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何以自赎

  疲态渐显的诺基亚又一次传出全球大裁员消息:2月8日,诺基亚宣布,计划在位于匈牙利的科马隆(Komarom)、墨西哥的雷诺萨(Reynosa)以及芬兰的萨洛(Salo)3家工厂共裁员4000人,约占诺基亚员工总数的8%。这3家工厂今后将主要为欧洲和美洲客户提供智能手机产品定制服务,而手机组装工作转移到亚洲的四家工厂。

  “此次裁员是公司2011年2月战略转型的延续。”诺基亚中国资讯部总监高翔说。当时,诺基亚一方面把智能手机业务的命运(也是诺基亚的命运)与微软和Windows Phone 生态系统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另一方面,诺基亚今后在生产组装环节将更贴近亚洲,因为这里有诺基亚在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

  诺基亚的此番战略调整被外界解读为“西退东进”。更加具体地说,亚洲,尤其是中国,在诺基亚全球战略版图中的位置将会越来越重要。与此同时,诺基亚还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文化重塑,以“挑战者”的心态实施自救。

  “东进”之忧

  在诺基亚的西方工厂屡被裁员的同时,其中国公司的员工却不减反增。2012年1月5日,高翔从北京东南郊的亦庄被“赶”到了城区北二环附近的和平里办公。这是因为,诺基亚北京总部每月都会有上百名新员工加入,其中主要是研发人员。由于员工人数急剧增加,诺基亚亦庄办公大楼已经“人满为患”,于是公司市场、销售公关职能部门就搬到了和平里。“现在,我们见客户和媒体就更方便了。”高翔说。

  这同样是诺基亚在2011年初所制定战略的延续。去年4月份,诺基亚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调整、合并研发地点和员工,但诺基亚中国却同时宣布,未来18个月内将扩大北京研发团队的规模,将北京作为诺基亚全球的创新中心。目前,诺基亚全球Windows Phone手机的研发中心有4个,其中之一就在北京。而且,北京也同时兼顾非S30、S40系统的非智能手机研发,是全球唯一同时进行高端智能手机和非智能手机研发的基地。也正是因为如此,诺基亚于今年1月正式将亚太总部从新加坡迁移到了北京。

  只不过,一个严酷的事实是,作为“救命稻草”的中国市场,在过去的一年同样是风雨飘摇、麻烦不断。原因很简单:诺基亚的产品让合作伙伴赚不到钱了。

  北京的一位手机零售商透露,销售诺基亚手机的利润率太低,平均每台只有5%;而三星可以到15%。同样硬件配置的手机,诺基亚的价格还要贵一些,有的机型甚至算上返点都还要亏本。其次,诺基亚的塞班智能手机表现不佳,而被诺基亚寄予厚望的Windows Phone智能手机,在中国市场至今还未上市

  2009年1月,诺基亚曾和手机零售商迪信通宣布合作,称未来将在北京开设10家诺基亚专卖店,由迪信通打理,诺基亚只是授权,并不直接经营。但据迪信通副总裁齐峰介绍,当开设到第四家店时,专卖店已经不赚钱了,以至于该计划只能被中止。

  专卖店受挫还只是诺基亚去年在中国遭遇的难题之一。2011年6月,诺基亚宣布中国区原负责人梁玉媚离职,其职位由诺基亚全球主管销售业务的高级副总裁赵科林暂时“代班”。几乎与此同时,诺基亚CEO史蒂芬。艾洛普在一次电话会议上特别指出:“中国市场可以说是管理不善,包括具体的渠道库存。”

  但一位手机零售商对于失意去职的梁玉媚表达了同情:“我个人觉得赵科林有更强的管理能力,但梁玉媚的情商更高,她很了解我们的需求,特别愿意参加与经销商活动,喜欢和我们交流。赵科林很少和我们见面。”至于诺基亚中国区今年1月正式就任的负责人谷思华,这位零售商表示“迄今还没见到过他”。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 +1
复制成功
诺基亚  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