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成长的三大极限

  在民营经济高度发展的广东和浙江,当前众多的民营企业不同程度碰到了成长极限的难题,集中表现在:增长速度快不了、企业规模大不了、企业寿命长不了、传代接班接不了…

  增长速度:上个世纪末之前,民营企业的年增长速度基本保持在20—30%之间,有的甚至连续多年达到50%;而今,这一数字已降低到10%左右,与整个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GDP)差不多。

  企业规模:民营企业的创业时间大多数在1988年以后,至今已有十多年,但是,大部分的规模依然是中小型企业,年产值一亿元以下的占绝大部分。例如,广东省佛山市的中小民营企业占90%。

  企业寿命:不同的调查统计结果表明,中国的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在3-7年之间。05年全国工商联 《中国民企业发展报告》统计结果,全国民企平均寿命为2.9年。其中,寿命不足五年的占60%,寿命十年以上的为15%。广东省社科院《民营经济发展蓝皮书-2005》数据显示,广东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为5年;06年《第四届浙江民营企业峰会》的报告称, 浙江民企平均寿命为7年。如此短暂的寿命,要做到百年老店、基业长青谈何容易?

  传代接班:俗话说,创业容易守业难,传业更难。国内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创业年龄集中在30-45岁之间,多数的年龄已到达45-55岁之间。正面临着事业如何传代接班的现实问题。

  我们认为,民营企业成长中碰到的这些问题,基本上是受制于三大规律,即企业自然寿命企业生命周期、和“富不过三代”宿命。

  ——企业的自然寿命可有多长?

  要回答这一问题,我们最好看看人类和植的寿命。人类的理论寿命约120 岁,而实际寿命是100岁左右。广东怀集县有个“桃源村”,是中国的长寿村,村民的寿命多数达到90-100岁,有一位孔婆婆活到124岁,被授予“长寿王后”。

  树木的理论寿命可以是无限长,“枯木逢春发新枝”的本领使得很多树木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年复一年地生长发育。因此,树木的实际寿命达到千年以上的偶有见闻,有记载的长寿树木如松树、杉树等,达到3000年。企业更象是树木,理论寿命也是无限长,实际寿命有记录的已达到200年左右,笔者曾在瑞士一家长寿企业培训,她已有147年历史。在《基业长青》一书中被选作样本的18家美国、日本企业,平均寿命98岁。因此,要突破自然寿命的限制,企业要培育出更多的植物性的“长寿基因”。松树和杉树的“长寿基因”表现在:

  根系深、叶细小、生长慢、树干大小适中。

  ——企业的生命周期

  美国的伊查克·爱迪斯经过20年的研究,最早提出了企业生命周期理论。我们参照这一理论把企业的发展划分为五个时期,即:

  形成期—业务(B)、盈利(P)、组织(O)已定型

  成长期BPO保持增长

  成熟期--BPO保持稳定

  后熟期—BPO发生质变

  衰老期--BPO逐渐萎缩

  一项对佛山市民营科技型企业的调查显示,处于形成期的占6.3% ,成长期70.3% ,成熟期23.4%,暂时未有后熟和衰老的企业。

  经验表明,企业要克服生命周期的极限,最有效的办法是持续的升级和适时的转型,换句话说,升级与转型是突破企业成长极限的有效途径(参见作者文章《企业战略转型的成功模式》)。浙江兴乐集团通过这种途径,在十年间,保持健康持续的成长,从一个注册资金只有1500万的小企业迅速壮大为一个有十几亿资产的大型集团公司

  —“富不过三代

  中国历来有“富不过三代”的现象,国外同样也有,美国布鲁克家族企业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第二代,88%未能传到第三代,只有3%的家族企业在第四代及以后还在经营企业家真的没办法突破这一极限,战胜这一“宿命”吗?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家正在做努力,有的开始挑选、训练子女成为接班人。笔者认识很多佛山老板,近年纷纷送子女到国外学习工商管理专业培训,有些已学有所成,回到父母身边“实习经营管理。有的企业家正在探索走“公司化”路子,构建多元股本结构,引入职业经理人等等。但是,这些努力的结果如何,能否使企业顺利传到第三、第四代?或许要再过几十年,才能够有答案。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