂了狗”。

但是,从大厂转入中厂的打工人张慧不那么认为,10年青春奉献给互联网,她曾是最坚定的信徒。

张慧没有吴晶“向上管理”的本事,但靠着扎实的市场运营技能,也曾在大厂里混得风生水起,在行内小有名气。

2020年,她转职到一家准上市的千人中厂,和肖梁一样,没日没夜地配合上市计划,请上市公司的铁汁们贡献参考方案,把数据做得漂亮又合规,就打算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可到了2021年,上市收紧,新规出台,张慧的公司只能暂停IPO,内部士气一落千丈,即便今年又递交了招股书,但互联网市值已经跌去2/3,过去的高估值高爆发,终成梦幻泡影。

收入一降再降,工作要求一提再提,不知什么时候就扛不住了。”在她看来,10年的职业黄金期,33岁的自己还没有走向人生巅峰,就走了下坡路。太丧了!

“互联网可去的好地方,不多了”,张慧规划自己的未来,会跳槽传统行业电商部,或者NFT公司,哪怕降点薪资也无所谓。

总之,“小孩子才看对错,成年人要考虑利弊。”张慧认为,必须保住饭碗,现金为王,那才是中年人安全感的根本。她引用写王兴的书,说:形势比人强,形势逼人强,哪怕九败一胜,也不能一蹶不振。或躺平,或佛系,都不是中年人该有的选择。

到底该怎么办?

的确,恐慌的情绪正在互联网世界加速传染,互联网的优越感已经所剩无几了。

“哪有什么跳槽的“金三银四”,“铜三铁四”都算不上。”一位时尚公司老板佟笑这样告诉小郝,最近面试了N多互联网人,大厂、中小厂的都有,她更有发言权。

一方面,大厂出来的中年人都很纠结、拧巴,近几年大厂把薪资顶上了天,他们想在其它地方平移薪资,没人接得住。

另一方面,互联网市值大缩水,这群人在大厂的性价比已经不高,出来也难适应传统行业的作派、节奏,降低薪资包更是难谈。所以,堪称“值得”的人,还没有见到。

反倒是干过中小厂的普通中年,人间清醒,薪资弹性可谈,不会代入互联网的“价值观”硬刚,能力上中规中矩,虽不那么惊艳,可行业理解、技能水平针不戳,其中两人进入候选名单,准备择优录用。

“只是有些人路子太野,后面还得再盘一盘,毕竟传统品牌,还是要讲‘武德’”。佟笑最后总结道。

“本质上,大厂内部“活水(内部转岗)”都不活了,中小厂更没有上升大厂的通道,大量溢出的中年人只能在有限的岗位里厮杀。”人力资源专家侯翼告诉小郝子。

首先,2021年前,BAT、TMD业务不断扩张,外卖投资社区团购、内容创新等,给老人提供了丰富的新岗位。

可2021年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所有可能的拓展被遏制,各个部门自负盈亏,老人没有新去处,毕业季还不断加码,老人冗余已经是常态,这次高级经理、总监被一抹到底的,都不在少数。

其次,早几年,大厂就把入职卡很死,35岁以上只能特招,后来甚至把门槛拉低到33岁,美其名曰优中选优,基本掐死了中小厂中年转职大厂的路。

所以,互联网中年爆棚,2022年是板上钉钉的事,同时,大厂引发的35岁焦虑,也传导到中小厂,互联网的好职位太卷,很难指望,跨界找机会,才是正解。

只是,如今的环境下,留给中年人的时间也不多了,爹味地讲:认清现实,摆正位置,别想“赌一赌,摩托变路虎”,还是踏实地“拼一拼,多留点现金”。

统计显示,大企业的寿命约12年,中小企业寿命约3-5年,永远稳定的工作是不存在的,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才是常态。

尤其是现在的互联网,像诺贝尔奖得主埃利亚斯·卡内蒂所说:“旧的答案分崩离析,新的答案还没有落地。”时常思考失败,才可能减少失败。

价值: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现在这样,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去。我们要做的,是别迷失、别焦虑,在动荡万千中,审时度势,直面逆境,做好4、5月的事儿,8、9月自有答案。

可笑的是,互联网“黑话”还在升级:

因为公司业绩未能完全符合期待,业务发展接近瓶颈,新生态落地遭遇增长迷雾,品牌边际效应递减,活跃买家产生非理性异动,势能积累较友商,仍难产生颠覆态势。

所以我们准备拥抱变化,降本增效,全力打通,优化人力成本,对薪资结构进行价值归因。请各位同学与公司进行拉通对齐。

100多字其实就一句话:“同学,要‘毕业’了!”

恶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取消收藏
互联网  裁员  职场  生存  失业  大厂  中年  求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