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冠军们的隐忧

  2009年04月03日   来源:《当代经理人》

   隐形冠军们的隐忧

  ——《当代经理人》对话“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

  文/本刊记者 洪丽萍

  危机孕育“新冠军”

  Q:这次金融危机中,德国隐形冠军们表现如何?更好还是更坏?为什么?

  A:他们表现很好,直至目前,我还未听说哪个隐形冠军破产了。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其漫长历史中已经历过数次严重的经济危机。隐形冠军的一个长处是产权率高达42%,这表示其负债极低,相比之下,德国公司平均产权率低于20%;另外,隐形冠军的产品往往无法替代,因为他们独一无二。从另外一方面说,隐形冠军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受到了危机的影响,因为他们极其依赖出口

  Q:在金融危机中,是否有一批新的隐形冠军出现?

  A:我并不指望在危机中产生一批新的隐藏冠军。当然,新的隐藏冠军一直在孕育而生。目前看来,新的隐形冠军将出现在替代能源行业,危机之下,这些行业中的较强公司将占住先机,成为隐藏冠军;另一个领域是自动化,虽然有些投资推迟了,但在不久的将来,该领域将出现新的隐形冠军。

  Q:有人认为,专业化是隐形冠军的一个最大优势,但过于专注某个领域,在此次危机中是否会面临灭顶之灾,隐形冠军如何预防这种风险

  A:是的,我也强调“聚焦”是隐形冠军的一个重要优势。不过,在经济危机中如果过于依赖一种产品或某个行业,可能会因为客户所在行业严重萎缩而陷入困境。然而,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虽专注于某个产品或技术,但该产品和技术可能出售给多个行业,如:润滑油,这使他们最终多样化,分散了风险。其他形式的多样化还包括全球化,如果他们的市场只是美国,那么他们现在肯定处于困境之中。但如果他们的市场不仅在美国,还包括其他一些仍在积极增长的地区,会有一个更好的局面。

  无论是对产品还是客户隐形冠军奉行的原则就是一切从简,这正是他们成功的基础。正是因为如此,隐形冠军才能心无旁骛地经营自己的主业,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少耐不住寂寞的企业选择了产品多样化,最终惨淡收场。由于隐形冠军高度专注于主营业务,肯定存在一定风险,因此它们不得不时刻对市场保持警觉,对客户需求的变化或技术革新做出迅速反应,这样才能确保自身地位,这种对市场的高度依赖迫使隐形冠军不得不成为一个果敢的市场地位捍卫者和技术革新拥护者。

  资本与隐形冠军

  Q:从你书中我们了解到,21世纪的隐形冠军对资本态度确实有所开放。隐形冠军在引进VCPE金融资本时应注意预防哪些风险?

  A:21世纪的隐形冠军们对各种资本确实更开放了。在这方面,他们的极大风险是遭遇那种不懂技术和没有长期战略眼光而一心想压低价格投资者。他们真正需要的投资者和股东应该有着长远战略眼光,并欣赏技术创新。这需要耐心。隐形冠军和快速资本永远存在着矛盾。

  Q:实际上,直到现在,隐形冠军们还是靠自有资金滚动为主,但当其强大的第二、三竞争对手在引进外部投资者时,这位隐形冠军该怎么办?

  A:如我前面所说,隐形冠军有非常高的产权率,这意味着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在靠自有资金滚动。有时如果你想全球化,你需要更多资本。如果强大的第二或第三个竞争对手已经能够更好地获取资本,而当时资本要求很高,你将面临风险。在此种情况下,我认为,领导者应认真考虑引进合适的投资者公开上市,以确保获得发展所需的足够资金

  消失或者重生

  Q:12年后你再次做关于隐形冠军的调查,是否有些隐形冠军已经衰败,甚至不存在了。你能给我们举一两个案例吗?并说明其衰败根源。

  A:自12年前开展隐形冠军研究以来,第一张清单上的10%的隐形冠军已经消失。当初我的清单上有大约500家隐形冠军,到现在已经有50多家公司“倒塌”了。“10年”,“10%”,这意味着每年1%,这是一个极小数目。与此同时,法兰克福DAX指数(包含30家主要的德国公司)上37%的公司已经消失。由此推算,大企业死亡率3.7倍于隐形冠军。Reflecta 是一家已经消失的隐形冠军,12年前他们是幻灯机市场领导者。如今,几乎已经无人使用幻灯机,人们转而用卷轴机,其技术原理与幻灯机完全不同。另一个例子是Germina,该公司产生于前东德,是高性能国家级滑雪板的市场领导者。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他们竞争不过别人。此前,在东德政权下,他们一直受着政府保护,很显然他们未做好进行残酷的全球竞争的准备。隐形冠军的两个最大风险,是无法掌控继承人问题和跟上某些重大技术革新

  Q:随着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未来是否会在更多细分市场出现新的隐形冠军?又或者是,隐形冠军已经足够,不再会产生更多新隐形冠军?

  A:当然,我也希望未来将有更多新隐形冠军出现。每个新产业都将出现新隐形冠军,例如纳米技术、新的替代能源(如地热)、消费者自动化(在家中或花园里照顾老人)、神经科学(与整形外科应用有关,如肌电),当然还有生物技术。只有在很少的新领域,我们可能看到新隐形冠军影子

  走出隐形

  Q:强大的技术革新能力是隐形冠军的一个重要特征,他们中的一部分甚至拥有很多专利。不过一旦专利过保护期,是否其冠军宝座将受到威胁?

  A:技术创新知识产权的确是隐藏冠军的“重要据点”,实际上他们在专利保护上非常专业。然而,他们最重要的特征,不是保护专利,而是不断地取得富有革命性意义的新专利。甚至很多隐形冠军并不重视专利,因为他们行业革新太快。另外,整个专利系统变化缓慢。我认为这仍将是隐形冠军的一个突出优势。

  Q:事实上,在安迪·格鲁夫执掌英特尔(186,0.00,0.00%)之前,英特尔是一个隐形冠军,如今它显形了。不过大部分隐形冠军都将坚守其隐形状态。为什么格鲁夫选择显形?哪种类型的隐形冠军将最终走向显形?

  A:今天的英特尔公司如此巨大,它再也不能算作隐形冠军。还有SAP公司Fresenius Medical Care和Wuerth等,一些隐形冠军将成长为规模巨大的跨国公司。这在最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规模。如果市场规模达数十亿美元,就像英特尔所在的芯片产业,这个市场隐形冠军将同市场一起成长为一个大公司。一直以来,一些中小型企业成长为大公司。如果你有那个规模和地位,你将无法继续隐形。

  Q:你肯定听说过乔布斯将可能因为健康原因离开苹果公司,很多投资者认为这对苹果公司来说是致命性打击。你怎么看?隐形冠军领导者一向以强硬、独裁著称,不过领导者亦是隐形冠军成功的关键。但面对首席执行官的突然离去,隐形冠军该怎么办?它如何做好继承人制度

  A:史蒂夫·乔布斯在苹果公司的创新上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但我们也知道,在乔布斯身后还有能人干将。是否能有一个明星来取代乔布斯仍有待观察,他似乎已成为一个杰出领导者,他难以取代。显然,这对不少隐形冠军也适用。你不能取代天才,但你可以准备和培养出足够多的能人。这是惟一的解决办法。如果幸运,一个新的伟大领袖将出现。

   能源——隐形冠军的新型发源地

  Q:你也曾走访过许多中国隐形冠军,中德隐形冠军有何明显差别?

  A:事实上,我所碰见的中国隐形冠军与德国的非常相似。举个例子,前不久,我在济南碰到黄鸣,他是太阳能热水器市场全球隐形冠军黄鸣太阳能集团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告诉我,虽然公司产品质量一流,创新能力极强,但安装服务一直是其公司的弱点。他正努力于使其安装服务水平和产品的高品质相匹配。他还强调,其雇员的高素质是成功的关键要素。和这位中国隐形冠军的谈话与德国隐形冠军没什么区别,我认为他们之间不存在很大不同。当然,中国很多隐形冠军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产品更简单,不那么具有创新性。我鼓励他们通过以下方式走向全球级隐形冠军:聚焦,创新,贴近客户等。

  如果说差距的话,我认为在于处在不同发展阶段。这涉及到技术,更与全球化程度有关。通常情况下,在中国,好的中型企业,并不很全球化。他们总是通过贸易公司来进行销售,他们往往无法和目标市场产生直接接触。这可能是与德国隐形冠军的最大区别。

  Q:据了解,很多德国隐形冠军存在于制造行业,并且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握有该行业多项专利,这是不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中国隐形冠军很难成为世界级的,因为他们手上自主知识产权很少,技术强度不高,创新力不足?

  A: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中国企业将获得世界级技术水平,但他们必须要有耐心。中国正在迅速发展,但不可能在一两个“十年”内获得一切。要想获取世界级技术水平,需要两三代人的努力。中国隐形冠军将因为足够的韧性和毅力赶上德国隐形冠军。2008年奥运会是个最好的证明。20年前中国运动员中只有很少的几个达到世界级水平,经过长期专注于此领域,中国赢得了最多金牌。这和经济发展很相似,只是要在经济领域达到全球水平将花费更长时间。

  Q:当然,我们也不是说在中国一定不可能诞生世界级隐形冠军,你觉得未来20年中国在哪些行业可能产生世界级隐形冠军?

  A:各个行业都可能有,而不是单一行业。能源可能扮演主要角色。最近,我在一家德国隐形冠军总部见到一家来自深圳的太阳能公司,他们正在该领域进行合作。我认为华为是一个很强大的巨头,它不是隐形冠军。但在这些巨头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可能成长为隐形冠军的供应商,如电信设备等,中国移动就是由一些非常出色的公司所驱动。我预见一些世界级领导者可能出现在互联网领域,如阿里巴巴。我不认为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世界性隐形冠军仅出现于某个行业。中国正在积极参与各行各业,二十年后,行业发展要比现在更多样化。

  Q:中国隐形冠军如何成长为世界级?

  A:隐形冠军的两个重要支柱是世界一流的产品全球化。我的建议是:专注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制造出世界一流的产品,然后把产品卖给世界各地的客户,这是隐形冠军的两大核心战略。如果遵守这些,将有一个现实机会成为世界级隐形冠军。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