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对冲突的方式,暴露了你的底层能力

到争论,总是事后遗憾当时没发挥好,没能有理有据、心平气和地说服对方?

与家人朋友相处,总是为了一些小事发生不愉快,谁也说服不了谁,时间久了在人际关系中受伤?

有人的地方,必然就会有争论、冲突,如果处理不当,就会破坏同事关系、家庭和谐。

如何减少不必要的冲突,并以巧妙的方式与他人达成共识?

其实,如果你能看透其中的底层逻辑,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以下,Enjoy:

作者:杰伊·海因里希斯
来源:管理的常识(ID:Guanlidechangshi)

01、所有议题,都可以归结为3种

开始争论之前,你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议题是什么?

根据亚里士多德的说法,所有议题都可以归结为三种:

指责
价值观
选择

你可以把涉及说服的任何议题都归入这些类别之一:

谁动了我的奶酪?
这当然是个指责的议题:谁干的?

堕胎应该合法化吗?
价值观。

我们应该在底特律建一座工厂吗?
选择:建,还是不建。

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应该分手吗?
价值观——但并不必然与道德挂钩,而是你和对话者各自重视的东西。

他真的杀了妻子吗?
指责。

我们跳舞吧?
选择:跳舞,或者不跳舞。

为什么要在乎哪个问题属于哪种核心议题呢?它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如果你围绕错误的核心议题进行争论,就永远无法实现你的目标

让我们来看一对在客厅里读书、听音乐的夫妇。

女:能把它调小声点吗?

男:刚才设定音量的人是你呀。

女:哦,真的吗?那今天下午是谁到处放《自由鸟》(Free Bird,摇滚乐队Lynyrd Skynyrd的代表作)来着?

男:所以这才是重点吧?你讨厌我的音乐。

女方想从这场争论中得到什么?安静。这是个选择问题。她想要男方把音乐调小声些,但争论并未着眼于选择,而是先指责,接着又进入了价值观

指责:刚才设定音量的人是你呀。 价值观:所以这才是重点吧?你讨厌我的音乐。

当你争论起之前的噪声冒犯和《自由鸟》的存在意义时,是很难就调低音量做出积极选择的。

02、如果你发现一场争论走向失控,不妨试着改变时态

我所给出的核心议题(指责、价值观和选择)的例子,表现出了一定的模式:

指责问题与过去有关
价值观问题是现在时
而选择问题与将来有关

如果你发现一场争论走向失控,那不妨试着改变时态。

要指责奶酪小偷,请使用过去时。为了让某人相信堕胎是一种可怕的罪行,请使用现在时。不过,将来时是让客厅走向宁静和消停的最佳时态。

过去时处理的是正义问题。这是法庭里的司法论据。它适用于律师和警察,但一对恩爱夫妻对这种时态可要留心——过去时的目的是确定罪责和惩罚;养成彼此惩罚习惯的夫妇,会落得不幸的下场。

现在时处理的是赞美和谴责,区分好坏,把这群人和那群人分开,是毕业典礼致辞、葬礼演说和布道的共同语言时态。它向英雄表示祝贺,谴责共同的敌人。它赋予了人一种群体认同。当领导者有可能要迎接未来的挑战时,你会听到类似的群体演说。

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数办公室里的背里插刀都使用过去时态或现在时态:

“上次投标就是他搞砸的”
“她是个混蛋”

如果你发现自己成了受害者,那就把问题重新聚焦到将来的选择上:

“指责我,对我们拿下新合同有什么帮助呢?” “不管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个混蛋,都不妨想个办法,让你我友好相处吧。”

如果你想达成一个共同决定,就必须聚焦于未来,因为它主张选择,并帮助我们决定怎样实现双方的共同目标。这是最实用的一种修辞。它跳过对错好坏,只求方便权宜。

如果你正和某一个优秀的公司或候选人展开竞争,请用将来时来迎击对手——“你们听到了许多吹嘘之词,过往的成绩,我的对手有多棒,等等。但让我们来谈谈将来吧:你们想做到些什么?”

我们已经知道:现在时往往以人们凝聚或分离为结束;过去时威胁施加处罚;将来时许诺带来回报。

让我们回到那对卡在现在时的僵局里的可怜夫妇,回放一下他们的对话,让他们说话时多多使用将来时。

女:能把声音关小些吗?
男:当然,我会乐于效劳(I’d be happy to)。

且慢,他不是应该说“我乐于效劳”(I’ll be happy to),而不是“我会乐于效劳”吗(使用“I will”而不是“I would”)?

嗯,没错,你说得对,他可以说“我乐于效劳”。但他运用了条件语态,也就是加了个“会”字,给自己留了个切入口。

男:是音乐太大声了,还是说你想让我放点别的东西?
女:既然你自己主动提到了,那我希望来点嬉皮味没那么浓的音乐。

哎哟!他态度友善,她却羞辱了一整个经典的摇滚流派。这让他觉得该还以颜色,但他做得很温和。

男:你是说来点更高亢些的?那种我不怎么喜欢。想看部电影吗?

男方把争论拉回选择上,以免对话变得太扎心,兴许也免得她失去平衡,从而让女方更容易接受说服。

女:你脑袋里想到了什么片子?
男:我们还没看过《火星救援》。
女:《火星救援》?我讨厌那部电影。

其实清楚得很。这有点小小地跑题,但我情不自禁地想向你介绍另一个修辞窍门:一开始首先提出一个极端的选择,这能让你真心想要做的事情显得更加合理。

男:好吧,那么,《泰坦尼克号》怎么样?

他知道她可能更喜欢别的电影(她很容易晕船),但在听到第一个选择后,《泰坦尼克号》也显得没那么糟糕了。

女:好吧。

那就是《泰坦尼克号》了,这恰好就是他本来想看的电影。

三种修辞形式之间的区别,决定企业或家庭的成功。

03、结 语

我们期待自己通过辩论解决问题,到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和自己达成一致意见,但要是没人能跳出谁对谁错、是好是坏的框框,这就很难做到。

答案看似愚蠢,但至关重要:大多数争论都以错误的时态进行。要选择正确的时态。如果你希望受众做出选择,就聚焦于将来时。

请记住以下这些工具:

1.控制议题

你想修复指责?定义是谁与你们的共同价值观相符,或者,是谁滥用了你们的共同价值观?你希望受众为你做出选择?

最富有成效的争论把选择作为核心议题。别让争论无穷无尽地纠缠在价值观或求全责备上。将它的重点放在解决一个有利于受众(和你)的问题上。

2.控制时态

把争论维持在正确的时态上。在关于选择的争论中,务必把它转向将来时。

关于作者:杰伊·海因里希斯,从业超过25年的资深记者和出版人,现在全身心地投入倡导修辞传承的艺术,专门为世界500强公司常春藤联盟大学、美国航空航天局和五角大楼等机构开设关于如何说服的课程。本文摘编自《说服的艺术 》,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华章管理

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经管图书品牌。聆听大师的声音,追随智者的脚步。华章作为卓越思想的传播者,愿为你提供更全面、更优质的阅读服务。微信公众号:华章管理(ID:hzbook_gl),微博:华章经管

取消收藏
人际关系  价值观  目标  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