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桌理论”:战略如桌子

  但凡企业都要讲发展战略,企业千千万万,不同的企业战略是不是万万千千?缪也。企业虽不同,但对于某一个行业的某一类企业来说,其战略发展思路其实是大同小异的。

  今天读《经营的本质》一书,受到些许启发,忽然对战略有了个新的比拟,战略如桌子。

  战略的意义大家都明白,战略的本质就是选择、就是放弃,甚至放弃比选择还要重要,选择你能干的和努力想干的,放弃你根本干不了的和不想干的。能干什么和想干什么是两码事,前者是根基、是生存,后者是发展、是方向,没有能干什么,就不能提想干什么。

  之所以突然想到把战略比作桌子,就是因为当你仔细分辨之后会发现,其实很多企业的战略是雷同的,甚至在剔除掉那些高大上的词汇之后其所表述的意思是完全一致的。但为什么近似的企业、同样的战略,所取得的成效与结果千差万别、甚至生死之别?是不是有了一个抢占先机的好战略,就一定能够抢占行业先机?是不是有了清晰的战略,就能够在竞争中获得有利的地位呢?问题就在这里。

  今天我把战略比作桌子的立论,暂把桌子是否华丽高档放到一边(如同剔除那些高大上的战略修饰词一样),只从实用角度论述。

  一张实用的桌子,桌面或方或圆,但桌面只要平整即可用,但我们在使用一张桌子的时候往往只看到桌面,最容易忽视的恰恰是桌面下的部分。一张桌子能称之为桌子,必须有支撑方可,否则摆在地面上的桌面板只能让你趴着吃饭。

  “战略桌”理论的关键就在于此:战略不是空头理念,“战略理念”本身仅仅是桌面,仅仅是战略的一部分,必须加上能够支撑这个桌面的部分,才能是一个完整的战略。大多数人常犯的错误,就是只见桌面、不见桌腿,误把桌面视作桌子,战略理念和战略是两码事。

  用的久的好桌子不靠桌面的漂亮,而是靠支撑的牢固。什么是支撑?就是企业的资源、实力、财力执行力等生存要素。从这个角度去甄别,你会发现其实很多企业的所谓战略,不过是玩玩文字游戏罢了。还记得那个裁缝的笑话吗?在伦敦的一条街上有三个裁缝店,甲挂出招牌说“伦敦最好的裁缝”,乙见了则挂出招牌说“英国最好的裁缝”,当大家都认为丙会挂出“世界最好的裁缝”时,丙挂出的是“本街最好的裁缝”。很多宏伟的战略都是小孩穿着大人衣服。

  对“战略桌理论”进行延伸解析便是:

  第一、桌面的大小恰恰取决于支撑因素,也如同那句老话“有多大的荷叶包多大的粽子”,你有多粗壮的、多少数量的桌子腿,才能决定做多大的桌子面;失败的战略往往都是“面重腿细”或“面大腿少”;

  第二、企业追求决定桌子工法质量有些桌子就是只用一年,不求结实、但求不倒,大限一到砸烂当柴;有的桌子则是求个结实耐用;比如新智盟这样的小微企业就是代表,我的桌子不大,但是求个长久耐用;

  第三、战略理念要适度,任何行业都有规模和边界,你不能在一个10㎡的屋子里做一张9㎡桌面的桌子,在不够大的行业里谈宏大的战略,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第四、没有恒定的战略和恒定的支撑,桌面随支撑而变化;当支撑够多够强时,要么做大桌面,要么分桌,太小的桌面罩不住太多的腿,你不能在一个恒定的桌面下不断的增加桌子腿儿;前者如同很多企业事业部制合伙人制度,后者如同分家创业

  若无支撑,桌面无用;支撑不牢,桌子易倒;桌腿够多,调整大小。“桌子”大小不重要,“桌面”和“桌腿”匹配最重要。

  想起了一个成语,冰山一角:浮在海面上的那些冰山,你看到的部分大多只是十分之一、一角而已,真正的庞然大在水面之下;就是水底的“冰山下”支撑着那一角浮在面儿上。

  也曾在任正非的传记里看到这样一段旧闻:华为一新员工,刚到华为时,就公司经营战略问题,写了一封“万言书”给任正非,任正非批复:“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病,建议辞退。” 注解:“小改进,大奖励;大建议,只鼓励”。员工最重要的还是要做好本职工作,不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构思“宏伟蓝图”、做“天下大事”上面。作为一名新员工,对企业没有任何的理解,怎么可能提出合乎实际的建议。

  战略理念本身并无好坏优劣之分,对战略的支撑因素才有高下之别。定战略的态度和基调就在于此,光脚的别和穿鞋的一个走法,穿布鞋的也别和穿皮鞋的一个路数。

  老板如木匠,打造一张结实耐用的桌子才是务实之道。【作者:郑振飞 来源:中华品牌管理网】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MBA智库资讯微信公众平台:mbalibnews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 +1