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的全球银行模式

  人民币国际化的最低目标是通过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帮助中国经济避免国际汇率美元不稳定的伤害。那么人民币国际化的最高境界在于,中国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全球银行”或“地区银行”的角色。这也意味着,将中国建成全球金融强国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最终目标。

  某种意义上,国际货币发行国扮演着长的地区银行或全球银行角色。美国目前实际上就发挥着全球银行的功能,通过向全球投资者发行安全性良好、流动性充分、但收益率相对较低的美国国债,吸收全球低成本储蓄资金(相当于银行的存款活期存款),并通过本国跨国公司和跨国金融机构进行全球范围更有效的直接投资风险投资(相当于银行资产业务)来获取更高收益

  笔者认为,国际货币发行国作为全球银行的功能在于:为全球经济活动提供短期流动性;在全球范围实现资本的有效配置;进而促进全球经济的平衡发展。因此,扮演全球银行的国家需要具有三方面的优势:一是本国政府在全球具有公信力,这种公信力建立在健全的经济与财政基础上,建立在有效保护私有产权法律制度上,因而其国债拥有最高的国际信用等级;二是具有规模巨大、流动性充分、安全有效的国债和准国债交易市场,为全球投资者提供流动性便利;三是本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具有在全球范围有效配置资源能力;这种能力具体体现在领先的产业技术水平和强大的全球投资经营风险管理的能力。

  与理想的全球银行功能相比较,美国这家全球银行存在三方面不足。

  第一,美国产业结构出现失衡。美国强化军工、粮食生产金融具有全球战略意义的产业发展,忽略可贸易产品的生产,导致本国居民可贸易品的消费长期依赖进口,使得30余年来出现持续的贸易逆差,全球银行出现资不低债(海外债务总额大于海外资产总额)。目前美国政府正在启动“再工业化”或“重建制造业政策,以期逆转产业空心化趋势,实际效果如何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在讨论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部分金融主管部门的专家认为货币的输出需要通过贸易逆差实现。这些专家很大程度上受到近30年美国通过贸易逆差输出美元这一经验事实的影响。事实上,从英镑和美元国际化的历史经验来看,主权货币在崛起阶段的国际化都是靠资本项下输出而不是贸易项下的逆差实现的。

  实际上,正如有研究者已经指出的,“国际储备货币的提供,并不需要储备货币发行国通过经常项目逆差来实现。恰恰相反,要保持币值的稳定,发行国的对外净资产(即累积的经常项目余额)必须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正值上面。国际储备货币发行的过程,是发行国利用其资本账户对外资产负债表进行期限转换的过程。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扮演一家银行的作用:长。正如商业银行一样,要防止被挤兑,它必须保持一定的资本充足率。”

  美国在扮全球银行角色时,获取了多大利差收入(美国学者也称其为“超级特权”)呢?笔者计算了美国因其超强的金融地位所获取好处。在1996-2010年期间,美国的经常账户累计赤字是6.9812万亿美元。同期美国的对外净负债只增加(或净资产减少)了2.3068万亿美元。两者之差4.6744万亿美元,即为美国作为全球银行的全部金融收益。 除了利差收入外,美元贬值引起的美国海外资产和负债价值的变化占了重要部分。美元贬值减轻美国的对外债务并使其海外资产增值。另外还包含金融交易所带来的金融资产溢价

  第二,美国政府对本国跨国公司金融机构的海外收益征税的能力受到挑战。全球银行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逻辑要求通过发行债券承担“吸收存款”功能的中央政府能够分享企业和金融机构通过全球投资获取的高额回报(利差收入)以补其营运成本(比如为保护国家海外经济利益的海外驻军支出)。如果美国联邦政府不能有效征收本国全球化资本所得税,那么这家全球银行的信用和资本充足率就无法维持。

  第三,美国这家全球银行能否为全球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有效服务正在受到质疑。金融机构获得收益的合法性基础在于其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即金融机构通过他们的中介,将社会稀缺资源从闲置或低效率用途转移到高效率用途,从而导致一个新增财富能在高效率实体经济的产业领域中创造出来。全球范围需要防范的是金融集团通过市场操纵垄断在不改善资源配置甚至导致资源配置扭曲的情况下获取高额利润商业银行或金融机构通过提高自身和整体经济杠杆率,制造泡沫并获得高回报,而将泡沫破灭的风险转嫁给各国财政。这就是本次全球金融危机发生的重要背景。

  由此可见,人民币国际化的最高境界是强化政府公信力建设规模巨大、流动性充分、安全可靠的国债市场(包括高信用等级的地方政府央企的“准国债市场),适时对外开放;同时大幅度提升本国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国际竞争力;避免美国这一全球银行所存在的制造业空心化产业结构扭曲、资本利益国家利益弱相关性、以及金融机构利益与全球经济稳发展利益相背离的缺陷;使中国成为促进全球资源有效配置、全球经济平衡发展、全球福利不断增进的“地区银行”甚至“全球银行”,实现与全球利益兼容的国家利益最大化。

  但是,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笔者对2010年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和欧元区四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总和)的研究现实,在GDP出口、对外金融负债对外直接投资四项指标所体现的全球经济实力进行了比较。

  第一项指标是以美元计价的GDP总量。排列的顺序为,美国14.4万亿美元、欧元区四国10.3万亿美元、中国5.9万亿美元、日本5.488万亿美元和英国2.256万亿美元。中国排名第二。第二项指标是更能反映一国全球影响力的出口总价值。具体顺序是:欧元区四国3.107万亿美元(其中很大部分是内部贸易)、美国1.84万亿美元、中国1.753万亿美元、日本8306亿美元,英国6812亿美元。中国的商品出口已经超过美国,但是美国有很大的服务贸易出口。GDP与出口总价值反映一国在实体经济领域的全球影响力。中国在实体经济领域的经济实力已经非常接近美国和欧元区四国。

  但是,就国际储备货币功能而言,第三项对外直接投资与第四项对外金融负债指标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第三项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指标体现实体经济领域一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控制权支配权,其核心是拥有和支配世界领先的核心技术管理秘方。作为一个全球银行国际货币发行国一方面从全球拆入资金,另一方面又在全球范围进行投资。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指标在金融领域反映一国的生息资产盈利能力。该指标美国为4.429万亿美元,欧元区四国4.4036万亿,英国1.689万亿,日本和中国相对较弱,分别为8310亿美元和3110亿美元。近年来中国的对外投资发展很快,但规模仍无法超过日本。第四项指标是对外负债总额减去直接投资负债得到的对外金融负债,也等于对外证券负债和银行债务之和。这个指标相当于银行的资金来源存款)。对外金融负债反映一国在全球金融市场上作为金融中介所能动员和支配的金融资源产品出口体现的是一国向全球提供商品的能力,对外金融负债体现的是一国向全球提供金融资产的能力。其中一个大项就是美国国债这样的国际储备资产。美国的对外金融负债是16.585万亿美元,占全球之首。欧元区四国是15.512万亿美元。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英国的金融能量。虽然英国GDP只有2.256万亿美元,但其所支配的全球金融资源高达10.297万亿美元,排名第三。相比之下,中、日两国的金融实力远远落在后面。日本的对外金融负债是3.551万亿美元,中国只有1.085万亿美元。以对外金融负债衡量一国的全球金融实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本国向海外提供安全性良好、流动性充分、收益性适当的金融资产的能力;二是本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全球投资配置资源并获取良好收益的能力。

  显然,中国要达到与实体经济的全球地位相匹配的全球金融实力,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笔者将在之后的文章中探讨相关的路径。【作者:潘英丽 来源:《金融时报》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MBA智库资讯微信公众平台:mbalibnews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 +1
复制成功
人民币  银行  国际货币  世界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